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又过了半个小时,就董源觉得莫维谦要没耐心时候,罗悦琦一行人终于是回来了,董源等他们都进客厅后看了韩江一眼立即问:“半路上接回来?”

韩江摇摇头,脸上全是汗,是热也是急是吓:“莫、莫先生,我们是金涛家楼下见到罗小姐,因为有些罗小姐有些意见才回来晚了些,不过并没见到金涛。”

莫维谦脸色没有缓和,目光转向了罗悦琦:“你去找金涛做什么?”

罗悦琦没答,韩江赶紧解释:“莫先生,罗小姐去找金涛主要是因……”

“我没问你!”莫维谦出声喝住韩江。

董源朝韩江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问你话呢,没听见?”

罗悦琦也是一脸怒气:“我去找金涛怎么了,我去肯定是有原因,你现当我是你属下还是你犯人?不但让人拦截我,现还一副兴师问罪口气,我可不是刘阳那伙人,犯不着让你审讯,你有这功夫不如抓紧时间工作把那些人都抓起来才是正经。”

“罗悦琦,我和你谈我们之间问题,我让人拦着你怎么了?你是我女人,私下跑去见旧情人算怎么回事儿,我那天猜测果然没错,你根本就是打着和我消极对抗,然后一拍两散主意,我就知道你还想着和姓金重归于好,对不对!”莫维谦质问罗悦琦。

罗悦琦心里早就打定主意想要结束这段关系了,只是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而且她也带着一股子怨气,毕竟她觉得自己对莫维谦感觉是欲求而不得,同时又认为莫维谦根本没对她付出真心,只不过是玩乐而已,要不怎么会成天招蜂引蝶、四处英雄救美?

如今这怨气和怒气交织一起,可算是找到借口可以发泄了出来,反正报恩计划已经结束了!

“成语用得不错啊,可惜我没打算回答你,该说我都已经和韩江说了,你想闹我也没办法,不过我可不打算受你气,我人身自由你也限制不了,我想见谁就见谁,你管不着!”

莫维谦何曾受过这样气,就算他平时脾气再沉稳,毕竟骨子里是带着傲气,而且无论是情场还是官场都没人敢如此对他,他对罗悦琦那么好情况下居然被这样对待,这是不能忍受,所以莫维谦看着眼前拿话儿呛自己罗悦琦,深深地觉得这丫头可以说是忘恩负义典型代表!

“你就这么和我说话?”

罗悦琦学着莫维谦挑眉:“不然呢?你怎么不想想你是怎么和我说话呢!莫维谦,你不用我面前摆出领导派头儿,我不归你管!”

“我怎么觉得你这看我没用处了才变态度呢,你现是既没有官司缠身,人身安全也没了问题,所以就开始过河拆桥,想和金涛重开始了?”莫维谦冷笑着说。

罗悦琦反驳回去:“我才没你想得那样卑鄙。”

莫维谦不信:“是吗?那你为什么董源告诉你我身份之后,当天晚上就和金涛分手了呢,之后可以说处处讨好我、对我百依百顺,如今刘阳他们重点变了,所以你态度也就变了,悦琦,恩将仇报你未免做得过于淋漓致!”

“谁说我恩将仇报了,我没和你睡觉吗?”见莫维谦没有私下谈打算,而且还这么多人面前诋毁自己,罗悦琦脑子又热了。

董源一旁听提心吊胆,罗悦琦说出这个话他可就着急了,他是知道罗悦琦真实想法,可这个千万不能说出来啊,那不是打莫维谦脸吗!

“咳,能不能听我说两句,我看这是你们两个私事,现这么些人这儿也不太好,要不你们回房间冷静冷静,都消消气儿再谈吧。”

莫维谦根本不理会董源话,他已经被罗悦琦话给气得吐血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以身相许报答我?罗悦琦,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也未免太小瞧我了,救你不过是顺手而为,你要因为这个才跟我上床那我只能说,你完全没必要,我莫维谦还没到用这种手段胁迫人地步!”

“慈善晚会那天晚上你是怎么和我说,那还不叫胁迫?就像你说既然调查已经没我什么事儿了,那我也不应该再继续讨人嫌地赖这里不走。”

莫维谦眼色变深,声音也低了下来:“我想也是,既然话都说开了,你也实是没必要将就着我了,我这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耍,还要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没有人可以不贪恋荣华富贵、不贪恋锦衣玉食、高人一等生活,所以莫维谦不信罗悦琦会说走就走,不相信她会舍下现所拥有一切。而他也不想再惯着罗悦琦这样触犯自己,是该给她一个教训时候了。

“是我应该谢谢你,无论你是不是顺手而为,我都永远感谢你救了我和我父母,祝你以后能幸福。”

罗悦琦转身回卧室,不多时就拎着东西出来了,可见是早就准备,这下莫维谦彻底火了:“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原来私会计划已经准备多时了,难为你还能和我同床共枕。罗悦琦,你要拜金何不彻底一点,等我烦了腻了再走不是好,这样还能多捞点东西。”

“莫维谦,别逼着我说脏话,我一介平民骂出话可不是你这种皇亲国亲耳朵能接受得了!还有你可以收回那些成群佣人了,我爸妈真享受不起!”罗悦琦本想让自己冷静,大家分也分得和平一些,没想到还是没忍住。

见罗悦琦门口换好了鞋,准备开门要走,莫维谦再度开口:“你那一保险箱东西不要了?”

罗悦琦头都不回:“不要了!只有你这样自以为是人才会拿钱去衡量一切!”

“砰!”一声门关上了,罗悦琦真走了。

董源不得不佩服罗悦琦,还真是说到做到,一点儿留恋和犹豫都没有,抓着个机会就达成目了,就是不知道回家后会不会还这么潇洒。

不过他可以肯定是莫维谦不会再回头了,莫维谦有他自己骄傲和自尊心,这是生下来就带着,金贵得很。

高子宁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戏剧性结果,罗悦琦就这样和莫维谦分手了?刚才罗悦琦说皇亲国戚是什么意思,是暗示莫维谦有着高贵身份吗?不过这也无关紧要,她只想利用一切机会抓住莫维谦心,这样才能让父亲和自己后半生都高枕无忧,何况莫维谦本身就很吸引人呢。

“莫维谦,你别难过也别生气,也许过段时间悦琦姐就能想通了。”高子宁以退为进。

果然莫维谦轻笑着说:“她想通了又怎么样,以为我会随时等着接受她忏悔吗,有些事自己不懂得珍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这一生都不可能再有这样机会了。”

高子宁听了心中暗暗发誓:那自己一定要牢牢抓住这一辈子好机会!

罗悦琦打车回了家,齐月秀和老伴儿问清楚了情况也没说什么,只是劝道:“唉,这就算彻底结束了吧,以后收收心,好好处个对象,我和你爸也就知足了。”

“嗯,你们就放心吧,我会好好过日子,找对象事等过段时间再说,我还是先恢复工作要紧。对了,保姆和保镖我都已经退回去了,以后可没人伺候你们啦。”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和你爸天天都不自,可真不习惯家里有外人进进出出。”

罗悦琦笑了笑,这才回自己房间整理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