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十一章(1/2)

阿南挂断电话,又把手机还给成芸,说:“他们应该马上就到了。”

成芸冷冷地看着他,不说话。

阿南转头,旁边的面包车已经渐渐灭火了,烧得黑突突的,基本已经报废了。他看了一眼,又转回来,对成芸说:“张导游应该也没事,你不要担心。”

成芸不说话。

阿南被晾了一会,低头,脚踩了踩地面。他脑袋上撞破的地方还在流血,这一低头,血珠就落到地上。

阿南抬手擦了擦。

成芸转身,抱着手臂站在风里,望着黑漆漆的远山。

静了一会,阿南又抬头,看她侧脸,说:“你没事吧。”

成芸没转头,只淡淡地睨了一眼,“我有事没事你刚刚不是看得很清楚。”

阿南又被噎回来,这回他不低头了,单刀直入地问:“你又想抽烟了?”

成芸侧目,“什么?”

阿南眉头微蹙,只不过额头上全是血,看不出来他皱了眉。

“你是不是又想抽烟了?”

成芸猛吸气,“我抽个屁!”

这边剑拔弩张,另一边,山路上晃过亮光。

救援人员到了。

两辆车,一辆轿车,一辆救护车,直接开到倒到一旁的微型旁边。

成芸大步走过去,指着张导,对救护车上下来的人说:“那小姑娘——”

“好,我们已经看到了。”

成芸看着车上下来的四五个人,岁数都不小,而且都没有穿医院的衣服。成芸扭头,轿车上下来两个人,奔着她就过来了。

“成小姐吧。”打头一个人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四十几岁,体格微胖,发际线奇高。“我是县公安局的张鹏,这位是我同事,你好。”

成芸伸出手,同他握了握,说:“你好,麻烦你们了。”

“没事,这条山路修得就不太好,已经出过好几次事故了,哎。”

成芸淡淡地点头,说:“嗯,弯路有点窄,被人压了线,根本来不及拐开。”

张鹏反射性地去看那辆烧毁的面包车,说:“压线啊,这可太不应该了,本来就这么窄的路,还跨线开。对方司机呢?”张鹏气势汹汹地转头,一眼看见了阿南,指着他,说:“来你过来一下。”

阿南走过来,顺便对救护车上的人说:“那边还有一个人。”

等阿南过来了,成芸才对张鹏说:“这个是我们的司机,面包司机在那躺着呢。”

张鹏问了阿南几句具体情况,成芸在一旁站着。张鹏问完,带着同事去现场象征性地照了两张照片。

成芸冷眼看着,察觉身边有动静,她转头,阿南正默不作声地盯着她。

“你看什么?”

阿南凑到成芸身边,先左右瞄了瞄,又转过来小声对她说:“你态度好点。”

成芸斜眼,阿南一脸血地看着她,“对警察态度好一点。”

成芸说:“我怎么态度不好了。”

怎么态度不好,他也不是很清楚。阿南想了半天不知该如何说,最后只能小声又嘀咕一句:“你对警察态度好一点……”

成芸不想理他,转身进了轿车。

张导和面包司机都被抬上了救护车,半途面包司机又醒了,还叫唤着要车。

张鹏现场取完证,准备回车上,这一转身才发现还有个阿南。他看他一眼,指了指他脑门,“你情况要不要紧,去救护车上先消消毒吧。”

阿南说好,往小轿车那边看了看,成芸坐在后座,他没看见她,就转头上了救护车。

车上,张鹏又跟成芸聊了几句,后面大家都渐渐安静了。

这也能理解。

本也没什么可说的。

李云崇做事少有不成,但他多是掌控大局,并不会事无巨细,细枝末节自然有人帮他打理。他不可能认识张鹏这种县城的小警察,也不可能认识这里的医生护士。

李云崇几个电话打下去,最多打到贵阳也就算了。再往后有谁联系了多少人,走了多少关系,托了多少人情推到这里,他都不会再费心。

到达榕江县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成芸从车上下来,看见救护车后门打开,几个早已经准备好的护士推着护理车过来,把人抬到车上。

成芸有点惊讶地发现张导已经醒了,还是自己下车的。

她连忙走过去,“小张。”

“成姐。”张导看见成芸,想要招手,可手明显抬不高,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问:“成姐你怎么样,伤到哪没?”

成芸摇头,走到她身边,“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感觉不对?”

张导还是心有余悸,说话也有气无力,由两个护士扶着,说:“我肩膀有点疼……”

“应该是骨折了。”旁边一个护士说,“你先别说话了,也别使劲呼吸,保持这个姿势别动,先进医院。”

成芸冲她点点头,“去吧。”

那司机也醒了,一身脏兮兮,脸上还带着成芸的脚印,他捂着自己的肋条骨,被推进医院。

最后一个下车的是阿南。

额头的伤口被纱布简单包起来,一身浑身尘土的破衣服,脸上还有没擦干的血迹。总之,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他的脸上又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看着活脱脱地像一部四流抗战剧里的群众演员。

成芸跟他一句话都没有,迈步就往医院里走。

医院规模不大,整栋楼看着空荡荡的,只有急诊还亮着灯。

医生先给张导游和面包司机拍了片子,张鹏问成芸用不用也检查一下,成芸摇头,说没事。张鹏转首问阿南,阿南也说没事。

“那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给局里打个电话。”

张鹏离开,剩下成芸和阿南两人站在冰冷的医院走廊里。凳子就在旁边,可摸一下都觉得冰,根本没有让人有想坐的*。

成芸从怀里掏出烟,点着。

阿南说:“医院好像不让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