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金涛想明白后,回到医院开始劝父母要配合调查,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又说了栾宁和自己种种过往,陈淑凤这才明白原来不是自己认吃亏就行事儿,人家就是为报仇来,于是和老伴商量着该怎么办。

莫维谦和罗悦琦和好之后也安心了,将精力完全投入到调查事情上,一面让人盯紧商业街动静,一面开始着手调查刘阳发家史。

“我刚才看了书民拿过来资料,知道大家这段时间都很辛苦,工作也确实很有成效,这个瑞阳国际不只开发了商业街,三年前还开发了一处大型批发市场。我请市公安局同志帮忙打听到了一些情况,发现当时开发批发市场时,不只同样出现了暴力拆迁情况,重要是当时公安分局局长高广清因为拆迁过程中存严重违纪和失职行为被撤了职,这个事情要着重调查,高广清一直家休养,书民派人去了解一下。另外就是还要收集当时受害群众情况,这样才能抓住刘阳一伙把柄,既然大家已经下到了基层就一定要端正心态、全力以赴,大努力将为祸一方地头蛇打掉!”

说到这儿见众人都聚精会神地听自己讲话,莫维谦语气又轻松起来:“当然了,我们都是肉、身凡胎,为了工作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不是我想看到,工作固然要紧,不过比之重要一个前提就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安全,这才是真正会工作人。后我要说就是我们这儿虽然是清水衙门,但也不能让大家白辛苦,提钱虽然俗气,不过工作也是为了养家糊口,我会申请专项拨款用于此次调查,款项申请下来之前我个人先按每人每天三百元标准给大家补贴上。当地纪委工作人员按五百补贴,这样也是图个心里平衡,毕竟你们是本地干部只要开展工作就会得罪人,这点我很清楚!”

所有人都激动地鼓起了掌,特别是名静市纪委派遣工作人员,内心都非常感激莫维谦能这样体恤他们,肯为他们这样着想。

莫维谦笑着说:“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大家明白,不要怕打击报复,这次调查结束后不但会对你们进行嘉奖,同时你们档案履历也会重点描上一笔,这个定心丸儿应该够了吧?”

掌声再次响了起来,所有人手都拍得通红,他们是真激动了,公务员想要提个一级半级凭是什么啊,先看就是资历、表现,有了这个以后先说就比别人高出一头。

“明欣,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做做资料整理工作,等身体好些之后再另做安排。”莫维谦会议结束时突然加了一句。

李明欣看着桌面没抬头,默认了莫维谦安排。

董源一直以保护莫维谦安全名义跟着他出入各种场合,虽然见识多了,但今天还是再次钦佩起莫维谦。

莫维谦这人太会做工作了,也太会调动其他人积极性了,明明讲得是很功利东西,偏偏他会让你觉得你自己工作一下子充满了崇高目标和使命感,进而让你拼死拼活地为他卖命,这才领导艺术!

“先回家,下午再过来。”

董源听莫维谦这么一说,就有些奇怪:“下午还要办公,怎么还来回折腾,这都12点了不如先去吃午饭吧。”

“我要回去看看悦琦。”莫维谦说完就拿出手机给罗悦琦打电话。

有什么好看啊!不是都搬一起住了,用得着这么赶时间非要回去吗?董原看着正情话绵绵莫维谦翻了个白眼儿,这和刚才会议室里分明是两个人嘛。

莫维谦和罗悦琦讲电话时,眉眼都带着笑,他现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知足得不能再知足了,那天他只是心里舍不得罗悦琦就试探着说了句想让她搬过来住话,没想到罗悦琦只稍加考虑就同意了,真是个意外惊喜。

“我再过十多分钟就能到家,你上午都做什么了和我说说。”

董源坐旁边一路上就听着莫维谦那儿唠唠叨叨地问罗悦琦做什么了、吃什么了,无论什么事都问个详细,亏得罗悦琦也不嫌烦。

进小区院儿里时候,莫维谦才挂了电话。

“你这些话到家再聊呗,怎么非要电话里说,不累啊?”董源抱怨了一句。

“你懂什么,我就是想听她和我说说话,本来就自己一个人家,我又陪不了她,只能多关心关心她了。”莫维谦看都没看董源,迅速下了车。

没你人家自己也过2多年了!董源撇嘴,认为莫维谦都是一厢情愿想法。

两人开门时候,罗悦琦已经等门口了,见他们进来就笑着问:“吃饭没有?”

“没呢,维谦非要急着回来看你,哪能还去吃饭,反正时间也来得及我打电话订餐吧。”董源边说边想吃什么好。

“不用了,我做了饭菜热一下就行,你们先等一会儿。”

莫维谦立即问:“你什么时候做,我又没说要回来。”

“我不用去上班,闲着也是闲着就做了两个菜,想着要是万一你中午回来了正好可以吃,要是不回来我就自己吃,我虽然手艺不好,但总比外面干净。”

莫维谦看了罗悦琦半天才问了一句:“你累不累?”

董源听完这个话直接步往餐厅走去,他现听莫维谦说话觉得伤神。

罗悦琦也是笑出了声儿:“怎么可能会累,你去洗手吧。”

莫维谦像踩着云彩似去了餐厅,坐好后自己笑了一会儿又和董源说:“看见没有,这能怪我疼她吗?只是这孩子太懂事什么要求也不提,我就是想对她好都不知道要给她些什么。”

董源非常确定莫维谦已经傻了,什么也不提都送半个珠宝店了,也不想想只要他莫维谦愿意有多少女人愿意天天为他做世界各地料理,怎么罗悦琦只炒了两个菜就把他给感动成这样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