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现你和你父亲不也一样得到保护了,莫维谦是个很可靠人,他不会失言,你放心配合调查吧。”

“我就是因为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儿人才羡慕你呀,我肯定会配合,不然我和我爸岂不是永无宁日了?”高子宁说话很爽利。

罗悦心里赞叹,真是难得高子宁能有如此远见,那些年纪比她大得多人都看不透这一点,这个高子宁脾气还真跟自己很合,罗悦琦开始喜欢上眼前这个女孩子性格了。

过了几天高子宁已经完全适应了环境,人又开朗不少。

这天罗悦琦韩江陪同下去了超市,回来时候一进门就听里面欢声笑语,走进客厅只见高子宁正嘻笑着和莫维谦讲着大学趣事,茶几上摆了不少东西。

“悦琦,你回来了,过来坐,子宁正讲到精彩地方。”莫维谦朝罗悦琦招手让她过去。

“你们先聊吧,我去厨房把这些东西收好。”

罗悦琦拎着东西进了厨房,把买来菜和日用品都分类放好,这才往客厅走。

“莫维谦,你说我揍了那个女对不对,谁让她狗眼看人低,看我没钱就欺负我!”

“你呀,行事太冲动了,有时动手是解决不了问题,甚至会让事情糟糕,你年纪还小等再过几年就明白了。”莫维谦笑着摇头不认可高子宁做法。

“我才不管,先出气再说!”高子宁趾高气扬地噘着嘴冲莫维谦扮了个鬼脸儿,莫维谦失笑。

看着这一幕,罗悦琦只觉得熟悉,她高子宁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影子,而莫维谦也是这样一副无可奈何样子。

“你别介意啊,维谦不过是可怜她。”董源走过来拿水,正好看见了神色复杂罗悦琦就解释了一句。

罗悦琦笑着说:“我不介意,就是有些感触,高子宁真挺让欣赏,小小年纪遇到这么多挫折,还能这样乐观开朗真是不容易。"

“是啊,维谦也是这样想,所以才对她好一些。”

罗悦琦点了下头往那边走过去。

“悦琦姐,你看看,莫维谦给我买了这么多补品,我哪消受得了啊,咱们一起吃吧。”

罗悦琦拧了高子宁脸蛋儿一把:“你身子弱才要补,这些东西哪能乱吃,我呀每天都会监督你吃下去。”

“你悦琦姐说得对,这些都是给你吃,她自然有好,我还能亏待自己女人不成?还有不许连名带姓地喊我,我比你大着十三、四岁呢,以后叫莫大哥。”

“我才不要,你不是也比悦琦姐大十一岁呢,怎么不见她叫你大哥,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不知为什么看着很无奈莫维谦,罗悦琦很理解高子宁为什么不愿意尊称莫维谦,可能和自己感觉一样吧,觉得莫维谦很有安全感,也没有距离感,可以大胆地撒娇耍赖。

其实她早就已经看出高子宁对莫维谦爱慕了,这样一个吃了苦头女孩子,危难时候遇到了一个有权有势能解救自己全家而且长得又不错男人,自然会春心萌动,何况莫维谦本身就是个很有魅力人呢!

于是晚上做饭时候,罗悦琦看了看站自己旁边要跟着学做菜高子宁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喜欢上莫维谦了?”

高子宁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连忙摆手:“悦琦姐,你别误会,我没有,真没有!我从没想过破坏你们之间感情,我、我……”

看着高子宁慌乱样子,罗悦琦平静地微笑:“你不要紧张,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秘密谈话,你喜欢他我看出来了,要不你怎么非要跟我身边学做菜,还总是问我他爱吃什么呢?不过他爱吃什么我也不清楚就是了,我都是随便做。”

“不对啊,你做菜莫维谦从来都是赞不绝口,我看他特别爱吃,你怎么说不知道呢?”高子宁糊涂了,她现有点搞不懂罗悦琦态度,按理要是有人这样觊觎自己男朋友话,那她早就扑上去先打上一架了。

“我真不知道,我和莫维谦相处时间也不算长,彼此都有很多不了解地方,你要是不信我们来做个实验好了,今天菜你来做,看到时他反应如何。”

高子宁半信半疑:“我平时没机会买这么好菜,肯定做不好。”

“你做吧,只要弄熟了就行。”

等饭菜都摆好后,罗悦去叫莫维谦和董源。

“今天菜火候没掌握好吧,这都有烧焦。”董源夹起一块肉扔到了一边。

莫维谦不乐意了:“有吃你还挑,我看明明就是很好,不吃你就回书房继续工作去。”

高子宁很惊奇这么难吃菜莫维谦不但说好,还吃得津津有味儿,于是就去看罗悦琦。

罗悦琦眼里闪过一丝悲伤,莫维谦如此盲目地为自己说话可见根本没有注意过自己做事,应该说只要是自己说、做就下意识地维护吧,这样喜欢虽然让人感动可也缺少了内涵,也证明了自己不过是他一时兴起对象而已。

想想自己初衷,再看看满脸疑问高子宁,罗悦琦又嘲笑起自己莫名失落,本来就是为报答他,当初不是想得好好,只要一有变动自己就要功成身退吗,如今高子宁就是自己翻版,那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有自知之明了呢!

这样想开之后,罗悦琦顾不上去想自己难过深层原因,而是开始渐渐地将事情交给高子宁去做,量减少自己存感。而高子宁好像也明白罗悦琦不意和退让,本来就直来直去她是黏着莫维谦了,一些简单资料她也抢着去整理。

罗悦琦给书房窗前花浇过水后,转身差点撞上站后面董源。

“有事?”

董源也不客气:“你是怎么打算?”

罗悦琦不说话,不过表情已经摆明了不知道董源说什么。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咱们把话说开吧,一开始我担心你是因为知道了维谦身份才和金涛分手,而你不拒绝维谦送东西我也就是确定自己想法了。不过,你这些天表现让我看不懂了,你躲着维谦,也可以说你给高子宁创造机会,这到底是为什么?”

罗悦琦仍是不说话。

董源有些生气:“罗悦琦,不管你抱着什么样心态,维谦对你可是全心全意,只要是有关你事,维谦从来不说一个不字,你不能这样不珍惜他感情和付出!”

“你觉得我和他能有结果吗,他能娶我吗?”罗悦琦很平静地问了一句。

董源立即就回答不出来了。

“你看吧,连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事。董源,从你告诉我莫维谦身份那天起我就已经明白这一点了,我也不怕对你说实话,我就是因为知道自己逃不开莫维谦追求,而他又为我们家做了那么多事,所以我才决定和他一起,你也可以理解为我这样做是为了报答他救命之恩!”

“收了那么多珠宝首饰之后你还要说是报恩?”

罗悦琦轻笑:“你怎么不想想除了珠宝首饰之外我又要过什么东西呢?”

董源不语,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打算要将东西还给维谦?”

罗悦琦默认后董源不淡定了:“你这念头也太蠢了,想一起就一起,不想大不了就不不同意呗,维谦还能强迫你吗?想什么报恩事,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不管你和维谦将来有没有结果,但现维谦对你是掏心掏肺好啊。算了,说什么也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别再用你自以为是方式报什么恩了,你要是真心喜欢维谦就继续下去,要不就想办法退出,和维谦一起本来就要有很大压力。罗悦琦,其实你根本不像维谦说得那样勇敢,你不过是怕受伤不敢用真心罢了!”

被董源撕开这一层伪装后,罗悦琦只觉得自己不能再自欺欺人了,她就是害怕,害怕自己爱上了莫维谦却得不到任何结果,她配不上莫维谦,只能以报恩这种可笑理由安慰自己,她当然也想勇敢,可现实如此残酷她又能怎么办!

董源气呼呼地去了外面,罗悦琦听着客厅里高子宁和莫维谦谈笑声,含着眼泪知道自己要想办法退场了。

晚上罗悦琦躺床上看闻,莫维谦走了进来笑着说:“高子宁这丫头真是能疯,玩个跳棋也能不依不饶。”

“她就是这个性子,你多陪陪她,要不她又该想她父亲了。”

莫维谦坐床边从罗悦琦手里把她手机拿走问:“你是真心想让我多陪陪她,还是吃醋说气话?”

罗悦琦眨了眨眼无辜地看着莫维谦:“当然是真心了,我为什么要吃醋啊,那未免也太小心眼儿了。”

“你当然不吃醋了,你就差将我往她怀里推了!”莫维谦态度变了,这些天他不是没察觉高子宁对自己想法,只是他一直等罗悦琦表现,本以为她也许是反应慢没注意到,于是自己就故意显得和高子宁亲近些,没想到罗悦琦非但没表现出任何醋意,反而经常躲起来给自己和高子宁单独相处机会,这就太不对劲儿了!

“你想多了吧。”罗悦琦只能这样应付。

莫维谦不信:“悦琦,我现没精力去玩猜来猜去游戏,你态度让我有疑虑,你是怎么想和我说一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高子宁及情节开展,有亲已经评论中真相了……

关于虐不虐这个事儿光光还真不好断定,因为光光一向是不会虐……

ps:这其实不是一个案子,但看着是连贯,而且整件事也会一直穿插故事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