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悦琦知道于老师和妻子感情很好,女儿在国外念书,家里是一点愁事儿都没有。

别说张蓓宁不信自己的老公会自杀,就是罗悦琦也觉得不可能,不过什么样儿的意外能让人从楼上掉下来呢,罗悦琦想不出来。

张蓓宁缓过些来后就开始给家里人打电话,不多时亲戚就全都来了,大家一起抱头痛哭,张蓓宁又嘱咐千万不能让女儿知道,怕她在国外出事,说等过些日子再找借口让女儿回来。

罗悦琦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又哭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心情低落地去了体育场,金涛正在旁边看队友训练,见了罗悦琦立即迎了过去。

“你怎么才来,也不接电话,我都急死了。”金涛抱怨着。

罗悦琦无精打采地低声说道:“金涛,我现在很难过。”

金涛这才现自己的女朋友不太对劲,低下头看着她的脸问:“悦琦,你哭过了?生什么事了,你别让我着急,行不行?”

罗悦琦吸了吸鼻子,便将事情说了一遍。

金涛听完也叹了口气,搂着罗悦琦安慰她:“这也是没办法的是,只是于老师太倒霉了,你吓坏了吧?”

罗悦琦靠在金涛怀里点了下头。

金涛不再说话,只是搂着罗悦琦。

半天罗悦琦才抬起头说:“你快去训练吧,我没事。”

“明天的战术配合根本轮不到我上场,热身我都没做,我还是陪着你吧,一会儿你早点打车回家,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罗悦琦答应了,又和金涛在场地旁边坐了一个多小时便打车回了家。

到家后又将于德升的事情和父母说了,一家三口又是一番感叹。

罗悦琦晚上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脑子里反复出现的都是于德升死时的惨状,她倒也不是很害怕,只是难过一位待自己如此好的长辈说没就没了,人生也真是无常。

周日罗悦琦也没休息好,金涛打电话过来又安慰了她好长时间。

到了周一上班时大部分人还都不知道于德升的死讯,罗悦琦想可能是张蓓宁动用了关系才没让这件事被大张旗鼓地报导出来,这样也好要不对于老师的家人来说无疑又是一次巨大的伤害。

又过了几天台里才公布了于德升的事情,整个台里都快开锅了,大家也都觉得很惋惜,毕竟于德升有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夫妻两人每天同进同出的,这下不是整个家都毁了吗?再说又有什么可想不开的呢,何至于非要用这种手段,其实说白了大家也都不相信于德升会自杀,更倾向于是失足掉下来的。

因为警方的调查还没有结束,所以于德升并不能三天出殡,这段时间张蓓宁也没来上班,台里上下都很体谅她受到的打击过大,也希望她能好好沉淀一下。

罗悦琦想去于德升家里看看,可也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只好等案子结束时,再好好祭拜老师了。

这天罗悦琦正在校对稿件,同屋的小齐带着两个人进来了。

“悦琦,有两位兴风派出所的民警找你。”边说边将那两人带了过来。

罗悦琦赶紧站了起来:“有什么事吗?”

“你好,你就是罗悦琦吧?我们是兴风派出所的警察,麻烦你要和我们去所里一趟,于德升的案子还需要你配合。”

怎么还要问这个事情啊,不是都已经做过笔录了,罗悦琪没办法只好拿了包,又和主任说了下,就跟着两个警察走了。

她这一走不要紧,办公室里的人从来不知道罗悦琦居然和于德升的死有联系,立即议论起来。

到了派出所,又有两位女警跟着罗悦琦他们一起进了一个房间。

等都坐好后,不长时间又进来一个人。

“这是我们范所长。”有人给罗悦琦介绍。

“罗小姐,我是这里的副所长,姓范。今天请你来呀主要是因为于德升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所以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范所长态度很亲切。

罗悦琦点了下头说:“为了于老师,我一定全力配合。”

范所长呵呵一笑:“那就好。”

之后范所长坐在了罗悦琦的对面,用手摸了摸下巴,严肃地问:“罗悦琦,于德升出事之前是不是和你见过面?”/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