足迹

钱多好办事,纵然名静市人大再不情愿,也无法漠视选民罢免提议,再加上委派下来各地纪委骨干到来,就是为了面儿上过得去也要将刘阳事提上议程了。

刘阳万万想不到莫维谦会如此阴险地用钱去收买选民罢免自己,愤恨之余也不免开始担忧。

“大哥,要是人大代表身份没了,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

“这还用你说?我自己不知道莫维谦是要想办法弄掉我人大代表身份,为了让市公安局能抓我吗!”刘阳语气很冲。

范清利也不敢再多说,他也是为刘阳担心,要是刘阳真出了事儿,自己第一个就跑不掉。

“清利,你马上派人按照原来计划行动起来,不拼个鱼死网破是不行了,我看莫维谦这回能有多大能耐!”

范清利立即答应一声儿就赶紧去办事儿了。

这边莫维谦坐办公室里很是自,看了看围坐成一圈儿几位外国专家笑得那叫一个亲切,流利英文随口而出:“你们都认为病人有复原可能?”

一位专家代表点了点头答道:“是,医疗设施齐备情况下进行手术,病人复原机率能达到7%以上,不过需要时间还是比较漫长,手术后如果病人配合度高,三年之内应该能够自行站立行走,但是跑跳等剧烈运动是绝对不可以。”

“能走就非常好了,我有个建议,手术是不是应该好环境中进行才有效果?”

专家非常赞同:“是,病人确实应该转移到大城市进行手术,那里环境和设施都有保证,但转移过程要非常小心。”

莫维谦高兴了:“手术之后休养复原环境呢,是不是也要加舒适才行?”

“这个倒没有过于苛刻要求,只要做好心理疏导,让病人积极配合复原治疗就可以。”

莫维谦摇头:“不,我认为还是国外进行手术和康复治疗比较好,至于转移过程中安全问题你们一定要着重研究一下,不能有任何失误,就这样决定吧,你们先研究方案出来我看看。”

专家们互相对视一番,不是很理解莫维谦为什么非要坚持让病人去国外治疗,其实一些中国大城市是完全具备手术条件,不过既然对方非要花费高额医疗费用,他们也只能耸耸肩表示赞同了。

董源专家陆续离开后忍不住说道:“你这是想把金涛给弄得远远儿啊?”

“正是。”莫维谦答得干脆。

“金涛病没好,罗悦琦能放心吗,你别再把她给弄得也想着跟去。”

莫维谦往椅背上一靠,轻松地笑着:“你等着瞧吧。”

罗悦琦小病房里听莫维谦说金涛腿有很大希望能复原,立即就忍不住要去告诉金涛这个好消息,却被莫维谦给阻止了:“你先不要急,这个事儿要慢慢地渗透,希望是有不过也不是百分百就能好,还是不要过早地给他希望吧。”

罗悦琦一听也冷静下来,知道是自己过于鲁莽了。

“再有专家们也提出了建议,一致认为还是国外医疗水平比较高,设备也先进,所以手术首选地是美国。”

“美国?国内大城市都不行吗?”罗悦琦感觉很为难,美国她看来根本是遥不可及,金涛也负担不起医疗费,而且就算是手术做完了,那后续事情呢。

莫维谦也表现得很为难:“我也想提这个事儿来着,可又一想这毕竟关系到金涛后半生,万一真是因为这些原因导致手术不成功,这个意外我们承担不起啊。”

“可是医疗费用得要多少钱哪,做完手术也不可能马上就回来吧。”

莫维谦皱眉:“那当然是不可能马上回来了,根据医生建议,至少要美国进行三年康复治疗才行。”

罗悦琦傻了,就算自己家把钱也都拿出来给金涛,估计都不够美国呆一星期医病。

“悦琦,你先劝劝金涛接受手术方案,要是因为钱问题为难就大可不必了,我全权负责到底!”

罗悦琦听完刚觉受感动,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盯着莫维谦脸看了半天才问:“真必须去美国才行?”

莫维谦连忙保证:“不信你可以亲自去问专家。悦琦,除了亲热之外我没任何事情上欺骗过你吧?”

罗悦琦呸了莫维谦一下:“这种事亏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我也实话实说了吧,我还真怕你是为了阻拦我照顾金涛才想出这个办法,你明知道我根本没有那个经济条件去美国。”

“你就是有钱还真能舍下自己父母跑那么老远去啊,你能舍得扔下我么?你要是真去了美国我肯定得追过去,悦琦,我对你心意你不能不理会,你要是愿意我立即就和你领证去,咱们登记结婚,金涛我找一百个人伺候他都不成问题!”

虽然知道莫维谦是开玩笑,可罗悦琦心也免不了漏跳一拍儿,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事。

“你别闹了,金涛接不接受你帮助还是个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