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十六章(1/2)

成芸站在摊位前有一阵了。

她穿着一身深夜蓝的修身喇叭羊绒外套,西装领内是修长的脖子,一张雪脸白皙精致。尖细的高跟鞋,单肩挎着一个皮包,双手戴着手套踹在衣兜里,外面露出浅色的护腕绒毛。

后排一个卖鱼的盯着她好半天了。

当然,对面的那个人也看着她好半天。

周东南帮一个老太太把选好的豆角过称装袋,老太太眯着眼睛数了半分钟的钱。给完之后拎着豆角颤颤巍巍地走了。他转过头,第六次问成芸:“你站这干嘛?”

成芸也学刚刚那个老太太,把眼睛眯起来。她眉如黛,眼细长,眼角的深棕色眼影在菜市场顶棚的强光照射下,显得更为诱惑。

市场上来来往往许多人,可她只盯着他。眼睛这样一眯起,意味深长。

周东南垂头看土豆。

成芸往前走了两步,来到摊位前。摊位的设计是里面比外面的地面要高出一截,让菜品形成一个坡型摆放,方便顾客购买。成芸就顺着坡度往上看,找寻周东南收紧的下巴。

“哎。”成芸轻轻叫了一声。

周东南微微抬起眼,“嗯?”

成芸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干什么?”

周东南扬扬下巴,好像让她自己看一样。可成芸就干盯着他,周东南只能闷声说了句:“我卖东西。”

成芸深吸一口气,转头环视一圈。

市场人声鼎沸,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很多上班族下了班之后路过市场都要买点菜,回家做晚饭。周围吵吵闹闹,选菜讲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吸气,菜叶、番薯、蟹蚌、牛肉……饮食人间。

成芸今天下班很早,她临出来的时候突发奇想要来看看周东南,车开到他家楼下,发现人不在家,打电话问,说人在菜市场。

她原本以为他在买菜,没想到是卖菜的。

“你怎么跑这来卖菜?”

“没什么,碰巧。”

他干活总有自己的一套路数,在贵州的时候成芸已经深有体会,她不再关心他转行的问题,问道:“你几点……”成芸想了想,决定用个正式点的词,“几点下班?”

“七点半。”周东南说,“不过提前一点也行。”

“好啊,我等你。”

左右卖东西的都在看菜摊前这个女人,只周东南不看,他微微局促,想赶人,嗓子又好像被塞上了。成芸有点享受他这种状态,视若无睹地从腰包里掏出什么,一斜眼看到墙上挂着的无烟标志,又扭头看了看一心一意落在土豆上的周东南,撇撇嘴,又把烟揣回去了。

七点钟,成芸就开始催他。

“别干了。”

“……”

“差不多到点了,收拾一下走了。”

“……”

“你看我干什么?”

“再等会。”

成芸想抽烟了,她直起身,“我去外面等你。”

成芸刚走,周东南旁边的摊主马上过来,一脸八卦地问他,“那谁啊?”

周东南埋头把今天的账理了理,随口说:“我老婆。”

“嚯!”那人惊讶之余又有点不信,上下打量他,“哥们儿行啊。”

周东南没说什么,把钱收好,准备收摊。

刚转眼,摊位前面又站了一个人,周东南反射性地问了句要买点什么,那人缓缓回答:

“我买你妈。”

周东南抬头。又是那个矮个子。

他反射性地眺向远处,成芸不知道在哪抽烟,在这看不到她的身影。

周东南压低声音,“你要干什么?”

“兄弟,你这话生分了啊。”矮个子摆摆手,“来,借一步。”

周东南停顿一秒,然后把钱踹到衣服里,对旁边的摊主说:“帮我盯一下。”随即跟着矮个子走了。

走过几排海鲜摊位,又穿过了肉食区域,矮个子把他领到市场最里面的楼梯间。市场是两层的,二楼是居民住宅。后身有另外的上楼通道,平日这个楼梯间没有多少人来,被生鲜区店铺堆得满满的空泡沫箱,里面散发着鱼腥味。

楼梯间的门一关,静了。

矮个子不急着说话,先点了一根烟抽。

周东南眼睛瞟了瞟四周,矮个子看见,不屑地笑了一声,说:“不用看,没人,今儿就我一个人来的。”

周东南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矮个子又说:“今天不是来动手的。”

说着,他歪着脖子看着周东南,有点感叹地说,“你也真行啊,摩托给你卸了你改成卖菜了,这菜摊给你砸了你还打算干点什么?”

周东南眼睛黑漆漆,说:“你们别乱来,再乱来我就报警了。”

矮个子丝毫不害怕,鼠眼盯着周东南,说:“我们干啥了你就报警,我随便说点啥都能成真?那我现在□□妈了,成功没?你是不是也要报警啊?”

周东南眉头紧蹙,“你再乱说一句试试看。”

矮个子嗤笑一声,嘀咕了一句怂逼。

他嘴里叼着烟,抽了一会,再次抬头看周东南,这回居然是有点真诚地看着他,说:“兄弟,我跟你说真的,走吧。”

周东南不说话。

“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在这倔,一点意义都没有。”矮个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东西递过来。

周东南看着,那是一张卡。

“来吧,不就是要这个么。”矮个子眼睛里精光四射,好像把同等阶级的周东南完全看穿。“你跟我不用扯没用的,我也跟你挑白了。密码六个六,卡里一千五百万,你跟那女的赖多久她都不会给你这么多。”他说完,烟也不抽了,等着周东南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