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金涛第一个反应就是罗悦琦骗自己。

“不可能,我不相信!悦琦,你犯不上编这样借口来骗我,你性格我了解,你不会拿自己名声开玩笑!”他们两个人一起五年了,悦琦一直都洁身自好,所以金涛怎么也不能相信罗悦琦说话。

罗悦琦脸上带着淡淡微笑:“事实如此,像你说我没必要毁自己名声,你和吴月事被曝光不久,我很生气也很痛苦,莫维谦一直身边安慰我。有一次我喝了不少酒,一时冲动就想报复你,于是主动要求和他上床,莫维谦先是劝我,我不听,等到我后悔时也晚了,不过我意识是清醒,从头到时尾都知道自己做什么。”

金涛看着罗悦琦久久没说一句话,慢慢地眼睛红了:“那你们这段时间也是一直一起了?”

罗悦琦转过头看向窗外,却看见莫维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车里出来了,靠着车门往这边张望。

“是,我早就想告诉你这件事,可你们教练和我说怕你情绪不稳影响训练,我也确实担心你发展本来想一直隐藏这个秘密,但心里实不好过,再加上你赌球儿、又听信栾宁话兑了饭店,让我决定还是把实情说出来。金涛,你觉得你还能接受我吗,我虽然可以不去想你和吴月事,不过我心里总是有根刺,何况这种事人们对待男人和女人标准不一样,想必你只会生气。”

然后回过头又见金涛双手抱着头不说话,罗悦琦忍着眼中酸涩量语气平和:“再多说下去也没意义,你好好保重,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重,为了你爸妈你也不能再糊涂下去了,我走了。”

罗悦琦说完咬着嘴唇一狠心站起身就往外走,边走边抹着不自觉掉下来眼泪。

出了店门没走几步金涛就追了出来:“悦琦、悦琦!”

金涛大步追上罗悦琦,拉着她胳膊急切地说:“悦琦,我们不分开好不好?我可以不意以前事,我们已经一起五年了,不能就这样分开啊,我保证不会计较那些事,提都不会提,我也有过错,我们互相原谅,好不好!”

罗悦琦无力挣脱金涛手,只是眼泪流得凶了,看着这张熟悉面孔,心中有着不舍。

“金涛,你好放开我女朋友。”莫维谦站罗悦琦身后将她从金涛手中拉到自己怀里。

“你女朋友?莫维谦,我早就说过你他妈就是个无耻王八蛋,你一直居心叵测,只是我没想到你会不要脸到种程度!”金涛眼睛红了,显然这回是气。

莫维谦揉着罗悦琦有些发红胳膊,面无表情地说:“我当你是伤心过度胡言乱语,以后你要是再出言不逊,不用栾宁那帮人动手,我就先教训教训你让知道什么叫礼貌。悦琦已经和你说清楚了,而且也接受了我追求,你还是看开些,不然只会让你自己难堪。”

金涛不再理会莫维谦,看着靠莫维谦怀里罗悦琦仍不能相信她会离开自己:“悦琦,你看看我,你不会不要我,是不是?”

莫维谦根本不给金涛再和罗悦琦交流机会,搂着罗悦琦腰就将她往车里带,金涛还要再追,保镖直接拦住了他,连罗悦琦背影都没让他瞧见。

罗悦琦只听着后面金涛还着哭音儿喊叫,感觉胸口喘不过气来。

“悦琦,这是所难免,过段时间就会好了。”进了车里之后,莫维谦安慰着罗悦琦,看她想哭却百般忍耐样子,也是心疼。

罗悦琦双眼没有焦距地望着车窗,心中想着终于是结束了,希望金涛能好好过日子吧。

莫维谦带罗悦琦回了自己住处,回到家时预定晚餐也已经送到了,哄着罗悦琦吃了点就陪着她回卧室,直到确认罗悦琦睡熟了才离开卧室。

董源已经客厅等着了。

“发生什么事了,听韩江他们说是哭着回来?”

莫维谦也无心再吃晚饭,揉了揉眉心:“嗯,今天她和金涛去谈分手事情,难免要伤心。”

董源心里咯噔一下,立即问道:“你是说罗悦琦要和金涛分手?这是什么时候事情?”

“就是搜查成扬那天晚上提出来,不然你以为呢,难不成她要一边和金涛名正言顺下去,这边还要和我维持关系?那我成什么了!”莫维谦觉得董源有些大惊小怪。

董源皱眉不语,心中对罗悦琦有了疑虑,不过这种疑虑能不能成真还要看莫维谦对这个女人态度,还是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想到这儿就笑了笑:“你当然才应该是名正言顺那一个,不过你觉得罗悦琦能真正放下金涛吗?”

“现肯定是不能,不过这个信心我还是有,时间能冲淡一切。”莫维谦很自信。

“希望如此,这是你私事我不便多说,只是维谦你要把握好自己,我还没见过你对女人如此上过心,还是谨慎些好。”

莫维谦觉得好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你不会是觉得我会吃亏上当吧?她这么一个小丫头我还治不了?”

“你平时压根儿也不太这些事上留心,所以我才担心。”董源很隐晦地继续提醒着。

“行了,我和悦琦以后还要看彼此感觉,不一定能走到哪一步,你哪来这么多感慨。”

董源想想也是,莫维谦虽然没感情上费过心,可什么样儿女人没见过,再有心机也没能得手,也许是自己多心了,于是又笑着谈起了其他事。

罗悦琦醒来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看了下手机已经十点了,从床上坐起来,想着今晚发生事,想起金涛伤心样子又难受起来。

自从知道了莫维谦身份她就开始考虑今后打算,自己虽然性子直可不代表傻,她和金涛矛盾不是不能调和,只是勉强粉饰过去之后,总是像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一样,早晚会爆发出来,而且她不可能忘记金涛出轨事,没办法装作自己没背叛过金涛,心理这关过不去,隔阂已经是结下了,再回不去当初。

现她从董源那儿了解到了莫维谦身份背景,再回忆起慈善晚会那天莫维谦对自己说过话,觉得自己逃不开了,而且她也不想逃。

罗悦琦很明白对莫维谦这种人来说,无论多大年龄、有多成熟,感情之于他们来说不过是生活点缀和闲暇调剂品,多是事业联姻。当然以莫维谦身份来说也不可能存追女人失败先例,也许就像金涛说,不过是因为自己名花有主,再加上那么点不甘心才让莫维谦如此惦念。

当然她是不恨莫维谦,毕竟他一直对自己很好还救了自己命,而且自己和金涛分手也是势必行,她不想将来两人互相伤害、仇视一辈子,再说远离自己对金涛也只有好处,起码遇到困难和危险时莫维谦不会袖手旁观。

至于自己对莫维谦是喜欢还是讨厌都无所谓了,以莫维谦身份自己是高攀不起,不如顺了他心意好好对他,等他离开这里时自己也算是报了恩,再不必心怀愧疚了。

想到这儿罗悦琦都替自己觉得悲哀,本来顺风顺水、无忧无虑人生,就被自己无意间遇到于德升说了那么几句话给弄面目全非了,这就是命吧,既然是命那她只能认了!

卧室门开了,莫维谦走了进来打开灯,看见坐床上罗悦琦轻声问:“什么时候醒,怎么也不叫我一声,饿不饿,你晚上也没吃多少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