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五十章(1/2)

那天,成芸本来是想去找周东南的。

他们前一天晚上通了电话。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话题,成芸告诉周东南她下午开会开到差点睡着,周东南告诉她他最近换了份工作。

“你怎么总换工作?”

“嗯……”电话里周东南的声音很低,“上一个不做了就换了。”

“现在干什么?”

“别人介绍的,去快递公司做物流。”

“物流?”

“就是搬东西,工资日结。”

“哦,辛苦么?”

“还行。”

成芸洗过澡,躺在床上,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成芸困意渐浓,直打瞌睡,回话也渐渐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成芸,你是不是要睡觉了,挂了吧。”

成芸已经睡着了。

“喂?那我挂了,你记得把手机拿开点。”

成芸似迷似醉地进入梦乡,梦里好像有人低声跟她讲话,这让她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人有点恍惚。

她拿起身边的手机,给周东南发了条短信,本来想让他晚上过来,可她抬头之时,发现晨光顺着窗户照进,光洁的地面几乎一马平川,屋里又空又静。

她想了想,告诉他晚上去他家。

周东南很快回复。

【好,我等你。】

周东南放下手机,把最后一箱东西运完。

他转头,还有好多东西没弄完,想了想,干脆请假。今天上午算白工,周东南早回去几个小时,先去菜市场买菜,出来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天。

明明早上的时候还是晴的,下午就见不着太阳了。

周东南低着头往回走。

忽然有人叫他。

刘佳枝也提前下了班,正在奶茶店门口买饮品。“来呀。”她朝周东南招手,一双毛茸茸的大手套动起来稍显笨重。

周东南闷着头走过去。

他很感谢她。虽然他每次说谢的时候都让人觉得态度很随便,可他真的很感谢她。

现在这份工作就是刘佳枝帮他找到的,而且她明显是托了关系,他去干活的时候没人多问过什么,薪水也很理想,每天结算。虽然累一点,不过很安稳。

“喝不,我请你呀。”刘佳枝笑眯眯地说,“对了,你今天怎么回家这么早,是不是消极怠工了?”

周东南摇头,“今天有事。”

“请你喝奶茶。”刘佳枝转头对店员说,“一杯燕麦奶茶,帮我多加点燕麦哦。”

三月伊始,风冷得没有那么惊人了。

刘佳枝拿着两杯奶茶,从台阶上下来,她笑呵呵地把其中一杯递给周东南,没等周东南接下,刘佳枝忽然哎了一声,身体被后面路过的人撞过来,手里的奶茶没拿稳,掉到地上摔破了,热腾腾的奶茶流了满地。

“喂!”刘佳枝使劲转身,“你干什么?这么宽的路你还撞着人走哎?”

撞她的那个人个子不高,二十多岁的样子,也是个年轻人,打扮得普普通通,其貌不扬。

“就碰一下怎么的?”小青年脸上也不服,“碰一下能碰怀孕啊?”

刘佳枝本来只是随口抱怨一句,没想到对方话这么难听,一瞬间也火起来了,拉着他的胳膊,“你会不会说话,你撞了别人你还有理了?你给我重新买一杯!”

“我给你妈买一杯。”小青年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和解的意思,推了刘佳枝一下,刘佳枝小胳膊小腿,一推就往后倒。

周东南扶住她,刘佳枝完全没有怕,站稳了又冲上去,“你讲不讲道理啊,你今天不赔我奶茶就别想走了!”

小青年抬手就是一巴掌。

周东南拦了下来。

他一直盯着小青年的举动,所以很轻易就拦下来了。

“别动手。”他说。

小青年没有解释,没有谩骂,直接抬脚踹他。

周东南一咬牙,反手把小青年的双手钳住,给他推到地上。

刘佳枝声音渐大,“你还敢打人?!你信不信我报警啊?”

小青年在地上扭过头,直直地盯着周东南,一口口水啐在他的脸上,挣扎着起来,又朝刘佳枝扑过去,啪地一下,甩了刘佳枝一耳光。

刘佳枝疼得放声尖叫。

周东南很快扯住小青年的衣服,这回用了十成力,把他从刘佳枝身边拉开。

但是很快,他们周围又上来两个人,这两人貌似跟小青年是一路的,不分青红皂白,指着周东南和刘佳枝一顿骂骂咧咧。

刘佳枝被扇了一耳光,气得眼泪都冒出来,捂着脸就要去挠对方。

小青年站着不动给她挠了一下,脸上也出现一道印子,然后再次还手。

周东南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他拉着刘佳枝到自己的身后,一边想要跟对方沟通一下。

就在要说话的一瞬间,他余光忽然扫到街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留着平头的矮个子,正在暗处不急不缓地抽烟。周东南的目光与他撞到一起,他丝毫躲避的意思都没有,面带嘲讽,好像在看一场戏一样。

身后刘佳枝还在喊叫,他扭头,看见她被抽得有些红肿的脸颊。

眼底血丝蔓延,周东南再去看街角,矮个子已经不见了。

小青年们还在纠缠不休,脏话满口,刘佳枝已经气得有点晕了。

小青年骂得正起劲,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再一定睛,周东南面容阴沉地站在他面前,一只大手掐着他的脖领,好像已经气到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