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车在市区里开不了太快,成芸看着外面的街道,从这条街出去,不远就是贵阳站,到处都是熙攘的人群和叫卖的小吃摊。

过了一会,上了高速后,车速就慢慢提上来了。

这车太旧了,刚刚拉链条都能晃下一堆灰,现在速度提到一百就已经开始乱颤。成芸本想在车上睡一会,可耐不住这车吱吱嘎嘎地响。

她转头,阿南开车面无表情。

刚好过了一块凸起的维修路,两个人都跟着车一起一落,成芸的屁股狠狠地坐在车椅上,尾椎骨又疼又麻。

她再转头,阿南还是那副表情,目视前方。

“喂。”

阿南侧目半秒,又转回去。“嗯?”

“你平时也这么开车的?”

“嗯。”

“我说了我不着急。”成芸说,“你能不能开稳点,我要被你颠散了。”

阿南扭头仔细看她,成芸赶紧说:“看路看路!”

“哦。”阿南又转回去,成芸晃了晃腰,阿南开口说:“我尽量开稳一点。”

成芸说:“慢点也行。”

“我有事,要中午之前到凯里。”

成芸看他一眼,“什么事?”

“工作。”

成芸一愣,回身看着前方,又过了一会,她再次转过来。

“什么工作,我可是包了你三天的。”

阿南抽空说:“我知道,不会耽误你。”

“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

阿南顿住片刻,抿了抿嘴,似乎被这个强有力的控诉震慑了。思考了许久,他才慢慢说:“你到苗寨,肯定是要住在那的,晚上吃饭睡觉总要时间,我就在那阵干点活。”

其实他说的一点没错,但成芸现在太闲了,人一闲,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执拗钻上来。尤其是面对周东南这样一个一条线的人。

成芸笑了一声,说:“好啊,那我要是需要用车,你总得在吧。”

阿南毫不犹豫地说:“对。”

成芸点头,轻描淡写地说:“到时候再看吧。”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飞快行进,成芸睡着了。

条件这么艰难,她还是睡着了。

没办法,右边是千篇一律的风景,左边是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响的司机,谁来都会睡着。

等她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进市区了。

成芸从睡梦中醒来,头脑还有些不清醒,看见外面又有人摆地摊,迷迷糊糊地问阿南:“还没出贵阳?”

阿南看她一眼,没回答,而是递了瓶水给她。

十二月份,水是冰凉的。

你清醒清醒。

阿南接着开车,五秒钟之后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伸过来了。他低头,看见一瓶水抵在他外套上,侧头,旁边的女人闭着眼睛靠着椅背,似睡似醒地说:“拧开……”

“……”阿南看了她一会,然后把水接过,拧好,又还给她。

成芸喝了几口水,总算是清醒了一点。

“到凯里了?”

“嗯。”

成芸坐直,往车窗外面看,“几点了?”

“十一点半。”

成芸回头,“找宾馆么?”

阿南犹豫了一下,说:“你跟那导游是怎么说的。”

“在凯里见面。”成芸看着阿南的脸,又说,“不过也不是完全确定的,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说说。”

阿南转头对成芸说:“要不,直接去苗寨吧。”

“可以啊。”成芸反正无所谓,“不过我饿了,到苗寨要多久。”

阿南回答:“没多久,我开车快。”

成芸噗嗤一声笑出来。

“怎么?”

“没什么。”

车子很快出了市区,进入群山中。这里的山都不高,也不深,山坡上就有住家。成芸顺着漏风的窗子往外看,那些木制的小楼在阳光下也显出别样的情调来。

“那些是苗族的房子?”成芸问。

“嗯。”阿南在山路里开得没有刚刚那么快了,绕过一个弯,又碰见一个弯。

时值正午,阴了好多天今日终于晴了。成芸躺在背椅上,时而看向外面,时而闭上眼睛。

难得清闲。

“那个……”

在山间开了将近半个小时后,阿南好像有话想说,他看了一眼成芸,后者闭着眼睛躺着,听见声音,低低地嗯了一声。

阿南说:“你在睡觉么?”

成芸睁开眼睛,头没动,斜眼看他。从成芸这个角度,能看见阿南的侧脸,或许是因为少数民族的原因,阿南不仅肤色黑,脸上的轮廓跟汉人也不太相同,起伏更为明显一些。

“有事就说。”

“那个……等下你进苗寨要买票的。”阿南说。

成芸不知道他提这个什么意思,淡淡地说:“买就买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