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阿南看了她一眼,又迅速地转过头,欲言又止。

成芸长叹一口气,转回头去,“有话你就说,你这样我真想敲死你。”

这个男人对任何计划外的声音都不作回应,他抿抿嘴,说:“你在我这买吧。”

成芸闭上眼睛,“你又兼职卖票了。”

“不是……”

“那买什么。”

“我有内部票。”

“哦。”成芸坐起身,看着他,“内部票多少钱啊。”

阿南考虑了几秒钟,说:“一百。”

“那正式票多少钱啊。”

“一百。”

“……你玩我是不是。”成芸真的是忍了很久,才忍住没有爆粗口,“你怎么就能把这些欠嗖嗖的话这么平淡地说出口。”

阿南表情木讷了,看着成芸,嘴唇并得紧紧的。

“没。”他说,“你照顾一下我生意。”

成芸哑然失笑,“又照顾你生意,那你照顾我点什么啊。”

阿南转过头接着开车,成芸不说话,想了一会,他重新开口。

“等你到苗寨,想要吃饭的话——”

“你请我吃饭?”成芸接话。

“不,我帮你讲价。”

“……”成芸脸一拉,“滚蛋。”

阿南眉头不经意地一皱,有些苦恼。

生意没谈成,当然就苦恼了。成芸在一边看着有趣,又觉得自己这样实在是有点没意思,这种趣味和无聊的感觉相互冲突,到最后,成芸掏出烟来,说:

“行吧,内部票就内部票了。”

峰回路转,阿南马上应声:“好。”

成芸刚想在损几句,阿南又说:“那等下,你要跟我配合一下。”

成芸一愣,“配合什么?”

阿南说:“进寨之前要停一下,不过也没什么,你听我的就行了。”

车子又开了十几分钟。

外面已经有大片的建筑了,不过也都是木制的双层小楼,来往的人多是少数民族打扮。女人们头发通通盘起,上面再插一支鲜艳的大花。第一眼看艳俗,第二眼看有趣,第三眼看过去就带着点风情了。

她们背孩子也有一套,一张四方硬布,两条带子,孩子放到背后,随便缠两下就牢固了。

成芸看着,问道:“这些人都是这的居民?”

“嗯。”阿南在街道里开不快,成芸转头,看见他微微伸长脖子,朝前方看。街上有来回跑的小孩和猫狗,阿南在避让。

走过最堵的一截,阿南才正经地回答:“这片基本都是少数民族,等下要去的苗寨很大,是全国最大的苗族聚居地。”

成芸长长地哦了一声。

又开了一会,阿南渐渐放缓速度,把车开到一个偏角停下。

“下来。”

成芸往外面张望,“这也没到啊。”周围都是树,山,一个人都没有。

“快到了。”阿南一边说,一边下车,到成芸这边把锁门的链条打开。“你先下来,配合我一下。”

成芸不明所以,但还是听他的话下了车。

坐了太久,成芸腿脚发麻,下车后舒展筋骨,打了一个哈欠。

“山里空气就是好。”

阿南没管空气好不好,走到车后面,两手一扒,把车后门掀起,然后露个脑袋对成芸说:“来这。”

成芸走过去,阿南又说:“坐进去。”

“……”成芸看了一眼他示意的位置,就是平时小货车堆杂物的地方,现在后座和车后身之间有一人宽的距离,铺着一块小毯子,毯子也旧,上面灰尘满满。

“你让我坐这?”

“嗯。”阿南看着成芸,说:“配合一下。”

成芸看着他那张永远都不会有表情的脸,觉得自己好像在一瞬间,竟然从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发现了譬如“诚恳”的意味。

成芸也不想看他了,转头坐进小毯子上。

阿南两手扶着车门,逆着光,更看不清脸了。

“把头低下去,我不说话你就别出声。”

成芸手插在风衣兜里,弯着腰扭头道:“你鬼主意这么多呢。”

阿南想了想,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就嗯了一声,然后后退半步,把车门关好。

车子再次发动。

这可有的受了。

成芸在这一小条的空位里坐着,抬头就是车棚,两边都挡着,什么都看不见。外面的光透过遮光膜照在她的衣服上,把黑映成了红。

阿南保持了一贯的开车风格,根本不在意石头和小坡。后座本来就颠簸,加上成芸现在相当于直接坐在车板上,手里也没有扶着的,更是颠得七晕八素,尾椎骨钝疼。

突然,车子大晃了一下,然后一瞬的自由落体,成芸屁股差点摔成四瓣,剧烈的碰击让她脸在刹那间皱到一起。

车停了,阿南把车窗摇下来。

车窗外露出门卫半张脸,阿南说:“里面开店的车,自己来的。”

门卫打着哈欠点头,刚要招手,车后身传来一声忍无可忍地大骂——

“操——!”

门卫、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