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五十六章(1/2)

饭没有吃成。

周东南听完了那首歌就要回去了。

“我回家,你自己吃吧,伞给你。”周东南把伞递给刘佳枝。刘佳枝怎么可能拿。

“不吃就不吃。”刘佳枝心底有些不快,又有点委屈。她置气了一句,半晌也没人回应,刘佳枝斜眼,看见周东南一脸狼狈的样子,规劝自己一句,他也不容易。

一句话就给自己说服了,刘佳枝转头对周东南说:“你不想在外面吃就回家吃,反正不吃饭是不行的。你先回去休息,我去买菜。”

眼前就是菜市场,刘佳枝要走时,周东南问她:“你今天不用上班?”

奇怪了,一听这句,刘佳枝刚刚那点郁气瞬间就没了,她跳起来敲了他一下,“你总算知道问了啊!我今天请了一天假陪你,不用谢我了。我先去买菜,您老人家看看上点儿啥菜好?”

“我不饿。”

“就知道你这么说,那我看着买了啊。”

刘佳枝转头要走,周东南说:“伞给你。”

“不用,我还有。”一边说,刘佳枝魔术般地从自己衣服里又掏出一把粉色折叠伞,撑开,还不忘回头说:“你回家等我!”

半个月没人住的屋子,有股淡淡的陌生味。走进来,一步一个泥脚印。

周东南进屋后先把窗户打开透风,然后站在屋子中央环顾四周。床上还是走时的样子,没叠的被子,乱放的枕头,还有换下来的衣服。周东南把衣服卷起来,扔到脸盆里。

他忽然想到,被抓进去的那天,他在干什么来着?

一回头,看见开着门的厨房。哦,对,他要买菜做饭。他们定好那天见面……

他在收拾屋子,楼道里传来脚步声,刘佳枝大嗓门刚走到二楼的时候就开始喊:“周——东——南——开——门——呀——!”

整个楼都跟着回声,开门呀开门呀。

周东南把门打开,刘佳枝拎了好多东西。根本不是一顿两顿能吃完的。刘佳枝平时很少去菜市场,今天去了全把市场当超市逛的,买了整整四大袋子。她就想看他惊讶皱眉然后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周东南果然顿住了。

“你怎么买这么多?”

“慢慢吃呗。”

“吃不完。”他指着一捆水菠菜,“放两天就坏了。”

没趣。刘佳枝撇撇嘴,也不在意,把东西拎进去,放到厨房门口。她第一次进周东南的屋子,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菜也顾不上管,完全撒手给周东南。

周东南把塑料袋解开,把菜分门别类。菠菜、白菜、茼蒿、萝卜、西红柿……还有肋排、牛尾、鲜虾、鱼、奶酪、火腿……

周东南整理到最后,慢慢停下。他转头看刘佳枝,刘佳枝正在鼓捣电视机。电视机打不开,她啪啪地在上面拍,还叨咕说:“这啥电视啊,坏的吧,跟房东说让他们来修啊。”

周东南转回眼,挑了几样不易保存的菜拿到厨房洗。

刘佳枝听到水声回过神,周东南的屋子本来也没什么东西玩,干干巴巴的,不如看人。刘佳枝蹦蹦跳跳来到厨房门口,看着熟练洗菜的周东南说:“你会做饭?”

周东南点头。

“做得好不好?”

“还行。”

“那我省事啦。”刘佳枝笑着说。

很简单的几道菜,蒸萝卜、炒菠菜、小白菜汤、煮虾,量都不多。周东南盛了一碗米饭,放到那张四方折叠桌上。

“哎?怎么就一碗?”刘佳枝坐到桌边,“你不吃?”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来来来你坐下。”不吃也不放走,刘佳枝指着桌对面的位置,对周东南说:“咱俩好好聊聊。”

“我先去给手机充电。”手机电已经完全空了。

“充吧充吧。”刘佳枝在他身后吧嗒吧嗒嘴,“充完赶紧给老婆打电话,是不是?”

周东南没回答。

“就这点出息。”

手机插上充电器,周东南看着手机顶上的红灯闪起来,才回到桌边坐下。

刘佳枝问他:“你等下要去找你老婆么?”

周东南摇头。

“不找了?”

“找。”

“什么时候?”

“过两天。”

周东南话不多,刘佳枝问一句,他说一句,不问的时候他就低着头,松着肩膀,连呼吸都很慢。

刘佳枝莫名想起了她之前看过的《动物世界》。里面那些野兽,经过激烈的搏斗后,总要躲到安静的洞穴里,歇息,疗伤,为了下一轮的拼杀积攒力气。

刘佳枝放下筷子,她根本也没有吃几口饭。

她忍不住问:“你老婆就这么好?”

没回。

“好到你被警察抓了她都不来看你。”

还是没回。

刘佳枝斜眼,“你别太傻了,成天一厢情愿的。告诉你,感情这回事你就不能太上赶着,你得知道给自己谋划,哪有男人没事就死命往上贴,哪个女的看得上!”

刘佳枝数落了一会,周东南安静老实地低头坐着,她终于问了一句:

“你怎么喜欢上你老婆的?”

这次周东南回话了,他眨眨眼,不经意地说:“漂亮。”

“……”

得了,一口气上不来,刘佳枝差点把刚才的萝卜呕出来。

她这么悉心思考,淳淳引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结果就落得这么个结果来。

漂亮!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白费力气了。说不通。

“大哥我真是服你了。漂亮值几个钱啊,漂亮能撑多久啊?再说,她能有多漂亮?”头发短见识也短,漂亮能有多漂亮?

“给你迷成这样……”刘佳枝饭也不吃了,站起来,拍拍手。“来,媒体就要讲究证据。空口无凭,有照片没,来一张瞧瞧,我帮你审查审查,看看有多——”

“你喜欢我?”他下巴还低着,眼眉挑起,很认真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