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琦,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心里难过,金涛事责任并不你,而且医生也说了还要再进行诊查,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你这身上伤也要擦点药才行。”莫维谦看着沉寂罗悦琦感到心疼。

罗悦琦轻轻呼出一口气:“伤了腰椎,情况再好他运动生涯也算是彻底完了。医生话我听得很明白,金涛瘫痪机率很大,我知道罪魁祸首是刘阳那些人,可我不可能不自责。金涛他、他没有丝毫犹豫地抱住了我……,你先回去吧,还有那么多事情等你处理呢,我想留这里照顾金涛。”

莫维谦神色复杂地看着罗悦琦,想问她是不是打算要结束两人之间关系,却犹豫再三终究没敢问出口,只是起身叫过董源让他韩江和王朋两人基础上再多加几名警力留医院守护。

董源也叹气,这下莫维谦和罗悦琦两个人可是要缘了,金涛弄成这样儿,罗悦琦是不可能再扔下他不管了,只是不知道莫维谦怎么想,估计就是分手了也肯定要消沉一段时间。

陈淑凤和老伴儿金增志被刚才场面吓到了,等反应过来时候走廊里只剩下留下来保镖和警察了。

罗悦琦见状走了过来一下子就跪了他们面前:“伯父、父母,我知道是我不好,不过我保证将来会一辈子照顾金涛,一定会一直照顾他到老。”

“我儿子还敢让你照顾?你让他多活两天吧,给我离他远远!”陈淑凤气极,哪肯听罗悦琦说话。

罗悦琦跪地上态度非常坚定:“伯母,我知道你怨我,但我也不能抛下金涛,我说到做到!”

金增志悲痛之余还有些理智:“悦琦,我们也不想连累你,可你也听到医生说话了,我们也知道金涛是为了保护你才受这么重伤,要是他真站不起来了,你起码得给我们一个保证啊!”

罗悦琦点头:“我都听您,您说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金增志想了想说:“现还是等等看金涛情况吧,真不行时候,你们就先登个记,这样我们老两口儿知道将来还有人会照顾他也就能瞑目了。”

“好!”罗悦琦答应了金增志要求,然后站起来继续等着见金涛。

只是金涛清醒过来之后谁都不想见,医生说这是病人不能接受现实正常反应,让家属好好劝导,以免产生心理障碍。

罗悦琦站病房门口看着陈淑凤、金增志金涛病床前痛哭,眼泪不自觉地也流了下来。

金涛睁着眼睛一声不吭,任凭父母如何召唤也没有一点反应,又过了半天才哑着嗓子说:“爸、妈,我没事儿,我能挺过去,你们让我自己呆一会儿吧。”

“儿子,你疼不疼啊?”陈淑凤心像被刀子划了一样。

金涛没什么表情:“不疼,没感觉怎么会疼呢。”

陈淑凤闻言几乎要哭昏过去,金增志赶紧扶着她出去歇着。

罗悦琦慢慢地走到床前,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金涛不能动,转了下眼睛看了罗悦琦一眼说:“真没想到我会是这个下场,是我自己愿意那么做,你不用觉着欠了我什么,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

罗悦琦哭了出来:“我不会走,你这个样子都是为了保护我,我对不起你!”

“我说了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乐意做,我不需要同情,我他妈就是床上瘫一辈子也不会抓着别人当垫背,你管过你自己日子去,走!”金涛情绪激动地喊道。

“金涛,我不是同情你,我是真很心痛,我会陪着你一起努力把身体养好,医生说过有机会复原,你别放弃自己!”罗悦琦哭着劝金涛。

金涛眼里也有泪光,只是要强不肯示弱:“我没放弃,你出去吧,我想自己呆会儿,我现不想见任何人,你先去帮我照顾我爸妈。”

罗悦琦只好抹着眼泪出了病房。

当病房只剩自己一个人时候,金涛这才紧紧闭上眼睛,憋着声儿哭了。

莫维谦回去路上,沉着脸不说话,过了一会儿突然说:“去市检察院!”

到了检察院,经人转达院长许世文亲自请莫维谦去了自己办公室。

“莫组长百忙之中过来,是有急事?”许世文笑问。

莫维谦也是淡淡地笑着:“是有急事,我半个月前让人送来材料不知道许院长看过没有?”

“不只我看过了,院里班子成员都看过了,同时也做了深入调查。”

“既然如此,我想知道那为什么到现还没有具体行动,也没有给我一个答复。”

许世文低头沉思,然后说:“这个自然是有原因,我们派人去市局了解情况,其他人不谈,就栾宁审讯情况来看,就有很大疑点。栾宁身上有伤,而且不是旧伤,除了他本人自述之外,我们也找听到了些风声,这就不能排除有逼供可能了,所以只能先继续调查,暂不能提起诉讼。”

莫维谦盯着许世文看了一会儿,然后笑出了声儿:“真没想到,您这儿还有一道关卡呢,我现不得不佩服刘阳了。”

“莫组长这话未必言重了,凡事还是要讲证据,既然存疑点,那栾宁口供就不能保证真实性了,而且之前嫌犯也没供认出受任何人指使,今天抓到那些行凶之人也还没有进行审理,就谈不上与栾宁联系了”

莫维谦不再听许世文说话,只是起身走到门口时说了句:“刚发生案子,许院长就已经有所耳闻了,以您这种能力却查不出栾宁底细,还真是不能取信于人了。”

许世文尴尬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莫维谦出来就问董源:“当初逼悦琦跳楼那两个人不交待,估计今天抓到这些人也不会说出任何事,你让人去教教赵震怎么问案子,到底是小地方没见过世面。”

董源明白莫维谦说是什么意思,只是还要再确认一下:“要下东西?”

莫维谦冷哼一声看向检察院大楼,他眼中这不过是名静市又一座“**楼”而已。

董源知道莫维谦是真被激怒了,不然不会要用这种手段,所谓下东西意思就是嫌犯饭菜中混入毒、品,或者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注、射、毒、品,到时就算再能耍狠亡命徒这种手段面前也得低头!不过,动用这种方法也是没办法,检察院许世文明显是袒护刘阳那伙人,导致这案子连正常司法程序都走不了,这一步受阻,那其他就都不用谈了。

不过他还担心另外一件事:“维谦,金涛伤怎么办,我看罗悦琦是有打算照顾他意思。”

莫维谦半闭上眼,脸上也透露出些许疲惫:“我要再想想,这事儿我要好好儿想一想。”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正码下一章!

ps:故事中相关方式方法、处理手段都是虚构,纯属yy,小说而已不必当真。

工资三天乐儿,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