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十三章(1/2)

新年伊始。

假期在磕磕碰碰的酒瓶和稀里哗啦的麻将声中结束了。

第一天上班,所有人都有点萎靡,包括成芸。她记得之前看过的一本杂志上说,人的生物钟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完全调转,成芸觉得说的有理。

郭佳第一天干脆请假没来,她跟崔利文回了公婆家,打电话请假的时候还抱怨来着,说住得太差,吃得也不好。

崔利文老家在安徽省芜湖市的偏郊。他本人在北京混得还凑合,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崔利文的父母在当地算是比较出名的了,别人一提都知道,崔家儿子有出息,在北京飞黄腾达,是个大医生。

崔利文很孝顺,每年过年基本都要回家看望父母,有时候郭佳跟着,有时候不跟。

不过只要她跟着去了,待遇绝对是最高等级的,公婆大概也清楚儿子一人在外不容易,得多靠儿媳妇家照看,每次她去了都热情招待,热情到搞不清楚到底谁是长辈。

有时候人太热情也会让别人觉得累,这就是郭佳不太喜欢跟崔利文回老家的原因之一。

还有另外一点原因,就是她每次去都会被逼问孩子的问题。当然了,公婆不会明目张胆地逼,但是潜移默化地,有事没事说两句,还说得小心翼翼,那种生怕问急了郭佳会生气的模样看着实在心烦。

郭佳跟崔利文抱怨过。

“家里急,爸妈想抱孙子,这有什么?”

“我跟你说了很多遍了,孩子肯定会要,但急什么啊。”

“老了嘛,总要唠叨。我听了半辈子了,已经有抗体了。”

郭佳躺在床上跟崔利文闲聊,说:“现在都是晚婚晚育,孩子得等准备好了再要。”

“嗯,听你的。”崔利文翻身抱住她,低头亲。郭佳揉了揉丈夫的脑袋,说:“做事得多考虑,孩子也不是随便说生就生的,得各方面条件都最好了再要。而且现在越是有钱有文化的人,孩子越不急着要。”郭佳想到一个范例,“你看李云崇,四十好几了都不及。”

崔利文闻言一顿,然后翻身,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不知想到什么,嗤笑一声。

“怎么了?”郭佳问。

“没怎么。”

“那你明天跟爸妈说,让他们别催了。”

“我说了也没用,忍两天。”

郭佳在被里踢了崔利文一脚。

这些事都被郭佳当成了闲余谈资,无聊的时候打电话给成芸抱怨,成芸听完劝了她几句。

“崔大夫说的对,忍两天好了。”

“你就好喽。”郭佳说,“也没人催。”

成芸不置可否。

上班第一天下午,李云崇发来短信,邀成芸去家里吃饭。

成芸看着那条短信,许久之后,回复了一个好。

到下班的时候,成芸拿出手机看了看,除了一些流氓软件发了几个广告以外,没有其他的消息。

她收起手机,拿着包离开。

李云崇开门时笑容依旧。

“第一天上班怎么样?”

“还行。”

“累不累?”

“不累,没多少活。”

“快点换鞋吧,地上凉。”

一切依旧。

成芸进屋,去洗手间洗了个手。

走到桌边,成芸入座的时候看了一眼——桌上饭菜精致,三菜一鱼一汤,两个人吃很丰盛了。成芸的目光扫了一眼中间摆着的鱼,坐下后抬眼,李云崇像是等着她一样,两人四目相对。

他没说话,淡淡地抿嘴笑。

成芸拿起桌角的杯子喝了口水。

“鱼做得怎么样?”李云崇问。

“不错。”成芸放下杯子,说:“一条鱼煮煮就得了,做这么精细干什么,你这摆盘已经堪比大厨了。”

“还不是被你认出来了。”李云崇的语气听着不像是有什么遗憾,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到成芸的碗里。“做成什么样你都能挑出来。”

成芸把鱼肉塞进嘴里,李云崇又道:“你是不是不用尝味道,光凭感觉也能知道哪道是我做的。”

成芸说:“没那么夸张。”

“能有个一眼认出我做的菜的人,于我而言也是件幸事。”李云崇淡笑着说,“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这需要很多时间。真的习以为常了,就说明有人已经在我身边很久了。”

成芸低头吃饭。

“我记得刚刚开始的时候,你一点也不喜欢这道鱼。”李云崇好像一点都不饿一样,从桌上拿出烟来,点着。

成芸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

李云崇虽有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实力,但自身修养很好,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人自律得可怕。成芸与之相处十二年,还没碰到过两人吃饭吃一半,他掏烟抽的情况。

成芸看他一眼,李云崇的全部注意都放在接下来的话题上,神色言语间,根本没有注意这根烟——或者说,是不容置疑。

成芸不讲究的地方比他多多了,看完一眼之后什么都没说,又低头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