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她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出乎意料是刚躺到床上很就睡熟了。

不过这一晚上梦就没断过,而且梦得都是莫维谦和别女人一起了,自己伤心难过还和他吵架,第二天醒过来时候罗悦琦只觉心口还犯着疼,因为梦里一直打架感觉也像没睡似特别累。

想想自己目前也无心上班,不如家好好休息半个月再说,况且金涛那边还有重要事情呢。

吃过早饭后,罗悦琦就给金涛打了电话,约他出来见面。

等两人见了面,罗悦琦就迫不及待地问:“你那天说你手里有证据是怎么一回事?”

“你还说呢,我那天一直等你,结果你人影儿都没见着,你做什么去了?”金涛抱怨。

罗悦琦叹气:“别提了,你先说证据事儿吧。”

金涛一下子就正经起来:“我爸妈住院时候栾宁来找过我,我直接就戳穿了他目,他也没否认,后来为商业街饭店事他又找过我两回,态度一次比一次凶狠,我就学你以前方法用手机都录了下来,你说这算不算证据?我还故意激怒他,结果他那口气狂得,好像全名静市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似,栾宁肯定想不到我有这一手儿。”

罗悦琦高兴地说:“当然算,只要没经过编辑和改动就应该算证据。金涛,没想到你也有心计了,做得好!”

“那你把录音交给莫维谦吧,我都复制到盘里了。”

罗悦琦没接盘:“还是你去吧,我不太方便。”

“为什么?悦琦,你不会是和莫维谦闹矛盾了吧?”金涛反应很。

罗悦琦点头:“我和他是闹翻了,已经分手了,所以没办法再找他。”

“你没办法,我就没办法了,我不比你不想面对他吗,而且我之前也没少得罪他,现哪好意思,你看还有没有别办法?你和他因为什么分,是不是他对不起你了?”金涛心又活了。

“没有,他永远谈不上对不对得起我这件事,是我对他也对自己没信心才故意闹腾。金涛,你可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和你复合了,你和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你还是继续努力找你归宿吧。”以罗悦琦对金涛了解自然明白他表情意味着什么,所以赶紧把话先都说明白,这样也也可以避免将来尴尬。

金涛笑得有点苦涩:“我什么都没说呢,你就给泼冷水,这盘我就交给你了,你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还有悦琦,你要心里真有那个人就应该努力去试试,以前你多勇敢,如今这样我看了都心疼,莫维谦身份再高感情面前也没必要压人一头,你不要因为我过错就不敢再去尝试了。”

罗悦琦轻拭了下眼角笑着说:“我怎么想都无所谓了,关键是他心里并没有真正喜欢过我、爱过我,以为只要物质上满足我,我就应该感恩戴德了。我是感谢他可那是因为他帮过我,而不是为了他钱和地位!恰恰相反是,他财富和背景才让我害怕。”

“我是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不过既然和他一起你这么遭罪不如就这样算了,以后不愁找不到好。”金涛多多少少明白一些罗悦琦感受,门第、身份差距太大也是个问题,自己以前就总觉得配不上罗悦琦,所以才想拼命赚钱弥补两人之间落差。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才分手,罗悦琦也将盘收下了,她要想一想怎么才能把这个交出去。

莫维谦依然和以前一样办公室加班,只不过没工作,而是沉静地坐椅子上想事情。

罗悦琦已经离开四天了,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还真是断得彻底啊。

“维谦,子宁过来送饭了。”董源敲门进来。

“不是已经说过了,用不着她这样做,怎么还来,你们愿意吃就吃吧,我不吃。”莫维谦皱起了眉。

董源很为难:“她说要给你送进来,我没让,还外面等着呢,你看要不今晚你先吃一口,明天我再和她说不许再送了。”

“我说话都当是耳旁风?还是平时我说话就反复无常?以后我不想重复自己话,难道谁做饭我都得我必须赏脸、给面子吃了?”莫维谦一连串反问把董源弄得不知所措,只好关上门去和高子宁说让她先回去。

这日子越来越不好混了,自从和罗悦琦分开后,莫维谦虽然看着和平时没大太区别,也没说乱发脾气什么,可有时候说出来话就不知道有多刻薄,底下人都有恐惧症了。

“他为什么不吃我做饭菜,难道我做真不如悦琦姐吗?”高子宁委屈地看着董源。

董源无奈:“你问我也没有用。”

“你是他好朋友,刚才你也尝了我做东西,看我这么辛苦份上就不能给我点建议吗?”高子宁不满意董源敷衍。

董源哪会受高子宁气,翻了翻眼睛:“你小小年纪受了不少苦,凡事争先也没错儿,不过呢也要审时度势,有些事不是你凭着一股子冲劲儿就行,饭菜你做得是不错,可惜是做人不对,这回满意了吧。”

高子宁立即反击:“我只知道要想得到自己想要东西就必须全力去争取,不然天上是不会掉馅饼,悦琦姐不也是这样性格?只不过我比她果敢,没道理我不如她!”

“相似不是相同,既然已经有了罗悦琦,你性格和她相似就没什么意思了,不会吸引住维谦目光,这种事儿还想讲道理?小姑娘你还是再多历练几年吧。对了,明天开始不要再送饭菜过来了,我们自己订,省得你这样来回跑耗费人力物力。”董源觉得高子宁只是被生活折磨得早熟和偏激,但为人处事还是过于不成熟,既然想追莫维谦,还敢这样趾高气扬地得罪他身边人,真当自己是罗悦琦呢,说不得碰不得!

高子宁被董源气得直哆嗦,但又不能怎么样,只好憋着气走了。

又过了两天,调查组工作还是没有进展,受害那些人依然不肯出来作证,也不肯揭发举报。

莫维谦听完汇报一声儿没吱,只看了董源一眼就站了起来,董源立即跟过去。

两人回到办公室,莫维谦直接说:“去和这些人说,我可以奖励举报人,奖金暂定为每人5万,有重大利用价值1万,仍不肯配合,就告诉他们我可以比刘阳还狠!”

董源知道莫维谦发怒了,也知道莫维谦之所以这样恼怒肯定有和罗悦琦分手因素,于是答应一声就要去安排。

刚出门口就有人打电话过来,看了眼号码,董源愣了两秒钟才接电话,心想这位莫不是真后悔了?

“悦琦,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边说边关上门往自己办公室走。

莫维谦听到董源说“悦琦”这两个字时候,眼神闪了闪,然后就盯着已经关上门瞧,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地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因为实抽得没边儿了,4章又修改不了,光光只能另开一章重发,4章光光会改成一个小番外,请亲们不要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