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十八章(1/2)

成芸按部就班地生活。

工作、休息,偶尔被郭佳拉出去喝喝小酒,或者被李云崇叫着去家里坐。

每次去李云崇那坐,基本都是相同的模式。要么吃饭喝茶,要么喝茶吃饭,然后就坐在沙发上聊天。

有时候成芸实在熬不住,到最后就一边聊一边睡。每次碰到这种情况,醒过来时,身上总是盖着毯子。

年底公司事情多,又是总结会,又是拜年会。这也是李云崇一年到头为数不多出门应酬的时候。

有的应酬成芸跟着,有的不跟。

元旦当天,李云崇陪几个朋友在外面吃了顿饭,回来的时候叫成芸过来家里,说有东西给她看。

好不容易放假,成芸本来想在家睡个二十几个小时,结果李云崇一个电话,又得起来。

赶到李云崇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了。她进屋,发现李云崇一个人在家。

“红姨呢?”成芸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

“回老家了。”李云崇说,“她也好久没有回去看过了。虽然没有丈夫孩子,不过兄弟姐妹还是有的。”

成芸点点头,两人走到客厅里,成芸坐下喝了杯热水,暖和了一会,才说:“你有什么给我看的?”

李云崇笑着说:“哦,对对,有东西给你看。”他起身,去旁边的柜子上拿了一个袋子来。

或许是年龄的原因,也或许是生活浸染,李云崇不管说话做事,总是不紧不慢,给人一种十拿九稳的感觉。

李云崇从袋子里取出一个文件夹,放到茶几上,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说:“你看看这个。”

成芸放下杯子,把文件夹拿过来。

当她看到文件夹的时候,反射性地觉得李云崇要说的是公司的事情,恰好前不久还冒出点问题,她的思绪已经在一瞬间调动到工作状态。

所以当她把文件夹里的文件拿出来时,着实怔住了。

她嘴里还有口香糖,都忘了嚼。

“你还真的——”成芸睁大眼睛,“你真买了?”

李云崇眉头微蹙,一副埋怨状。

“什么叫‘我真买了’?我之前跟你说的,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成芸无语低头。她手里是两份地产资料,不过不是北京。两块地一块在贵州,一块在云南。

成芸把材料放到茶几上,又开始嚼口香糖,这回嚼得比之前还快了一点。

“你挑挑看。”李云崇说,“这两块地都是我找人精心选的,你喜欢哪里?”

成芸像是开玩笑似地看他一眼,说:“找风水先生也算了?”

“哎,你别这个语气。”李云崇凝神指点,“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图个心安而已,算算对我们又没损失。不说这个,你先看看你喜欢哪个。”

成芸没有看,反而说:“你离退休还十年呢,你急什么。”

“你又没好好听我说话。”李云崇眯起眼睛,“我说了,我干到五十五。”

成芸不说话了。李云崇把茶几上两份材料摊开,说:“两块地我都订下来了,只不过还没有决定要哪个,你帮我提点意见。”

成芸说:“你喜欢就全买好了。”

“这种房子不用多。”李云崇说,“一套足够了。”

“那……”成芸低头,思忖片刻,低声说:“那就云南吧。”

“怎么,去了趟贵州,不喜欢?”

成芸说:“两个地方都不错。”

“那怎么不选贵州。”

成芸抬眼,看着李云崇:“我听云南名字好听。”

李云崇笑。

他年纪不小了,脸上自然留有岁月的痕迹,每一次笑,眼角都折着深深的皱纹。那是常年累月的笑容积攒下来的。成芸已经见过无数次。

她有时会回忆起第一次见到李云崇时的情形。

郭佳说她在他身边十年了。其实,要比那还久。

十二年,刚好一轮。

那年李云崇才三十五,英俊而亲和。

那个夜晚,他靠在自家别墅门口,冲着偷偷溜进高级住宅小区推销保险的她说:“你是哪家的业务员,大冷天的就穿条小裙子卖保险?”

那时,他也是这么笑的。

成芸把口香糖吐了,喝了一口茶。

“红姨走了,谁照顾你?”

李云崇好笑地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非得要保姆来照顾。”

成芸转头,在空空的屋子里扫视一圈,说:“你也给张师傅放假了?”

“元旦嘛,厨师也得给自家老小做顿饭。”

成芸放下茶杯,说:“这几天我住在这吧。”

“行啊。不过——”李云崇话锋一转,看着成芸道:“你住这,那谁照顾谁就说不好了。”

成芸耸耸肩膀,不回应。

元旦过后,更多人开始期盼新年假期。公司里聊天的话题也从“年底业绩”渐渐偏向“年假要怎么用才划算”。进入二月,年味更浓,成芸住的国际公寓大楼上,挂了好多红灯笼。一到晚上一起亮,像一棵会发光的大枣树一样。

每次站在楼下,成芸都能很快找到自己的屋子——因为只有她的房子,从头至尾都是光秃秃的。

公司的人事部门和后勤部门也买了不少东西,把公司外面和院子装点一番。离除夕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已经有人准备开始请假了。

公司很忙,假不好请,可成芸还是给很多人放了假,结果就导致包括成芸在内的几个领导层加班严重。李云崇对此不太满意。

他经常对成芸说,驭下要严,自己也要自律,可成芸总是记不住。

成芸又一次加班,李云崇打来电话时忍不住说她:“你就是做事太凭心情,兴致一来,就不顾后果。”

成芸不置可否,随口道了道歉,接着干活。

手头的工作不少,成芸觉得自己想赶在放假之前结束的可能性太低。加班结束后,成芸离开公司,天已经完全黑了。

她跟值班的员工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家。

因为避过了晚高峰时期,成芸开车还算顺利。虽然也没有一路畅通,但最起码没有堵得走不动道。

街上的路灯亮着,两边挂着灯笼。灯光昏黄,照着灯根下残留的小雪堆。十字路口有点拥堵,成芸把握时机,拐进了一条小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