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十三章(1/2)

张导在车上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路,在阿南将车停到休息站的时候都没有醒过来。

成芸在阿南上厕所的时候下车抽了一根烟,可刚抽了两口,阿南就从厕所出来了。

“这么快?”

“嗯。”

阿南见她在抽烟,也没有马上回到车里,站在外面透风。

休息站里人很少,除了他们,就只有一辆长途客车。周围是群山,在这样的环境下说话,人和声音都显得渺小。

成芸跺跺脚,嘀咕地说:“坐太久了,脚都麻了。”

阿南低着头,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在发呆。

成芸看着他,“我让你买的东西买了么。”

阿南抬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成芸故意歪头盯着他,阿南恍然,“哦,买了,在车里。”

“到地方我给你钱。”

阿南看起来并不是很关注这个问题,随口道:“好。”

成芸抱着手臂,一根烟已经抽了一半。

阿南双手搭在自己的夹克上,目光不知怎么,就落在了成芸身上。

已经正午了,山间的阳光比外面更浓,更艳。成芸被阳光晃得微微眯起眼睛。

他们离得很近,阿南看到她脸上的皮肤泛着金色的光,他也看到她眼尾微不可见的细纹。成芸皮肤很白,有时候会让人觉得白得几乎有些惨淡。

阿南直视着她发愣,似乎忘记了她也在看着他。

“你多大了。”成芸淡淡问道。

阿南回过神,反问:“你多大?”

成芸抱着手臂,靠在车头上,一半开玩笑,一半教育人的样子。

“你不知道女人的年龄不能问么。”

“哦。”

“你多大了。”

阿南回答:“二十七。”

“都二十七啦。”成芸着实惊讶了一下,“看着没这么老呢。”

阿南看向一边。

成芸觉得渐渐能摸清楚他每一个动作代表的含义了,这么看向一旁,就代表着——你真无聊。

成芸笑着问:“结婚了么?”

“……”

“有女朋友么?”

“……”阿南终于忍不住了,“问这个干什么?”

“聊聊。”

阿南那双黑白分明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对峙似的,用他那平铺直叙的语调反问成芸:“那你呢,你结婚了么,你有男朋友么。”

成芸一摊手,“没。没结婚,没男朋友。”

阿南又是一梗,他没想到成芸这么简单就回答了。

成芸淡淡地看着他,烟抽完了,她随手按在车头上。“我说完了,该你了。”

阿南转头上车。

成芸:“……”

“耍赖了啊你。”成芸坐上车,阿南道:“我又没答应你说了我就说”

车已经开进榕江县了,张导才慢慢悠悠地醒过来,一醒来就凑到前面,跟成芸说:“成姐,已经到了呀。”

成芸看她亦睡亦醒实在有趣,就没告诉她他们已经换了目的地,点头说:“对啊,到了。”

阿南拐了一个弯,张导人还迷糊着,都不忘了本职工作,跟背诵短文似地介绍起来。

“成姐,黎平是个好地方,是整个苗族侗族自治州里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县,也是全国侗族人最多的县,黎平的侗族人占七成以上,就连‘黎平’这两个字,本身也是侗语音译过来的。”

成芸配合着说:“是么,那要好好逛逛了。”

“对,而且黎平还是茶叶之乡,产很多名茶的。”

成芸说:“我也听过,黎平的茶叶不错。”

“还有一点就是,黎平的环境特别好,森林覆盖率几乎是80%,你看这外面……哎?”张导一边往外面看,身子都快掉出去了,成芸抬手给她拉了回来。

张导还是云里雾里,捅了捅阿南,“喂,这哪啊,你从哪下道的?”

阿南装哑巴,目不斜视。成芸拍拍张导,“别激动,先坐下。”

“不是,成姐,他好像走错地方了。”张导退到后座上,紧皱眉头,吭哧吭哧摇开玻璃窗往外看,越看越不对劲。

“不对不对。”张导变了脸色,“不是这,你走错了,快拐回去。”她又捅了阿南一下。

阿南转头看向成芸,眼神说话——你解释。

成芸好像被外面卖橘子的地摊吸引了。

阿南:“……”

张导越来越急,“快拐回去啊,你不是说你认路的吗,哎呦你真是耽误事!”

阿南眼睛一直盯着成芸,可成芸就是不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