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2/2)

“有完没完。”他的声音还在克制。

旁边一个人上来拉他,“动手是吧,干他妈什么□□玩意!?你是——”

周东南侧身就是一脚!这脚用了大力,那人骂人话还没说完,人就被蹬了个对折飞出去。

周东南转回头,眼睛像是渗血了一样。

“你们有完没完了——!”

几乎没人料到他会大吼出这一声,围观的人都不由得往后退开半步。

接下来的一切都在男人盛怒的吼叫中开始了。

每个人都惊呆了,包括刘佳枝。

大概没有人能想象到,只为了这么一杯摔坏的奶茶,人能动气到何种程度。

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杯奶茶后面的故事。

后来警察来,把人带走的时候还听周围围观的人说,现在这些年轻人,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一点点小事,打得那么狠。

警察问,狠么?

狠!简直是互相往死里打了。还好警察同志来的快,没打太严重。

地上的塑料袋里,黄瓜和土豆滚了出来,还有一条刚刚在市场宰了的鱼,明明内脏都掏空了,鱼嘴却还在一张一合。

警察局里,对方三人态度极好,称是因为发生口角进而动手的。

刘佳枝有点慌了,她给家里打电话,跟警察说要找律师来,警察瞥她一眼,问她:“你动手了么?”

周东南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跟她无关。

刘佳枝出来了,周东南和那三个人一起,治安拘留。

要十五天。

刘佳枝在警察局外面打了无数个电话,有人说帮忙看一下,可过了一会回电话来,都说不行。

“这事没得谈。”

刘佳枝打电话打到手机没电的一刻,天已经黑透了。她握着手机站在大街上哭,她很后悔,要不是她那么斤斤计较碰到了这伙神经病,周东南也不会摊上这样的事。

没有人知道那杯奶茶后面的故事。

那天晚上,成芸没有去成周东南家。

事情很突然,李云崇叫了几个公司高层吃饭,临近傍晚的时候直接把车开到成芸公司门口接人,饭局规格不低,成芸拒绝不了。

在去酒店的路上,成芸给周东南发了信息,周东南没有回。

这次并不是简单的饭局,餐桌上讨论了很多事情,期间李云崇频繁地出去接电话,剩下成芸一个人,代表李云崇跟他人应酬,无暇□□。

平常这种饭局基本都是曹凯陪着李云崇来,但今天曹凯有事忙,人不在。

成芸喝了不少酒,她心里有事,醉得也就比平日快了。

朦朦的双眼透过光滑的玻璃窗看向外面,黑漆漆的天好像一个巨大的猛兽,要把一切都吞噬。

饭局一直进行到深夜,成芸醉眼醺醺地坐上车,李云崇吩咐司机直接回家。

到了自家别墅,李云崇跟红姨一起,扶着成芸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我去熬点银耳羹吧。”红姨说。

李云崇的目光一直留在床上的女人身上。红姨有点奇怪,屋里没有开灯,今夜天又阴沉,他到底在看什么呢。

“不用了。”夜幕之下,他的声音听着很冷。

红姨点头,悄悄出去。

成芸翻了个身,似乎醒了一点。她第一件事是掏手机,屏幕亮起的一瞬间,她眯起眼,同时也看到了坐在身边的人。

“休息吧。”李云崇说。

“我要打个电话。”成芸一张嘴,酒气就弥散开来。

她当真就在李云崇的面前打了这通电话。

手机是关机的。

成芸挂断,要再打一遍时,李云崇把她的手机抽走了。

“休息吧,明天再说。”

成芸蹙眉,伸手去拿手机,“我跟人定好了。”

“定好什么?”

“手机给我。”

屏幕待机的光没一会就暗下去了,李云崇在黑暗里笑了一声,“好,给你,你打吧。”

成芸把手机拿回来,重新拨打号码。

依旧关机。

再打。

还是关机。

李云崇就坐在床边静静看着。

成芸一直打到头晕眼花,倒在枕头里沉睡过去。

她似迷似醉地进入梦乡,梦里好像有人低声跟她讲话。

就像昨夜一样。

说话的人面容深邃,声音低沉。

就像从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