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十一章(1/2)

床垫是舒适的手工定型棉,里面是六环高碳钢弹簧,弹性极好。

成芸在上面一起一落,乘船一样。她轻颤了两下后,周东南压了上来。

“不会的。”他说。

成芸面无表情。

她什么都没说,可周东南还好像要回答她一样,说:“我不会变成我哥那样。”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看向成芸,而是看着她的身体。

成芸还穿着那件丝绸睡衣,平躺在床上,身体的曲线在周东南居高临下的目光中一览无余。

她也不动,任他看着。

半晌,周东南抬手摸过来。

成芸以为他要摸她的胸,可最后他的手却落在了她的胃上。那么大的一只手,动作轻得不像话。

他的手太热,那层薄薄的丝绸简直形同虚设,他的温度直接传达到她的肌肤上。

“还疼不疼?”

成芸说:“疼不疼又能怎么样。”

周东南看向她的眼睛,语气平淡无奇,“疼就去医院看病。”

成芸盯着他的眼睛,说:“不疼呢。”

周东南拿开手,俯下身,亲了她的脸一下。亲完之后他就直接留在了她的脸颊旁,说:“不疼就做别的。”

饱暖思淫,古人诚不欺我。

成芸不说话,她的头发散开,露出饱满的额头,配着那一双黑长的眉毛,和薄薄的嘴唇,看着竟然有股英气在。

周东南缓缓抬手,摸在他的脸颊边,移到唇角的时候,成芸居然张开了口,直接把他的手指含在了嘴里。

谁还受得了。

周东南二话不说,抽手往下,开始找寻睡衣的入口。

他的粗手刮过成芸的大腿根,成芸痒得笑出声。

中午刚刚洗过澡,成芸的身体干净而顺滑,带着沐浴露和护肤液的味道,周东南光摸还觉得不爽快,大脑袋在成芸的身上蹭来蹭去地来回闻,惹得成芸拍他的头,“你是狗么。”

周东南没答,直起身,骑在她身上开始解裤腰带。

牛仔裤脱了,里面还有条绒裤,可他身下鼓鼓囊囊的一坨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与之前那天不同,这次天还没黑。

同电视机麻木的冷光相比,夕阳暖得更为致命。周东南脱了自己的裤子,他的腿在桔红的晚霞里,好像滚着光一般。

成芸微微有些怔住,她抬起手,拉着他的卫衣,想帮他脱掉。

可周东南仿佛已经忍不住了,他握着她的手腕伸向两侧,又抬起腿横跨在成芸的身上,腿间的物件刚好贴在她的肚皮上,她敏感地察觉到那截肤质的细腻。

此刻它正不时地挛动。

周东南扒了她的内裤,看了一眼蜜巢,然后重新调整自己的姿势。他没有直接挺进,而是在外面轻轻地来回蹭。

他的动作比起上一次的勇猛,又多了一层温和。

成芸怔住。

这简直要命。

周东南的温和慢慢地让成芸感到焦躁。

可她又不想表现出来,因为周东南就看着她——这一次他不再埋头于她的脸侧,而是撑着双手,在她的脸上方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她像较着劲,他却不是。

周东南的表情不变,脸色因为浓浓的*感染得越发黑沉,微张着口,呼吸重,却又均匀,下身也跟着他的呼吸,一起一落。

这是第几次?

他已经有了这样的认知。

将她的身体当成一把锁,他粗大有力的部位便是钥匙,他不急于享乐,而是耐着心地一次又一次尝试。

他黑漆漆的眼睛犹如最精密的仪器,盯着她一丝一毫的变化。

成芸的两条腿开始细微地抖动。

某一刻,所有的槽口都严丝合缝——锁开了,她的一切都展现出来。

成芸毫无防备。

矜持、敌意、反抗、冷漠……所有的所有,都没了。

她软弱地长吟一声,头颅高昂,双手死死地扯住周东南的卫衣领口。

女人放下了其他,完全沉浸在*带来的*里。

老天会给所有的性/爱一个封闭的世界。

性起,世界构成;性终,世界坍塌。

在此时此地,这个世界就是成芸空荡荡的公寓。在这里,除了欲,什么都是虚的;除了欲,什么都是假的。

再没有比床上相拥的两个人更加紧密的了。

身体不会骗人。

女人像拔了刺的蔷薇花,张开瓣蕾,却不是娇艳欲滴——她是另一种美,更为凄厉,更为热烈,更为深远。

他总觉得她的眼睛里带着湿意,可她一直侧着头,不让他看真切。

背上的手已经不仅仅是拉扯,她那种用力的方法好像是要撕碎他一样。

她的感情太过旺盛,只随便掀开一角,就已经让人难以招架。

周东南盯着她的脸,有那么一瞬,他迷失了。

迷失得甚至忘记了自己的*。

可随后他又想到,她现在这幅形态都是他赋予的,便紧紧地咬住了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