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悦琦父母也来医院看了几次,都是很担心、也替金涛发愁,金涛则因为经济原因只雇了一个陪护。

“派出所怎么说?”罗悦琦问金涛。

“只说还调查,还说要是打架双方都有责任。”

这话说得怎么和自己商场出事儿那次差不多呢,罗悦琦听完很疑惑,金涛苦笑:“都是我太没脑子了,其实我们一直都没逃开那个圈儿,我爸妈案子分局已经介入了。”

看了看罗悦琦疑惑神情,金涛给了自己一巴掌:“我就是个笨蛋,分局副局长就是范清利,民警说商业街治安和安保工作已经交由分局主管。这样我爸妈事根本就不可能解决!”

罗悦琦愣了一会儿才说:“这也太没天理了。”

然后两人互相对着再没话说,罗悦琦有些饿了就和金涛打了招呼出来买东西吃。

“罗小姐,您是不是也该和莫先生联系一下了?”韩江很有礼貌地提醒了一句。

对啊,自己这几天都忙金涛父母事,一直也没和莫维谦说,这可麻烦了。

立即拿手机拨了过去,结果没人接,于是看了看韩江。

韩江想了想说:“莫先生可能忙,要不您过去看看?”

罗悦琦点点头,金涛父母情况已经稳定许多,自己出去二、三个小时应该没问题。

到了莫维谦办公室,工作人员让他们先等会儿,自己则进去通报。

“罗小姐,您请进吧。”

罗悦琦独自走到莫维谦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就开门走了进去。

见莫维谦正低头办公,于是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午休时间你还忙啊,吃饭没有?”为了不让自己太尴尬,罗悦琦主动先开了口。

莫维谦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脸上也没太多表情:“这就要出去吃,你找我有事儿?”

“那个,这几天我一直帮金涛照顾他父母,因为情况比较紧急也比较严重,我也是忙得忘记和你说一声儿了,你生气啦?”罗悦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忘了?你第一天没想起来,我不怪你,可这已经一星期了,你才想着过来见我,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罗悦琦往前走了两步,绕过莫维谦办公桌站到了他旁边:“我错啦,现就是来给你赔罪。”

“罗悦琦,你还不打算如实跟我交待问题?你是这一件事没和我说吗,你办了停薪留职是不是?这么大事,你说办就办了,你眼里还有我吗?”莫维谦声音大了些。

罗悦琦笑了笑:“那不是我想办,是因为我总请假,我们主任说好先这样,等我事情都处理完了再回台里上班,要不我工作都可能不保。而且我也没打算瞒你呀,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两件事一并和你请罪,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嘛。”

莫维谦冷笑:“金涛他自作自受,为了堵气拿自己和家里人人身安全开玩笑,几次三番地上栾宁当,这些都与我无关,该做我都做了,我也是为了你才百般忍让他。可你呢,不和我说一句就跑去陪着他,你拿我当什么?再有,你不是不知道金涛被栾宁盯上了,他本身就是个危险人物,你还这么不管不顾地他身边儿晃悠,你不想想如果栾宁那伙人要是再打上你主意怎么办,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和他关系是不是,罗悦琦你能不能弄清楚你是谁女人!”

罗悦琦听完莫维谦训斥,脸上也没了笑容,半天才小声儿说:“没和你说一声儿是我错,下次不会了。不过我不是没有考虑自身安全,我一是想有韩江他们身边保护应该没太大问题,再一个也是重要原因,就是我觉得因为我是你女朋友,而且栾宁他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认定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这才放心大胆地去了医院,要是没有你保护,我是说什么也不敢擅自做主。”

莫维谦本想继续绷着脸,可试了几次嘴角儿都没绷住,还是笑了出来:“你真是这样想?”

罗悦琦立即点头:“当然,你别生我气啦,我心里很不好受,难过得很,觉得对不起你,你对我那么好、工作又那么累,我还惹你不开心。”

说着说着眼圈儿就红了,莫维谦被罗悦琦说得心口一痛,迅速站起身给她擦眼泪:“怎么这就哭了,你这孩子还真是。好了,我没怪你意思,就是随口说几句,你这样儿不是成心让我也跟着难受么,几天没见你脸色就这么苍白,得让家里营养师给你好好补一补。你不是喜欢珠宝吗,我还让人给你带了块儿玉回来,你说我要是真生气了还会这样想着你吗?”

罗悦琦听完抬手脸上抹了两下,破泣为笑:“真?你不生气就好,你肯定饿了吧,想吃什么我陪你,然后我给你说说我医院都做了什么,我告诉你啊,我还教训金涛了,怪他不听你话。对了,你说给我玉是不是又很贵呀,那我又该担心了,我还想让韩江帮我买保险箱呢,其实我想把那些首饰都放你那儿,我要是想戴哪个就去你哪儿拿,你看好不好?”

挽着莫维谦胳膊,罗悦琦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莫维谦脸上笑容持续扩大,捏了下罗悦琦脸蛋儿,语气温柔地说:“到底是个孩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会儿又这么能说,还有外人呢!”

董源今天是真正见识到罗悦琦是怎么哄莫维谦开心了,这个小丫头还真是能屈能伸啊,姿态放这么低哄莫维谦也算是本事了。

莫维谦这几天情绪不好大家是有目共睹,也不听人劝较着劲就是不给罗悦琦打电话,所有人都瞧着他憋着这股火儿要怎么冲罗悦琦发,没想到人家只软声说了几句,他不但松了口还得反过来搭上一块儿价值连城玉讨好人家,真是浪费大家感情啊。

罗悦琦再一次为自己粗心大意懊恼,她对莫维谦一心秉持着感恩戴德心态,打定主意要报恩,所以自然不会与他起冲突,她对自己刚才态度很满意,毕竟莫维谦不再生气了,可不成想这屋里还有其他人啊。要是只有董源也就算了,反正他是莫维谦至交也算是混熟人,但万万没想到董源旁边还站着个李明欣呢,这下丑可出大了,她到现还弄不清莫维谦和李明欣到底有没有过一段儿呢,真是尴尬!

“这就不好意思了?董源不是外人,明欣你也是见过,没人会笑话你,只是你这不顾前后毛病也得改改了,要不说不定以后还能闹出什么笑话呢。走吧,咱们一起去吃个饭,明欣还有重要情况要汇报。”

“你们要谈工作,我还是不要打扰了吧?”罗悦琦觉得不太方便。

“这没什么要紧。对你,我可以公私不分。”莫维谦打开门让罗琦先走,接着又让李明欣。

这时董源走过来站莫维谦身边轻笑:“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好啊,还真能把握机会,不过你认为李明欣会轻易放弃吗?”

莫维谦往门外看了一眼也低声笑着说:“我管她放不放弃,反正我和悦琦是个什么情况她也看见了。怎么样,我这丫头招人疼吧?告诉你,可心着呢!”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欠一章会休息时候补上,谢谢大家关心和安慰,光光心情好了许多,之所以这样伤感主要是因为这个同事为人很好,平时对光光也很好,大家相处得不错,要不也不会如此了。

ps:再次祝愿大家身体健康、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