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十章(1/2)

“阿南……”

成芸呼吸沉重,她在狭隘的空间里费力地抬起手,轻轻晃了晃阿南的肩膀。

“阿南……起来。”

周围一片寂静,成芸还不知道后座上的张导怎么样了。她的四肢还有剧烈碰撞后的震颤,手抬起,她握了握拳。

成芸深吸一口气,尽量积攒力气,半分钟后,她的意识更清醒了。

她双手放在阿南肩头,轻推,“阿南,阿南?”

他毫无反应。

成芸小心翼翼地挪动自己的身体,从阿南的怀里出来,再蹭下车椅,弯着身子落到车椅下方的空隙处。她撑着地面,忽然感觉手心一凉——她抬起手,看见手上扎着的玻璃片。

车前方的挡风玻璃已经碎了大半。

血珠顺着掌心一点一点滑下。

成芸神色阴霾,心口因为刚刚的事故还在剧烈跳动。她顾不得这一点点小伤,扒着车框,从前面爬了出去。

冷风呼啸,成芸的身体渐渐镇定下来。

撞击不是很严重,她只受了点轻伤。成芸瞥了一眼另外一辆肇事车辆,那辆面包车,车头撞在山壁上,司机的一只手耷在窗边,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成芸转过眼,绕到车的另一边,她贴紧窗户玻璃,往里面看。张导在车后,侧身倒在地上,也晕了过去。

“小张,小张——”

张导也没反应。成芸来回看了看,车门顶在地上,车窗又太小,拉不出人来。成芸从车上跳下来,掏出手机,怎么按都没有动静,这才想起她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成芸擦了擦脸,环顾四周。夜里,山路寂静无比,根本没有来往车辆。

成芸憋了一肚子戾气,恨不得从山上直接跳下去。

可她到底不能跳。成芸冲着空无一人的山路嚎叫一声,然后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重新回到车旁,爬回驾驶室,把后车厢打开。可出来后,却发现后车厢卡住了。成芸双手拉着后箱门,脚踩在车底梁上,使劲往后拉。

“妈的……”成芸拉扯到手上的伤口,血流了满手。她咬着牙,低声恨道:“给我打开——快打开——!”

拉了半天,成芸终于把后车厢拉开了。她把车椅推下去,探身进车。

她轻声叫了张导几声,都没有反应。成芸将她的脸转过来,看到她额头上也有血迹。成芸紧皱眉头,小心地托着张导的身体,一点一点给她抱了出来。

成芸将张导平躺着靠在路边,又折回去找阿南。

阿南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成芸心里凉成一片。

她尝试着把闪光灯打开,可是已经不管用了。

挡风玻璃没有完全碎干净,成芸的力气也不足以将阿南托起来。她想来想去,走到路边捡了一块石头,把剩下的尖玻璃一一砸碎。

等把阿南也拖出车,成芸已经筋疲力尽。她从张导身上翻出手机。

这地方信号极差,成芸拨了好几次才拨通报警电话。结果接电话的小姑娘明显刚刚上岗,说来讲去也弄不清楚事发地点,一个劲地问成芸严不严重,又说如果不严重的话最好把肇事车辆挪开一点,不要影响交通。

成芸忍着怒意,“你第一天做这个么,你们上岗有没有受过培训?!”

小姑娘还是不紧不慢,“我们现在找到你也很费时间的,如果事态严重的话,请先拨打120,不要——”

成芸盛怒,破口大骂,“我□□妈!——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小姑娘不以为然。

成芸恶狠狠地挂断电话,再拨——

五声响后,电话里面一道声音传来,冷漠又疏离。

“你好,哪位?”

成芸眼睛扫到路边躺着的两个人,淡淡地说:“崇哥。”

“……”

李云崇的气息瞬间就变了。

这不单单只是因为他听出电话里面是成芸,更是因为成芸的那声“崇哥”。

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喊过他崇哥。

因为李云崇不让。

每一次她这么叫他,都能让他回想起从前,想起她还在外面撒野的时候。

就像一只一辈子都训不服的鸟。

李云崇低缓地说:“出什么事了。”

成芸语气还控制得很平静,她说:“我们车在山里撞了,这里太偏,报警说清太耽误时间了,你帮我确认一下位置。”

“撞了?”李云崇语气一沉,说:“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随——”

“伤到没有?”

“没。”成芸静了一下,说,“但随行的人晕过去了,不知道伤得重不重。你快一点。”

听到成芸没事,李云崇明显松下一口气。

“你现在保持这个手机开机。在原地等着,不要动。路拦起来,加点小心,我这就安排。”

“你快一点。”成芸说着,就要放下电话。

“小芸——”李云崇忽然叫住他。

成芸手一顿,“什么事。”

李云崇说:“对方清醒么?”

成芸冷笑一声,不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