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悦琦差点就骂脏话了,自己怎么还有闲心任这个无耻的老男人调戏,应该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哪!可这以后的事儿她现在想都不敢想,爸妈要知道了今天的事儿还不得抽死自己啊。五年的时间都和金涛坚持过来了,现在可好居然和只认识了二个多月的男人上了床,金涛虽然也是出轨可再怎么样他是个男人,女人毕竟是吃亏的。

“怎么,为以后的事儿发愁呢?”莫维谦重新回到床上让罗悦琦躺在自己怀里说出了她的心事。

罗悦琦想挣开却挣不动,也不想现较劲,床都已经上了再闹这个别扭就没意思了,但也没说话。

“悦琦,只要你不开口同意我是不会将我们的关系说出来的,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就和原来一样,你看好不好?”

“你真的肯这样做?”罗悦琦问。

“当然,不过你和金涛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肯定不会骗他,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莫维谦,我不怨你,是我自己做错了事,只是以后不会再发生了。”罗悦琦既干脆又利落。

莫维谦闷笑两声才说:“你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我以为你怎么也要闹一闹才行,你的性子可是很倔的。”

“闹有什么用?时间又不会倒流,我也算是经历过两次生死的人了,爱情很重要,但没重要到占据我的整个人生,我会好好想想再和金涛谈,我和他是互相伤害了彼此。”罗悦琦虽是这样说,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莫维谦吻了吻罗悦琦的脸:“这才是我的好姑娘,感情不是人生的全部,眼界开阔些,一切随缘吧。”

第二天莫维谦早早就醒了过来,拿过床头柜上还在震动的手机轻手轻脚地去了客厅。

“你这一大早的打什么电话?”

“我就是想恭喜你啊,我们莫老大出手果然不凡,一击成功,昨晚还尽兴吧?”董源已经听保镖说了,所以特意打电话来问问。

“你懂什么,少废话,那天的情况你还没和我说呢。”莫维谦想起自己被袭那天的事儿来。

一说到这个董源就变得正经了:“他们都是范清利手下的小混混,估计坏事儿是没少干。”

莫维谦想了下才说:“这样看来,范清利是有自己的小团伙了?还有枪,真是不能让人小看。”

“是这样,要不直接端了?”

“不用,范清利一个小所长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他如此心胸狭窄又费了那么大的周折,我想他是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金涛的,你派人跟着金涛,不要出人命。”

“你还要保护那个踢球儿的,老大你不会是用‘精’过度吧?”

那是情敌啊,早死早好,董源不理解莫维谦是怎么想的。

“他死了,悦琦得想一辈子,不如活着的时候断得干净才好,少扯这些闲话,照我说的做。”

董源立即答应:“知道了,不过我们也不能太被动了,还要想想办法。”

“这个是当然的,报告我已经递上去了,估计三天之内就能批下来,这是第一次有人拿枪指着我,怎么也要纪念一下。”

莫维谦说完又嘱咐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回到卧室看着坐在床上一脸迷茫的罗悦琦就笑开了。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罗悦琦揉了揉眼睛低声说:“不了,一会我就回家。”

“我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再睡一会儿我就送你回去。”莫维谦说着就将睡裤、脱了。

罗悦琦立即转头看向别处:“你怎么不穿内裤?”

莫维谦掀开被子,在罗悦琦胸、前摸了一把没了正经:“睡觉时从来不穿,你看习惯就好了。”

“你自己睡吧,我去客厅等你。”罗悦琦套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跑吧,可就是别想跑出自己的手心儿!莫维谦得意地笑着,不大一会又沉沉睡了过去。

“这是你们两个搞的把戏,是不是?不用骗我,那天你们两个都在场,真行啊,算计到我头上来了!”

范清利和栾宁侧身躲开砸过来的烟灰缸。

“大哥,我们可没这么想,不过是金涛想和二哥吃顿饭把这事儿给解决了,没想到吴月那女人也在那儿玩,过来的时候就盯上金涛了,还说他长得结实,我们哪敢做其他的啊,也不能跟着。”栾宁大声喊冤。

“你们那点小心思我都知道,不过是电视台那女人的男朋友得罪了清利,碰巧儿又是你队里的死敌,你们不就是想借着我的手整他吗?吴月那个婊、子早就不安分,可我刘阳的面子不能这样就没了,既然把这层窗户纸儿给我捅破了,那就让你们痛快一次,看看你大哥我是怎么收拾人的!”刘阳发了狠话。

范清利和栾宁对视一眼都乐了,吴月本来就是个玩意儿,想来大哥也不会在乎,可就算再不当回事儿毕竟名义上还养着呢,他们给金涛和吴月下了药,为的就是让他们上头版,这下大哥就算为了面子也得整死那个金涛!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还在努力码字啦,三更,真是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