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十二章(1/2)

结果当晚预感成真。

成芸果真大赢了几把。

她觉得手很顺,这种顺也是有顺序的。从心里开始——心顺、手顺、牌也顺。

有人赢自然有人输,不过这麻将打得就是个开心,大家还是玩得热火朝天。

刚给成芸点了一炮的李云崇被曹凯和郭佳调侃,他脸上带着浓浓笑意,也不回嘴。

桌上人除了郭佳以外,其他的都抽烟。几圈打下来,麻将桌边烟雾缭绕,烟灰缸堆了半缸,红姨过来倒掉。

“等等。”成芸刚好抽完一根烟,叫住红姨,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她抬头,看见红姨疲惫的脸色。

麻将机正在洗牌,成芸在稀里哗啦的撞牌声中对红姨说:“太晚了,你先睡吧。”

“不用,没事。”

成芸喊了李云崇一声,“叫红姨休息吧。”

李云崇点头,说:“嗯,太晚了,你先睡吧。我们这就不用你管了。”

红姨见李云崇也点头了,就说:“那我先睡一会,要是有事就再叫醒我。”

后半夜两点,牌打到白热化。

本来打得就不小,加上上一局黄了,这一局长了毛,大家都谨慎地对待手里的牌。

也就李云崇一个人,放松地靠坐着,按照自己的老打法,节奏稳定。

曹凯开玩笑似地提醒他说:“李总,成姐可已经上听了。”

郭佳拖着下巴,“不是又要点炮吧!”

李云崇笑得无可奈何,“我点,也得收才行。”

郭佳和曹凯在旁边问什么意思,李云崇不答。

成芸一直盯着自己的牌,就当没听见。

其实刚刚李云崇已经点炮,可成芸并没有胡牌。

她知道李云崇不是故意点给她,他只是照着自己平时的风格打,可她还是没想接下那张牌。

又过了一圈,牌到最后。

郭佳摆摆手,“得了,分张吧,又黄了。”

一人摸了一张牌,李云崇看都没看,只手摸了一下,就直接亮开。

郭佳一哆嗦。

曹凯长叹一口气:“海底捞啊。”

一个满番,全体出局,又要重新开牌。

曹凯忍不住摇头,“大过年的散散财,通爽!”

郭佳在一边说:“不行了,我得去个厕所转转运。”她就坐在成芸上家,趁着码牌的间隙上了个洗手间。

成芸也想洗脸,就跟着去了。

两个女人熟得很,没那么多讲究,一起进去洗手间。成芸在镜子前抹了一把脸,郭佳过来夸张地哼哼。

“没整儿了,输得底朝天。”

成芸还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拿手指蹭了蹭鼻尖。

郭佳杵她一下,成芸不耐地皱眉,“干什么。”

“赶紧下桌。”郭佳在水池旁边挤成芸,“你俩这牌霸凑对打,还让不让别人玩了。”

“怎么说呢,谁凑对了。”

“你说谁凑对。”

成芸觉得鼻尖有点干,拿起柜子上面的润肤膏抹了抹。“他打他的,我赢我的,怎么叫凑对打。”

“还不是一家的!”郭佳干瞪眼,“他给你点了多少炮了!”

“他也没少给你们点啊。”

郭佳听不着后一句,紧着赶成芸下桌。

“今天李总杀气太重,完全不留情。”郭佳摆着手指头数,“这才几圈,我已经输他快一万块钱了。”

成芸耸耸肩,“他今天手气好。”

“我这回家得让我们老崔骂死!”

“玩嘛,骂什么,他协和医院的教授,差这点钱。”

郭佳冷哼一声,盯着成芸说:“怎么花钱跟挣的多少没多大关系,这你还不懂么。有人挣得少,但肯花,有人挣的多,但寄给这个一点寄给那个一点,抱着钱跟要孵蛋似的。我家那个什么型,你还不知道么。”

“……”

成芸听郭佳提起过,崔利文家境并不好,父母一辈很穷,可以说是集全家之力供他读书。好在寒霜数十载,最终学出了点名堂,他对父母非常孝顺,工资一半都要寄给家里。

不过崔利文长得帅,郭佳也是真喜欢他。

既然真喜欢,以郭佳的家庭情况,也不差这点钱了。

“行吧,反正我也玩的差不多了。”成芸说着,像故意气郭佳似地,冲她笑道:“新年新气象,我这门开得响哦。”

郭佳瞪着眼睛撞她。

回去之后成芸随便找了个由头下桌,换另外一个人上去。

她坐在沙发上,喝水休息。电视开着,不过没什么好节目,成芸拿着遥控器啪啪啪地来回按,画面一晃而过,根本就没入脑子。

抬头,李云崇他们还在打麻将。

李云崇打麻将的方法跟成芸不同,或者说是理念有差别。

这种差别经常让人误会。

成芸打麻将手法刁钻,攻其不备,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赢什么样的牌,一般上听极快。而李云崇不是,他的打法如果你刚刚接触,会觉得这是一个新手,或者说是一个不太会玩的人,因为他放牌点炮都像从来不考虑一样。

可如果打熟了,你就会感觉出他的可怕。

李云崇从来不在乎小牌,有时候明明可以很快听牌,他也会为了做自己想要的牌面随意拆牌。

而且就算是已经没有机会做成他要的牌了,他也不会凑合着胡牌。

开始的时候成芸觉得这种打法很傻,如果一直做不了还干等着,那不是一输到底了。

她跟李云崇说她的想法时,李云崇只是笑笑。

“我跟你打个赌。”那时他对成芸说,“以后,你也会像我这样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