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六十一章(1/2)

不知过了多久,成芸的手机响了。

周东南打来电话。

“晚上吃什么?”

成芸淡淡的唔了一声,“你随便买吧。”

“哦。”

安静一会,“你去上班了?什么时候回来?”

成芸说:“很快。”

挂断电话,成芸叫来服务员,刷卡埋单。刘佳枝回过神,“哎,你……”她不是出来找朋友玩,她不用她请客。

“我们aa,多少钱我给你。”

成芸瞄她一眼,看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刘佳枝又觉得自己的举动太小家子气了。

结完账,成芸起身离开。刘佳枝在她后面叫住她,“你去不去?”

成芸回眸。不管有没有人看着,刘佳枝都不想大庭广众地对一个女人说出“自首”两个字。

“小姑娘,谢谢你。”

刘佳枝一顿,成芸已经迈开步伐。刘佳枝冲出店外,朝她身影吼道:“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就去递交材料了!”

转过一条街,成芸毫无预兆地停下脚步。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只有她一人的画面静止了。

格格不入。

毛肚的热量散得太快,没一会,已经浑身冰冷。

她穿得太少了。

蓦地一声响,手机将她带回现实。

“你想吃胡萝卜还是白萝卜?”

“……”

“嗯?胡萝卜还是白萝卜?”

“白萝卜。”

“好……你快回来了么?”

成芸惊醒,“我……”她张了张口,随即道:“再等一下,你下班了就回家等我。”

停车场取车,成芸直接回到自己的公司。

公司自己的停车位已经满了。成芸把车停在了隔壁饭店门口,她出门没有带包,双手插在衣兜里,低着头往里走。

就在她迈进公司小院的一瞬间,忽然感觉一丝异样。她抬起头,顿了片刻才发现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只是她自己的感觉变了。

那幢四层小楼,黑皮青瓦,因为天气已经不是那么冷了,一楼大门正敞着通风。离远看,门里黑漆漆,不知有何物。

很熟悉,这是她当年第一次来这里的感觉。

“成总!”

一声叫回了成芸,她转头,看见一个年轻的女职员走过来,是办公室的文案,成芸记不得她的名字了。

“成总,好多天没见到你了。”女职员说。

成芸点点头,看她抱着一堆封装纸,问:“这是什么?”

“哦!是打印纸,办公室里没有打印纸了。”

“怎么自己出去买,后勤呢。”

女职员挠挠脸,“后勤也准备了,但是还没送到,正好旁边有家文具店,我就直接买来了。”

成芸冲着另外一只手说,“顺便买了咖啡?”

女职员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咖啡往后缩。成芸冲公司抬抬头,“去忙吧。”女职员踩着高跟鞋噔噔地跑了。

成芸直接去了郭佳的办公室,进屋的时候郭佳正在打电话,稀里哗啦地说着什么,嗓门略大。成芸反手轻关上门,郭佳一直没有注意到。

“……所以我就跟你说,根本不是这么个事,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哎,你要是不——”郭佳一边说一边在窗边转身,看见成芸的一瞬,登然停下了。

成芸冲她笑笑,郭佳马上又扭过头,看着窗外。声音降低,把电话打完了。

屋里就这样安静下来。

郭佳的办公室重来没有这么乱过。桌子上堆着数不清的文件——或者废纸,角落里是吃完没有收拾的快餐盒,小沙发里的毛绒玩具也落了灰。

郭佳放下手机后仍然站在窗边,没动。

成芸走过去,叫她。

“郭佳。”

反身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力道并不足,但是实实在在地打在了成芸的脸上。

郭佳矮了她半头,仰着头紧紧盯着她。

成芸转过脸,若无其事地接着说:“怎么没让保洁进来打扫一下?”

郭佳呼吸重了,不可相信地说:“你忍了?”

成芸看着她,没答。

“你忍了?”郭佳挑眉,“我打你一耳光,你就这么忍了?”

依旧安静。

郭佳脸涨红,咬紧牙,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成芸。因为太过激动,她的手指也微微颤抖着。

“你是不是什么你都忍?啊?成芸。”郭佳的眼睛在圆胖的脸上半眯起来,“你是不是什么你都能受着啊?”郭佳说得下巴都歪了,声音陡然升高:“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啊!”

“郭佳。”

“你别叫我!”

成芸真的没再叫了,可看见那张抿着的唇,郭佳又恨不得亲手给她撬开。

两人这么僵持着,半晌,成芸噗嗤一声笑了。

笑容无形之中瓦解了什么。

郭佳紧皱眉,“你笑什么?”

成芸摇摇头。

“说话!”

成芸看着郭佳的眼睛,忽然轻声说了句:“谢谢。”

不管郭佳作何反应,成芸已经径直走到回办公桌,她一边整理桌子上的文件,一边对郭佳说:“从明天开始,你不要留在公司了。”

郭佳干瞪眼,“什么?”

“东西都收拾好带回家,不过你可能也没多少东西,那边那个毛绒娃娃算一个。”成芸整理得很快,一张纸,拿起来看一眼,有用没用,一瞬判断,有用的摞在一起,没用的扔到地上。没一会功夫,地上如同下了纸片雨,密密麻麻铺的全是a4纸。

成芸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内线。

“叫保洁——”

蓦一抬眼,看见郭佳一副要扑上来的样子,成芸改口:“叫保洁半小时之后上来。”

放下电话,郭佳总算组织好了语言。

“你这是干什么?”

“嗯?”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

成芸看着她,“你信不信我?”

郭佳毫不犹豫:“不信!”

成芸又问:“你信不信我?”

“……”

“你刚接手公司几天,也接触不到什么,听我的,回家去。以后要是有机会,你愿意干就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