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十四章(1/2)

成芸走了一会,觉得有些累了,问张导接下来的安排,张导想想说:“成姐,今晚你想住在哪里?”

“住在哪里?”成芸左右看看,“这里能住么?”

“这啊……”张导有点犹豫,三宝侗寨的条件比之前的苗寨差很多,她怕成芸会挑剔。

“这样吧,我先去问问看。”张导说,“成姐你先休息一下,我很快回来。”

“辛苦你了。”

张导去联系住处,成芸在一户人家前驻足,这户人家跟侗寨里其他住户一样,有一栋二层木制小楼,走廊环绕,屋子四角挂着照明的灯泡。

一楼的大门不关,来往行人能清清楚楚看见里面的装饰,成芸闲逛途中看到好几户人家正堂里挂着□□的画像。

这户人家门口空地上只有一个侗族老太太,坐在小板凳上,手边是一架简易的老式纺织机。她头发稀疏,可是很长很长,用侗族女人最常用的方式盘起,后面插了一根木梳固定。

成芸见她旁边有一个空着的小板凳,过去问她:“阿姨,我坐一会行吗?”

老太太抬头,脸色黝黑,一脸褶皱,她眯着眼睛看成芸,说了一句话。

说得好像是方言,成芸听不懂,指着那个凳子说:“这个,这个凳子,我能不能坐坐?”

老太太又说了一句,成芸已经集中注意力了,可还是没听懂。她想着是不是能用其他方法询问,干脆走到凳子旁边,刚要再问,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她说你可以坐。”

成芸回头,阿南站在她身后五步开外,双手插在衣兜里,俯视着她。

成芸看着他,坐到板凳上,自己先捶了捶小腿。阿南的目光也随之落到她腿上,看着那双快要过膝的高跟皮靴。

成芸说:“你看什么?”

阿南看向她的眼睛,说:“你穿这走路不累么。”

“累。”

“累还不换。”

“没得换啊。”

“买一双旅游鞋。”

“行,你明天拿给我。”

“……”

阿南移开目光,没两秒钟,又转回头来。

“你——”

“这老奶奶说的是贵州话么?”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可明显成芸语速更快。阿南把自己的话咽下去,低声说:“不是,是侗语。”

“哦哦。”成芸看起来很感兴趣,“你能听懂侗语。”

阿南微微皱眉,感觉成芸的话问得很奇怪,“当然能,他们这边跟我们的口音不太像,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出来。”

“都是榕江的,口音也有差别?”

“嗯,隔一个寨子就会有差别。”阿南看着她,又说,“有时候寨子大的话,寨头和寨尾也有区别。”

“啊……”成芸眼睛瞟天,思索了一下朝阳区和丰台区有没有口音差别。

“你在想什么?”

成芸抬头看向他,“我在想你家离这远么。”

下午的阳光从阿南的身后照过来,他的脸匿在温和的光线下,成芸看见他眼睛轻轻眨了一下。

“不远。”阿南低声说。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爸和我哥。”

“妈妈不在家?”

阿南说:“我妈去世很多年了。”

“哦。”成芸招手:“你过来点,离那么远怎么聊天。”

她一边说,一边觉得有些疲惫地打了个浅浅的哈欠。

阿南走近两步。

他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怪,说不清哪里怪。

就好比他刚刚告诉她,她妈妈去世很多年。常人听见,至少会象征性地说一句“哦,抱歉,我不知道”,事实上他都已经准备好说“没事,不要紧”,可她完全没有,她只是像听见一件最简单的事情一样,象征性地哦了一声,点点头。

等他走近了,成芸又问:“你哥是亲哥么?”

她的目光很清淡,带着点微微的好奇,不紧迫,可也不松。

她就这样一句一句地问,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不突兀,一点点的,温水煮青蛙似地把所有她想知道的都问出来。

阿南心里有些焦躁,可他摸不清焦躁的缘由。

“是么?”

她还在问。

算了,说吧,有什么都说出去好了。

阿南停顿了一会,开口回答:“是,我亲哥。”

“哥哥也打工?”

“不,哥哥在家干活。”

“结婚了么?”

“结了。”

“你还是你哥。”

“我哥。”

阿南脱口而出,成芸恍然一挑眉,“哦。”

阿南看着她,把眼神转化成语言说出口,“……你真无聊。”

成芸对于包车司机对自己不敬的事情采取了宽宏大量的态度,全不在意,吊着眼梢看着他:“你要觉得我无聊就干脆把下一个问题也说了,我这人吃不得亏,总要讨回场子才行。”

阿南看向一边。

半晌,他转回头,说:“我——”

“哎,等等。”成芸打断他,抬起一根食指,点拨似地对他说:“我之前告诉你的都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