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欣站起来,双腿无力地走了出去。

“维谦,你怎么了,从早上到现都沉着个脸。”董源吃午饭时候忍不住问莫维谦。

莫维谦没说话。

“是不是和悦琦吵架了?”董源又试探着问了句。

莫维谦哼了一声:“我倒是想吵,可也要人家配合才行,她这不温不火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高子宁对我心思瞎子都能感觉出来,可她呢,全当没这回事儿,还故意腾地方儿,什么意思!”

“唉,维谦,要我说不如先冷一冷,物极必反,你们这段时间好太过了。”董源是不可能和维谦说出罗悦琦真实想法,这种事只能当事人自己去领会、解决、处理,自己可不讨这个嫌。

“我也认为应该放一放,昨天晚上我就想是不是我太惯着她了,对她太好了,所以她才不珍惜我付出。她不是大度吗?不是高姿态什么也不乎吗?我成全她!”莫维谦自尊心不允许他如此投入情况下被人冷漠对待,不屑也让他接受不了是,罗悦琦根本不像自己这样认真对待两人关系。

晚上莫维谦又是忙到深夜才回家,一进门就见高子宁站门口。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我靠山这么辛苦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寄人篱下总要做做样子呀,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面吧。”高子宁将拖鞋摆到莫维谦面前。

“乱说,你可是为人民除害女英雄,我已经吃过了,你去休息吧。”

高子宁也不缠人,笑着道了晚安就回房间去了。

莫维谦客厅里站了一会儿就往自己和罗悦琦卧室走,到了门口犹豫再三还是没推门进去,仍是回了客房。

罗悦琦也一样没睡,听着门口脚声走远了,才将床头灯关上躺回床上。

就这样僵着过了两天,罗悦琦心里已经有了决定,金涛却这时打来了电话。

“悦琦,我妈她肯配合调查了,而且我手里也有一些证据,你看要不要交给你?”

“真?太好了,你家吗,我去找你!”

罗悦琦迅速地换了衣服拿起包刚想往门外冲,又想起来自己答应过韩江不会出门。

因为前几天有人试图混进高广清病房,所以这边也就加强了对高子宁保护,这几天高子宁都嚷着要出去透透气,为了保险起见,韩江和王朋陪着她一起出去了,并再三要罗悦琦保证不会单独外出这才走。

罗悦琦想那些人重心肯定已经不自己身上了,于是就边往外走边给韩江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去向。

韩江和王朋正陪着高子宁逛公园呢,一接到罗悦琦电话差点没急死,这个姑奶奶可真不省心,就算是安全方面没问题,但去见金涛这不是大逆不道吗,让莫老大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于是和王朋一商量决定还是将情况汇报给自己老板董源。

“你们担心悦琦姐呀,反正我也出来透过气了,那咱们就回去吧。”高子宁这件事上还是不马虎,她不想有人出事。

韩江和王朋都没有异议,迅速回到车里就往金涛家方向开,也许还来得及去堵罗悦琦呢。

董源放下手机也有些拿不准主意,按理说莫维谦和罗悦琦正冷战,不过莫维谦到底会做出什么决定还不得而知,想想也觉得难办。

“你有话就说,我发现你越来越婆婆妈妈了,你觉得我会读心术还是怎么着?”莫维谦对人和事一向很敏锐,所以一发现董源走神儿就立即问他。

“唉,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角色了,韩江打来电话说他和王朋陪着高子宁去了公园,罗悦琦家接到了金涛电话,现正去金涛家路上,好像是因为有……”

“明天把韩江和王朋给我撤了!他们弄不清自己主要任务是不是,悦琦才是重点,把高子宁扔家里她都不敢出门半步!再说她是什么身份,不过个需要保护证人,还得当千金小姐伺候着么!”莫维谦一下子就翻了脸。

董源觉得不只是韩江他们弄不清,现就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了,弄了半天高子宁只是个跟着罗悦琦沾光儿,这莫维谦心思也太难猜测了!

“维谦,你还是冷静些,悦琦不会出事,刘阳他们重点早就已经不她身上了。”董源劝道。

“放屁!你也没脑子了?悦琦是去见金涛了!见金涛,听懂没有?告诉韩江要是人追不回来他以后也别这行儿混了!”

董源都蒙了,立即又给韩江打电话。

韩江接了电话,一下子就将车速提了上去,马路上飞速行驶起来。

“哎,怎么开这么啊,安全第一。”这么车速让高子宁有些害怕。

王朋也是面色紧张:“放心吧,韩江技术没问题,是经过训练。你忍一下,我们必须要把罗小姐拦下来。”

“悦琦姐去哪儿了,很危险吗?”高子宁借着说话功夫转移自己注意力。

韩江和王朋没有回答,高子宁也不再追问,闭着眼睛强挺着。

这边董源也跟莫维谦后面:“维谦,他们一定能把人拦下来,你不用急。”

不是说要放一放吗,这也不像啊,董源真是弄不清楚莫维谦想法了。

“现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看到人再说。”

两人坐车回去时,屋子里面没有人,莫维谦坐沙发上阴沉着脸,静静地等着罗悦琦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是真没有认为自己虐,真滴没有……

ps:亲们评论很热烈呀,而且都很有道理,不过剧情还会有另外发展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