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五十二章(1/2)

关于李云崇的一切,是成芸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在很多人看来,李云崇像是一本晦涩难懂的书,他复杂守旧,又吝惜给人注解,只能用漫长的岁月一点一点接近。

可成芸并不这样想。

当真正开始了解他的时候,她很轻易就懂了他。可她开始了解他,也已经是他们见面后的第三年。

之间空白的几年里,李云崇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照顾着这个茫然的女人。

她失去了一切,王齐南带走了她的一切。她的心明明已经脆弱得不堪一击,可就算是哭泣,他也无法在她身上看出软弱。她在逞强,年纪轻轻的女孩,在等死的过程中,活得很硬,满心满眼的不甘,咬牙往下咽最后一口气。

李云崇不时会想起那个断眉的男人,他猜想成芸对待绝望时的态度或许跟他有关。想到最后一刻前,他往往会停下,好像刻意回避什么。

三十几岁的李云崇,心性已经成熟,但还欠缺一丝包容。他拒绝承认吸引他的女人,是别的男人塑造出来的。

李云崇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有充足的自信,他静静地观察,慢慢地等。

而成芸终于在某一天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那个男人已经离开很久了。她开始不再日日思念,不再夜夜梦回。

此时,她环顾四周,她发现一直站在旁边的李云崇。

李云崇依旧温和,他看出成芸的变化,欣喜地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快忘了。”

成芸不答。李云崇坐到她身边,又说:“你还太小,见的也太少,轻易付出一切,失去之后就觉得世界都崩溃了。其实他带你看的,只是世界很小的一部分。”

成芸静静看着他。李云崇的眼睛里那么明白地写着钦羡与渴望,他自己都不知道。

李云崇为她安排工作。从培训,到证件手续,到最后上岗,他一手操办。他带她出门,带她见生意伙伴,见私交好友。除了他自己,他什么都给成芸看。

她本来是想走的。

有一个夜晚留下了她。

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洗去夏日闷热,带来京城少有的潮气。李云崇一边抱怨该死的天气,一边按照计划出门。那是他组织的朋友聚会,安排在一家会所,餐饮洗浴玩牌打球,数个小时的消遣,让人忘记外面的大雨,放松到有些疲惫。

玩牌期间,成芸烟瘾犯了,趁着别人玩得热闹偷偷出去。会所有吸烟区,可成芸忽然犯懒,就在□□室后身找了间小隔间。

烟还没掏出来,她就听见了外面来了三个人。

曹凯、崔利文,还有另外一个公司的管理高层,王鑫。

三个人都是李云崇嘴里的青年才俊。李云崇喜欢让成芸见这些岁数不大,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在成芸待在他身边的日子里,他总是不遗余力地安排各种各样的聚会和拜访,他觉得这样会潜移默化地感染她,给她动力。

三个人出来透气,顺带闲聊。

漫漫长夜,寂静隔间,简直是互通有无的绝佳时机。

他们聊着聊着,借着酒力,开始轻语绝密。这些秘密的主人无一不比他们更势力,更高位,更有前途。哪个领导家出了丑事;哪个领导溜须拍马闪了腰;哪个领导伪造了学历,捐了几位数只求个谁都能看出来的□□,哪个领导又在外面养了小情人……

哎?说到养情人,三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像是要对这个话题深入一番。

可大家都想听,却没人第一个开口。

终于,王鑫轻咳一声,解围。他开门点题——

要我说,外面那些人段数实在不够,养这个东西,李总才是这个。

大拇指高高竖起,又说,他们得向李云崇学,把人养上日程,养上台面,养到明目张胆。

成芸放下烟盒,靠在隔间壁上欣赏人卸妆后的表演。

听了王鑫的话,剩下二人频频点头。先是感慨了一下李云崇底子实在是厚,不知道有多少产业,花钱如流水,眼睛都不眨一下。

哎,寒窗苦读数十载,拼死拼活往上爬,敌不过人家生得好,路子通。人与人真是不一样。三人叹着气,抬眼一对,又互相安慰起来。

可是人人都有难言的地方嘛……

王鑫说,那个成芸,是真的漂亮。开始还看不太出来,越往后瞧越能品出味道,又年轻,要说李总的眼光就是不赖。

崔利文酒上头,凉凉地说,养得再美有什么用,无福消受啊。

曹凯说,崔医生最懂了。

三人好像抓住了一项刺激又辛辣的话题,深深地往下聊。

王鑫说,崔医生帮帮忙,给好好治一治吧,都大老爷们的,这算怎么回事。

崔利文一脸诚恳,我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帮的,可人家不让啊。

怎么不让啊。

人家觉得自个儿是对的呗。崔利文捂了捂肚子,又说,念头不同,人家的想法吧,精气这个东西,得养才行,轻易泄不得。

谁想笑没忍住,漏了个声,另外两个体谅地一咳嗽,帮笑声盖上盖子。

曹凯咝了两声,又说,李总境界比咱们高端。

崔利文道,是啊,我们是体验不到了。

王鑫最后点头,没错,人和人不一样嘛。

既然都是“人与人不一样”,当然挑让自己开心的那句做结,人之常情。

又聊了一会,清醒了不少,话语也收锋,开始谨慎起来。

走吧,曹凯说,离开太久了。

他们走了,成芸没有。

她从刚刚没有抽出来的烟盒取出一根烟,点着。

烟雾之中回想当初。她解开他的衬衣,拉下他的拉链,说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喜欢我?今晚我给你,给完我就走了。

他根本不让她碰那里,攥着她的手,说你起来。

她说,我自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