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罗悦琦闭上眼感受着莫维谦的唇在自己的脸上、颈侧流连忘返,待到莫维谦略微有些凉意的指尖碰触到自己胸、前时,立即紧张地绷、紧了身、子。

屏息咬、唇忍耐着那缓慢的搓、揉带给自己的异样感受,直到双、腿也被顶、开,自己身、体最隐、秘的地方被一只手罩住时,罗悦琦终于挺不住了。

迅速睁开眼睛阻止莫维谦的进一步行动。

“等一下、等一下,我没准备好,是我没想好,对不起。”

她虽然是有些醉了,可意识还是清醒的,自己不应该用这么幼稚的方法去报复金涛。

“怎么了?”莫维谦低声问着,手下动作却没停,半、根手指已经缓缓地探、了进去。

罗悦琦赶紧往上挪动身、子,但却没一点效果,莫维谦的手已经在那里轻、揉、慢、捻起来。

“别说傻话,悦琦。你看,你已经有感觉了。”莫维谦笑着,眼睛紧盯着罗悦琦的脸。

罗悦琦推拒着莫维谦的肩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想明白了,我这样做不仅是在伤害自己,也是在伤害金涛,更是在伤害你,我不爱你,我只是一时生气……”

“嘘!悦琦,别说了,你我都明白你对我不是没有一点感觉的,你允许我亲、吻你,允许我这样抚、摸你,你要是对我没有一丝好感是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的。乖,只要感觉就好,不要去想那些伤害你的人和事,我会保护你、保护你爸妈,不会让你再伤心难过,听话。”

莫维谦边说边亲吻着罗悦琦,握、着她酥、胸的手也稍微用了些力气挤、压,而一直放在她稚、嫩处的手也没停下动作,手指更是加快了揉、戳速度。

罗悦琦脸色潮、红,呼吸不稳,但还是憋足了劲儿用力拉开自己和莫维谦的距离,然后小半个身子半靠在床头上,恼怒地说:“莫维谦,我说了,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你听到没有。”

莫维谦一语不发,黑亮的眼睛让人觉得有些危险,罗悦琦有些害怕,不安地动了下。

“悦琦,我尊重你,我只是真的太喜欢你了,我、我只是想亲亲你,感受你的温暖,我不会乱来的,好吗?”乞求的语气再加上软弱的表情,再加上莫维谦眼划过的那一丝伤痛,让罗悦琦不忍,认为刚才那一瞬间的心惊应该是幻觉。

于是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莫维谦的脸,罗悦琦眼里闪着泪光温柔地说:“莫维谦,你一定会找到真正属于你自己的幸福,我真心祝福你,就算我自己得不到圆满的爱情我也希望你能比我幸福,我真的不是你理想中的爱人。”

莫维谦嘴角含笑,重新将罗悦琦抱在自己怀里,声音低哑:“悦琦,我的幸福就是你,你不是我怎么会明白我的想法。别动,让我抱抱,只一会儿就好。”

虽然这样抱在一起实在不妥,可罗悦琦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和莫维谦之间的情谊已经超越了性别、超越了男女之情,温馨的气氛既让她感动又让她伤怀,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直到一阵强烈的疼痛从身下传来,罗悦琦才明白过来自己是多么愚蠢,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哪还会有什么纯洁的情谊!

“莫维谦,你敢骗我!”罗悦琦咬牙忍着一阵阵地刺痛,愤怒地瞪着一脸惊喜的莫维谦。

是什么原因能让相处了五年的情侣没有肌肤之亲?莫维谦承认自己没想到这种情况,他虽然是哄着罗悦琦放松了警惕,可完全没料到竟然还有这样大的意外在等着自己。

现在他倒是有些明白,金涛就算是被人给设计了,可能也有把持不住自己的原因吧,他和罗悦琦这样的恋爱关系形同禁、欲!

“悦琦,我的傻丫头,刚才不是说了既然你决定走出这一步就没有退路了,我一向不会让人失信于我。疼吧,放松些,别瞪了,眼睛不累吗?”莫维谦心情大好,更有耐性哄罗悦琦了。

罗悦琦悔之晩矣,又是气又是疼,恨得一巴掌就打在了莫维谦的脸上。

莫维谦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可想了想又不去在意了:“出气了?先别闹,挺一会儿就好了。”

罗悦琦虽是气莫维谦,可其实更气的是自己,要不是自己一时糊涂怎么会造成这种局面,都是自己一念之差,又想金涛那天会不会也是这种心情呢?

半靠在床头,双、腿被架、到了莫维谦的肩上,罗悦琦除了下、面火烧火燎的疼之外,后背贴在床头也是被来回顶、撞得有些受不了。

“放松点儿,要不只会更疼。”莫维谦也是出了一身的汗,见罗悦琦疼得直皱眉,只好又往前压了压,猛力耸、动了几下就退、了出来,翻、身下床进了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见罗悦琦仍是靠坐在那儿,于是抽了张面巾纸过去帮她擦拭,先是轻抹了一下,纸巾上立即就印上了几小块淡淡的血迹,莫维谦又连续擦了几下,然后细心地展开染点点血痕的纸巾看,看着看着就笑了。

“你有病吧,拿着么脏的东西笑什么?”罗悦琦现在倒是觉得莫维谦的精神不正常了。

“脏什么?这可是个稀罕物,要是早知道就垫块白布了。”莫维谦可惜地又看了看那纸巾,最后亲了一口才扔掉。

真有病!虽然是自己的血,可罗悦琦也觉着恶心,不知道莫维谦怎么想的。

“你是稀罕,受苦受罪的可是我。”

“那可不一定,我刚才也疼。”莫维谦一本正经地说。

怎么可能!罗悦琦才不信莫维谦说的话,这种事儿哪有男人也跟着疼的道理,她从来没听说过。

“你不信?是真的!”莫维谦强调。

罗悦琦迷惑了,莫维谦的表情不像是在说假话,没忍住就问了:“你怎么会疼?”

莫维谦搂过罗悦琦的和她额头对着额头笑着说:“因为你太、紧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