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十九章(1/2)

成芸知道,李云崇生气了。

这从到东京之后李云崇没有管她半夜出去玩就能看出来。

从庭院的那次谈话之后,他们之间仿佛陷入了一个僵局——非是冷战,只是僵局。他们的相处同往常差不多,可有些更深的东西,却怎么都顺不通。

李云崇在东京待了两天,成芸基本都是跟他分开行动的。她偶尔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不用再陪他跟那些日本老头子聚会。

东京也是个不夜的城市,它的夜晚没有京都那么妖冶,却多了一丝迷醉的混乱。

不用跟李云崇聚会的另外一个好处是成芸可以尽可能地补觉,到东京的第二天,李云崇下午出门,成芸睡了一觉,直到八点才醒过来。

李云崇还没回来。

成芸有点饿了,正好睡够了精神也足,换了衣服自己出门了。

李云崇选定的酒店在新宿,是东京最著名的商业区,一到晚上灯火辉煌,满街都是人。成芸路过一个便利店,进里面买了一个面包。

她一边吃着面包一边闲逛,不知不觉来到一条步行街上。

她抬眼,看见街头一个大牌子。

来日本玩有个好处就是及时不会日语,也不至于走在路上睁眼瞎,很多句子靠蒙也能蒙个大概。

歌舞伎町一番街。

“啊……”

成芸的记忆又一次被翻出来了。

这条街,她来过。

成芸想起什么,扯着嘴角笑了笑。她把吃完的面包袋扔了,往街深处走去。

在日本这么讲究干净的地方,这条街已经算得上脏乱。不过来这的人也没有多少会注意脚边的垃圾,仿佛正是因为有这些垃圾,才使得这条街成了这条街。

街上大多是年轻男女,打扮前卫,路边是各种各样的酒吧和风情店,店门口站着拉客的店员。

随处可见男男女女,收紧衣服站在街上。他们不怎么走动,眼睛却来回地瞄着过往的行人。碰见觉得可以拉拢的客人,就上前搭讪打招呼。

街上的店铺灯光都很刺眼,很多都选用扎眼的纯色调。如果在外面的街道上碰见一间这样的店铺,或许会感觉很掉档次,可在这里不同,所有的店铺都是如此,姹紫嫣红之中,构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在黑暗的天幕下,犹如群魔乱舞。

成芸走了一会,在一个大牌子下站住脚步。

那是一个悬挂得很高的牌子,白色的灯光,上面有两排照片,二十个男人。

牌子很大,看起来做过不少功夫,每个男人的头像下面都有几行文字,看起来是介绍。牌子最上面有一排字,成芸认得后面,是排行榜,前面一串英文似乎是一家店的名字。

这习俗还没变。

成芸早几年来这里的时候也碰见过这样的牌子,这是牛郎店的广告牌,上面的男人都是店员。

忽然,身后有人说话。成芸转头,一个日本年轻人站在她身后,脸上带着笑容。他穿着一身休闲装,脖子干净细长,头发染成黄色,喷了发胶定型。

他体型比较单薄,大冬天地喘着一件休闲的外套,露出锁骨来。

成芸穿着高跟鞋,还比他高出一些。

他又说了一句话,成芸才回应说:“听不懂。”

年轻人一愣,呃了一声,手指挠着下巴,好像在想什么。

成芸站在那看着他,他忽然啊了一声,用有些蹩脚的发音说出:“se?”

成芸英语再差这个词也还是能听懂的,她冲年轻点点头。

年轻人恍然啊了一声。他指着成芸刚刚看的那个牌子,又指了指成芸,费劲地说:“youlikeit?”

成芸明白他的意思,淡淡地笑。年轻人看她笑,自己也笑,他试着拉着成芸的手,朝街对面指:“.”

成芸跟着他来到店铺门口,年轻人请她进去。

她抬头,看见店铺的牌子,上面正是刚刚看到的那串英文。

牌子是很梦幻的粉色,不过不是芭比娃娃那种公主粉,而是那种廉价的,尖锐而刺眼的粉——就像把公主的梦境提炼了。

年轻人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成芸不再多说什么,推开店门进去。

刚进去时,店门两侧都是鲜花,大多是客人赠送的,有的花篮上还放着照片,写了许多祝福的话。

这家店跟酒吧的环境很像,有外场和内场之分。成芸有过经历,刚进去就指了指里面,年轻人了然,带着她进到一个包房里。

包房很宽敞,黑皮沙发,里面的墙上铺着暗色的玻璃,玻璃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洋酒。周围竖立起高高的封闭式鱼缸,里面亮着梦幻的彩灯,各种观赏鱼缓慢悠闲地游来游去。

成芸在沙发上坐下,年轻人跟她说了几句话,她从他的神色看,大概是想让她等一会。

年轻人出去之后,过了一会,进来另外一个男人。他年纪稍大了一些,圆寸发型,留着一撮小胡子,一进屋就冲成芸行了个礼。

“你好。”

成芸挑眉。

男人自我介绍说:“我叫藤井,我在中国生活过,我能说中文。”

“哦。”成芸笑了笑,“你们业务范围还挺广。”

藤井的中文很熟练,“店里来过中国客人。”

藤井一边说,一边递给成芸一个机器。不大,比平板电脑稍稍厚一点,上面的屏幕上是这家店的logo。

他帮成芸点了一下,屏幕跳入一个界面。

跟门口的牌子很像,不过这里更为详细。

与保守的中国女性观念相比,日本女人大多比较开放,对自我的认知度也高,很舍得给自己花钱。不过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时代演变,很多中国女人的观念也与从前不太相同了。

成芸一边随手翻着,一边问藤井:“你这有很多中国客人么?”

藤井说:“旅游旺季的时候,确实是这样。”

其实像这样的牛郎店也并非像外人所想,进来就是□□,很多女人来只是寻一时放松,就跟男人找陪酒女一样,只不过这里换成了男人。

而店员的提成很大一部分也是靠卖酒,这里的酒都不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