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十一章(2/2)

成芸把打火机放到衣兜里,转头冲着他,把第一口烟吐出来。

“你叫保安来抓我啊。”

阿南双手搭在腰上,提了提裤子,说:“你跟我说什么无所谓,但对警察态度要好。”

“警察你家亲戚?”

阿南提完裤子,径直走到成芸身边,拉着她就往外走,“你要控制不了脾气就到外面等,我跟警察谈。”

“你给我放手——!”成芸大叫一声,人已经被他拉到外面。

黑夜,无月。

成芸使劲甩开他,两人拉扯着,一只大手拉住成芸的手腕,同样坚硬。一个因为用力,一个因为全是骨头。

风衣与夹克相蹭,静静的夜,全是皮革纠缠的声音。

“你他妈给我放手!”成芸抬脚踢他,“周东南!”

阿南是铁了心让她远点,扯着她直接来到了外面停车的地方。成芸怒道:“你医药费都是我拿的,你就这么对我?!”

阿南拎着她手腕,一个用力,直接给她甩到救护车上,车被撞得一颤,成芸的怒气压住了猛烈的撞击感。

她要起来,阿南一手按住她的肩膀。

“那你的命还是我救的,你就这么对我?”

他好像也怒意滔天,可从他的脸上并不能看出来。

今夜没有月亮,所以他的眼睛最亮。

两人之间,全是冷冷的空气,还有一下一下的呼吸声。

“你救我?”成芸挑起双眉,“我发现你还真是会自己脸上贴金,你盖在我身上就算是救我了?”

“是不是救,你自己心里清楚。”阿南紧紧盯着她,说:“等下我来跟警察说,你不要说话。”

成芸仰着头,在狭窄的空间里正视他,淡淡地说:“凭什么。”

“总之你别说话,先认定责任再说。”

成芸一手扇开阿南的胳膊,就要往医院里走。阿南长臂一捞,直接给她拽了回来。

“周东南你有完没完!”成芸狠戾地瞪着他,“责任方百分之百是他,你瞎操什么心!”

阿南给她扯回车旁,压低声音。“交通事故责任方确实是他,可那车呢,你烧他车干什么?”

成芸一顿,而后嘴边裂开一丝浅浅地笑,她也不挣脱了,淡淡地说:“你看到了。”

阿南紧皱眉头,“你干嘛烧他车。”

“我没烧他人就不错了。”

“……”阿南看着成芸的脸色,很难辨认她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成芸侧目,“怎么?害怕?”

阿南没说话。

“如果今天不是我反应快,我们三个早就被他撞下山,那现在你我就在阎王爷面前喝茶了。我只烧他一辆车已经够意思了。”

阿南静了一会,成芸撇开眼。阿南长长叹了一口气,手松开。

他好像嘀咕了一句什么,成芸没听清,也没有追问。她抱着手臂,侧身站在一旁,双唇紧闭。

院子里没有灯,也只有他们这个距离,才能勉强看清彼此。

半晌,阿南开口了。

“我也反应过来了。”

成芸转眼,阿南看着她说:“我也反应过来了,而且我还救了你。”

“你跟我在这邀功呢?”

阿南看着地面,“没,我救了你。”

成芸又说:“说吧,你是想干什么?你的医药费我出了,修车费我也出了,是不是还得来点英勇救人补贴和那一扑的身体劳损费?”

阿南豁然抬头,直直地看进成芸的眼睛里。

那双眼的凛冽和坚定,让成芸浑身一凉,往后的几句嘲讽话语卡在嗓子眼,没有说出来。

“我们都知道。”阿南开口,声音低缓又平静。

“你这样态度对我,是为什么,我们都知道。”他说着,缓缓靠近成芸。

成芸看着那个黑黢黢的大脑袋一点一点靠近,挺直腰板,一步也不退。她下颌收得紧紧的,暗自咬牙都不知。

“你在报复我。”阿南几乎与她面对面,声音那么轻,却又那么震慑。

“因为我拒绝了你。”

夜色下,他的目光如此坚决。

他已经为这件事件下了结论。

阿南盯着成芸的眼睛,看得极深。过了一会儿他慢慢起身,往医院里走。

风从他们之间吹过,卷起地上的尘沙。

“——那你呢!”

他走了五步远,听到后面清冽的声音。

“你呢!你既然不要钱,不要好处,为什么一出车祸就扑到我身上?为什么我不提你就一再强调你救了我。”

阿南没有转头,因为还没有想出答案。

“你要让我觉得我欠你的是不是?”

噔噔的高跟鞋声,阿南觉得身后的女人越来越近了。

终于,她站到他的身后,阿南头都不敢回。

“我的确是在报复你,我不爽了我当然不会给你好脸,我认。”成芸反问他:“你呢?你敢认么?”

阿南久久不回答。

身后传来一声冷笑,成芸他身边走过,淡淡地在他耳边留下一句:

“算了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