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十二章(1/2)

阿南的担心全是多余的,张鹏只象征性地问了问成芸当时的状况,然后就去找面包司机了。

“我过会安排拖车处理现场,你们就不用去了。”张鹏从病房出来时说。

“我跟着去吧。”阿南忽然走出来说。

成芸斜眼看他一眼,不说话。张鹏打量他,说:“你跟着去什么啊,你就是去车也提不走。而且我看你那车有点悬了。”张鹏回忆了一下那辆微型,感觉没比烧完的面包车好到哪去。

“我还是跟着去吧。”阿南坚持。

张鹏回头看了成芸一眼,想瞧瞧她什么态度,成芸站在后面,说:“随他便。”

张鹏点头,对成芸说:“那你先进屋等一下,我们安排车了,今晚送你回贵阳。”

阿南忽然转头看她。

成芸也不知道注意到没有,只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就往医院里面走。

刚走几步,听见身后扑通一声,然后就是张鹏惊呼,“哎!?怎么回事——?”

成芸猛地回头,看见阿南倒在地上。

成芸两步冲过来,跟张鹏一起把他扶了起来。阿南眼睛半睁不睁,看着好像失去了知觉。

成芸扭头大喊:“医生——!”

空荡荡的走廊里响起回音。

张鹏回过神,也跟着叫人。没一会,走廊尽头跑过来几个护士,推着一辆护理床。几个人一起把阿南抬到床上,成芸在一边急着问:“他什么情况,刚刚好好的,怎么突然晕过去了。”

医生说:“你先别急,我们要检查一下。”

人被推走,成芸一路小跑地跟着,直到他被推进拍片室。

张鹏也跟过来,眉头紧蹙,说:“不会有什么事吧。”

成芸没有说话,她翻了翻衣兜,摸到烟盒,可最后也只是泄愤似地攥了一下,没有拿出来。

过了一会,阿南被推出来,张鹏凑过去问:“什么情况啊。”

“还得再等等。”一个护士说,“过一会片子才能出来。”

“那现在呢。”

“先让病人休息,送到病房。”

阿南被推走,成芸迈步跟上。走了两步,想起来什么,又转头对张鹏说:“你今晚不用安排我回贵阳了。具体情况我会跟别人联系的。”

张鹏点头,成芸又把手机掏出来,“对了,我还有件是要跟你说一下。”

张鹏转眼,“什么事?”

“我这有个报警的录音,希望你可以处理一下。”成芸在手机里按了按,调出一段对话来。

张鹏一愣一愣地听完,听到最后,眼珠子瞪得溜圆。

成芸按掉录音,说:“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你们的——”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张鹏一打手,沉着脸道:“这段录音你发给我,我们绝对严肃处理。到时候一定给你个交代。”

成芸点头,“好。”

“那个……”成芸要转身时,张鹏支支吾吾地叫住她,感觉话有点难以启齿。“成小姐,这事……”

成芸抿嘴,笑了。

想来上一层找他的人也是公安系统,官压一级,什么都得好好掂量。

社会就是这样,你觉得自己在小圈子里活的挺好,其实全是假的。平时没事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出来,一旦有事,就会发现所有人都在一张大网里。

“你放心,录音就一份,传你我就删了。”她走过来,伸出手,“大家都不容易,我不会让你难做。出门在外靠朋友,今晚麻烦你们了。”

张鹏听她这话,瞬间就放心了,对她更是好感倍增。连忙同她握手,“谢谢你了,一点不麻烦!这件事我们一定妥善处理。”

“好,没事的话我去看他情况了。”

“行!我门口给你留辆车,你出门什么的也方便点。”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如果要回贵阳,就打这个电话。到时车留在这就可以了。”

成芸拿过名片看了一眼,这是当地一家包车公司。成芸抬头,打趣地说:“你给我留什么车,可别留警车,走哪怪吓人的。”

“哎,不是警车。”张鹏笑着说,“一辆帕萨特,就在外面停着,这是钥匙。”

成芸接过钥匙,又道了句谢,两人就分开了。

成芸顺着空荡荡的走廊一路向前,来到一间病房。她推开门,里面六张病床,只有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人——就是阿南。

护士刚刚给阿南安顿好,看见成芸来了,对她说:“等下片子出来我会来通知你。”

“好。”

护士离开,屋里只剩下成芸和阿南。刚刚护士给阿南盖了一层被,白白的,跟他的脸形成了鲜明对比。

阿南的脸还没有擦干净。他并不是那种短寸头,比那要再长一点,看得出好像有一阵没有打理了。现在额头前面的几缕发丝被凝了的血纠在一起,像是仙人掌的刺一样,朝着不同方向支着。

这种造型在不经意间消除了许多紧张感。

成芸走到他身边,靠在另外一张床上,静静地看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头顶一盏白花花的灯光所致,阿南一张黑脸也难得的有些惨淡。

看了将近十分钟,成芸看够了。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又戳了戳他的脸。

虽然黑,但是还挺软。

成芸玩着玩着,不知为何,自己叹了一口气。她目光移开,扫视整间屋子。

县级医院,装修和设施都不精致,旁边的床位上的被子也没有叠整齐。

屋里有一股医院里独有的气息,混杂着消毒水和药品的味道,被子摸起来有点凉,成芸伸手到被子下面,好在被子里还是挺暖的。

这一伸手,成芸刚好摸到阿南的腹部,阿南的外套盖在被子上,里面只穿着长袖的单衣,手盖在布料上,甚至能感觉到下面散着热气的肌肤。

成芸忽然来了兴致,想要弯曲手指,捏一捏他的肚皮,可她想了想,最后到底还是忍住了。

她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一道缝隙,外面是花丛,可惜如今时节,已经没有花了。

干枯的树杈,只有根部有少许的叶子。风吹过,墙根底下的几片垃圾滚了过去。

风有点凉,成芸没有开多久就把窗重新关上,一转头,阿南直勾勾地坐在床上,正看着成芸。

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个画面,着实有点吓人。

成芸皱眉,冷冷地说:“你诈尸啊。”

阿南对于她的话有点不赞同,“……我又没死。”

成芸白了一眼。

阿南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成芸说:“别碰,你知道有什么问题么。”

阿南手停下,看向她,反问说:“有什么问题?”

“就是不知道什么问题才让你别碰。”成芸冷着脸,“碰死了自己负责。”

阿南没回答,晃了晃脖子,说:“警察呢。”

“走了。”

“都走了?”

“嗯。”

阿南好像放心了一样,怂着肩膀干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