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辆火车行驶在山间铁路上。

天气情况很不好,不止是这里,全国的天气情况都不好。今年最强寒流席卷全国,北京一场大雪,今早所有航班都停飞了。

z54,刚刚开通的直达特快列车,从昆明到北京要三十几个小时。

在列车停在第一站曲靖的时候,成芸有些疑惑——这是一种处在漫长的旅程中,可有可无、消耗时间的疑惑。

为什么直达列车中途会停下?

她转过头,问旁边的一位乘客

“你到哪里?”

她身边坐着一个抱小孩的男人,再旁边是他的妻子,两个人都是普通的乡下打扮,在成芸问话的时候,男人正在拿一根叫不出名的小食品条逗小孩,听见有人问话,他侧过头。

一个多小时的旅途中,男人曾经很多次地偷偷看成芸。

这是硬座车厢,虽然从始发站上车,车还算干净,但是很快,这辆车就会变得无比肮脏,乱成一团。

他觉得这个女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这个人看起来跟他们不太一样,她没有行李,只有一个小包,放在身侧。

她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里面穿了一件灰色的短款毛衫,紧身裤,脚上是长筒皮靴。她头发半长,披在肩头,发质看着比一般女人要干一点,硬一点。

成芸看着男人,笑了笑,说:“你到哪里?”

男人说:“到湘潭。”只有三个字,但是浓郁的乡音已经盖不住了。

成芸点点头,说:“这条线,要停多少站。”

“不知道。”男人转头问了问妻子,妻子也说不知道。

刚好一个列车员推车走过,成芸叫住他,问了同样的话。列车员业务熟练,回答道:“本趟列车途经二十一站。”

“……”

成芸问:“多少站?”

“二十一站。”

“那为什么叫直达列车。”

列车员似乎被这个复杂的问题震住了,成芸摇摇头,“算了,我买瓶水。”

列车员马上抽出一瓶矿泉水来。

火车重新开动,成芸从包里拿出烟。

她站起身,身材匀称高挑,风衣直垂至膝。

“借过。”

那对夫妇连忙让开,成芸从旁边走过去。

来到车厢交节处,两个男人靠在那正一边抽烟一边聊天,看见成芸,不自觉地停下。

成芸靠在另外一面墙上,手指一拨,叮地一声,把烟灰器打开。

她点了一根烟,抽完一口,看向窗外。

旁边两个男人重新聊了起来。

外面还是阴沉沉的,山野间也没什么高树,杂草丛生。

一根烟很快抽完,成芸又抽出一根来。

这回点了烟,她没有再看回外面,而是转头对那两个男人说话。

“你们去哪里?”

男人一愣,相互看了一眼,一个人回答她说:“去安顺。”

成芸点点头,又说:“回家?”

“不是,上班的。”另一个男人看着成芸,说:“你呢,去哪?”

“北京。”

“呀,终点站啊。”那男人打量了成芸一下,然后又扭头看了看车厢里面,说:“没买到卧铺票?”

“嗯。”成芸说:“买得太晚了,没有卧铺了。”

成芸皮肤很好,没化什么妆,单单描了眉,显得眉目更浓,面容更白。

男人总喜欢跟美人交谈,而且成芸看起来给人一股通爽的感觉,他们紧着帮她出主意。

“你找列车员问一问,现在刚过一站,卧铺应该是有空的,先调一下,等人上来再让呗。”

成芸笑笑,“好,等下我问问。”

那两个男人看起来还想找些话题聊聊,成芸的手机震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转到一侧接听。

“李总。”

“小芸啊。”电话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哪呢,刚才打电话怎么不接?”

“没听到,我在火车上,信号不好。”成芸吐了一口烟,说。

“火车?”男人的声音有些疑惑,“怎么坐火车了?”

“今天北京下那么大的雪,飞机停飞了。”

男人了然,又说:“那也别坐火车啊,多遭罪啊,多住一天,买明天的机票。”

成芸往前走了一步,高高的鞋跟踩在车厢地面,清脆地声响被轰隆隆的火车行进声盖住了。

“我这边出差的事基本办完了,多呆一天也没什么意思。”成芸说,“你那事情麻烦么。”

男人笑了笑,“放心好了,没事。”

成芸也不多问,“那就好。”

“你火车几点到北京,我去接你。”

“明晚九点半,我自己回去就行。”

“可别,你没带什么行李吧,一件单衣就过去了,北京现在可冷坏了,你别折腾。”

成芸停了一下,说:“那好,我明天快到了给你电话。”

“成。”

放下电话,成芸不想再抽烟了,一转头,那两个男的还在看她,她冲他们笑笑,抽出两根烟递给他们。

“试试?”

两人接过烟,闻了闻。

成芸说:“劲不大的,抽着玩玩。”

“细啊,这还真没抽过。”

成芸手插兜,开玩笑似地说:“女人烟,抽的时候别让人看见笑话了。”

回到车厢,成芸对面的位置上来一个新乘客,看起来大学生模样的一个女孩子。坐下之后就一直跟那对小夫妻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