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成芸一句话问完,几个人都愣在那,等他们相互看了一圈之后,就明白她嘴里那个“卖土豆的”是谁了。

因为就那一个谁也没看,直愣愣地站着。

成芸抬抬下巴,“不认识我了?”

男人还在愣神,后面有人推他一下,“阿南,你认识?”

成芸轻轻地唔了一声,阿南。

他看起来跟夜晚稍稍有些不同,当然,皮肤还是一样的黑,只不过白天黑得比较均匀,不至于让那双分明的眼睛显得格外明亮。

成芸走过去,站到他面前,阿南的眼神游离,看看这,看看那。

“哎。”隔了一夜,成芸重新觉得这个人趣味起来。“真不认识了?昨晚还白吃了我一顿饭呢。”

阿南一梗,眼神定住了,然后慢慢转过来。

“不是白吃,是你要请我吃的。”

他声音还是低低的,没什么语调,平铺直叙。

“对。”成芸大方地说,“我请你吃。”

阿南又看向一边。

成芸低头,看见地上摆着的一堆箱子,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呢?”她抬眼看他,“昨天帮朋友卖土豆,今天帮朋友卸箱子?”

阿南晃了一下头,“不,这是我工作。”

成芸说:“本职工作?”

阿南跟她对视了一秒,等了一会才说:“对。”

在成芸和阿南交谈的时候,刘杰从后面过来了。

“领导。”

成芸转头,刘杰打量阿南,说:“你们认识?”

“哦,不认识。”成芸说,“一面之缘而已。”

刘杰一边点头,拿出手里的一张纸给成芸看,“领导你看,这个是我们跟旅行社刚刚讨论的路线,从这出发,先去安顺,看黄果树瀑布,然后……”

游玩路线很长,足足列了半张纸,刘杰好像是专门负责做接待工作的,时间安排确实到位,每个景点后面都写了长长的备注。

“就是这样,车子的话看领导意见,可以用我们公司自己的车,也可以包旅行社的车,要是我们的车的话就是轿车,可能会挤一点。”

成芸说:“那就包旅行社的——”

成芸说着,觉得旁边的人似乎挪了挪脚步。虽然很轻微,但她还是察觉了。她说完话,不动声色地瞥过去,看见阿南手拉了拉外套,又挪动了几步,目光不经意间跟她对视上,然后又很快移开。

成芸目光落到他身后,有点想笑。

“小刘啊。”

刘杰正在检查路线安排,听见成芸的声音,马上过去,“哎,领导,怎么了?”

成芸说:“你进去帮我问问,都有什么车型。”

“成!我这就去。”

小刘颠颠地跑回旅行社,成芸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点燃,也不说话,好像就是在等刘杰回来。

阿南在一边低头磨鞋底。

成芸神情淡淡,一语不发。

他磨得频率一点点变快,或许是心里有点着急。

终于,在刘杰回来前,阿南犹豫着开口了。

“你要包车?”

成芸转过头,好像没听清似的,“什么?”

阿南说:“你要包车?”

“哦。”成芸点头,“对。”

阿南往边上探探头,好像在看里面的人出来没有,见刘杰还没影,他小声对成芸说:“这边。”

“……”

成芸就跟着阿南像做贼一样来到一边。

“什么阴暗交易啊。”成芸弹弹烟。

阿南微微低头,在成芸身边小声说:“你包我的车。”

“你车不是拉货的么。”

阿南一怔,随即说:“可以拉人。”

成芸没回答,烟捏在手里来回滚了滚。阿南看她好像在考虑,又说:“旅行社给的车一天三百,我便宜。”

成芸听着,嗤笑一声,睨他一眼,慢悠悠地说:“你有多便宜。”

阿南说:“两百。”

成芸淡淡地说:“哦……那还真是挺便宜的。”

生意谈成,阿南上前一步,给成芸出主意,说:“旅行社的车都是中巴,你等下就这么说,那车太大了,坐着——”

“等等。”成芸打断他,“我什么时候说要包你的车了。”

阿南又顿住,表情是十二万分的困惑。

“你不是说我便宜?”

成芸点头,“是啊。”

“那不就是想包我的车了。”

成芸高挑眉梢,做恍然大悟状,“听起来好像是这么个意思呢。”

“……”阿南这回不接话了。

他只是不善交际,但脑子还是正常的,要是再看不出来成芸在逗他那就真是傻子了。

他退后一步,“你还是想包旅行社的车。”

成芸没有回答,而是问他:“你这么抢活,旅行社的老板不会开除你?”

阿南摇头,“我不是他们这的,我只拉东西,他们有时候要接人车安排不开就会找我。”

成芸往旁边的街道上看了看,这条街上好多家旅行社,门口停了一排小面包,看起来都是干这个活的。

没等他们说完,小刘回来了。

“领导!”刘杰满头汗地跑过来,“车已经联系好了,咱们进屋休息一会,司机师傅马上就到了。”

阿南转身离开。

“不用了。”成芸说。

阿南和刘杰同时停住。

刘杰说:“什么不用了?”

成芸冲他笑笑,说:“不用麻烦了,我就想自己体验体验,你把张导游叫过来,我自己找辆车就行了。”

“这怎么能行呢。”刘杰惊异地瞪大眼睛,“您自己找车也不方便啊,我们这——”

“没什么不方便。”成芸侧眼,跟阿南撞个正着,“你们等会去哪?”

阿南说:“凯里。”

成芸点头,跟刘杰说:“这天太冷了,就不去瀑布了,我包他的车,等会一起去凯里。”

“这……”刘杰还是没缓过劲,看看阿南,又看看成芸。

成芸又说:“把那个张导游叫着。”她问阿南,“你们什么时候走。”

阿南说:“现在就要走了。”

成芸对刘杰说:“你进去叫人吧。”

“等……等等,领导啊,你……”事情发展得太快了,刘杰完全没反应过来,成芸冲他笑笑,说:“你们还得上班,总不能太麻烦了,我自己也可以,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刘杰没辙,只能点头,“可这车……”

“车不都一样么,我随处走走而已。”

“那行,我回去叫张导。”

刘杰又跑回旅行社,成芸看向阿南。

“算照顾你生意了吧。”

阿南抿抿嘴,而后抬头。

“我们是先算钱的。”

成芸噗嗤一声笑出来,“哦,怕我逃单啊。”

阿南低头:“不是那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