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七十六章 疯狂的打脸(1/2)

脸色难看,赵禹仙想要发作,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微微一笑:“来人,赐座!”

哗啦!

立刻涌来十几个太监,搬着一个王座来到大殿,同时将被拍死的大臣拖了出去,地面清扫的干干净净。

虽然很想杀眼前这位,可他此刻的身份不同了,文宗皇帝陛下……和其平起平坐,真要动手,文、理宗的大战,就有了借口,可以直接开始!

按照苏千那种疯狂的性格,极有可能,再次扔过来几座大山!

尽管现在突破了大圆满,可以挡得住,但也不至于招惹一个疯了的大圆满啊!

而且,刚得到消息,苏千本身是个女子,叫苏芊,并非沈哲的父亲,而是他母亲……男人,儿子被杀,或许还能考虑一下,有所顾忌,女人疯起来……可是啥都不管不顾的!

“不知沈哲陛下,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赵禹仙面无表情的看过来。

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发生一样。

“我这次过来,是代替文宗递交国书,愿意臣服赵禹仙陛下!”坐在王座上,沈哲抱拳。

“臣服?”

赵禹仙皱眉。

“不错,只要陛下,将在下道侣,萧雨柔释放,让我带回去,我就可代表文宗,向理宗称臣!”沈哲道。

赵禹仙眼睛眯起。

“父皇,万万不可!”

赵秉青急忙躬身。

“太子有何话说?”赵禹仙看过来。

“我们之前是抓住过雨柔姑娘,但前几日,她已经离开了!先不说,她的自由不归我们皇室掌控,无法拿来交换!就算依旧在我皇室做客,雨柔姑娘身为理宗天才,太阴玄体,也没必要交给文宗的人吧!”

赵秉青点头。

“太子说的不错,萧雨柔姑娘,太阴玄体,乃理宗绝世天才,怎么可能让文宗的人带走?与理不合!”

“既然文宗皇帝,要和我们讲理,我们自然也要讲一下,他说是道侣,可有婚配?婚配时,谁为见证?没人见证,说道侣,未免太儿戏了吧!是不是,我也可以随意说,任何一个漂亮女子是我的道侣?”

“据我所知,这位萧雨柔姑娘冰清玉洁,纤尘不染,沈哲陛下,莫要开这种玩笑,污人清白……”

……

几个大臣不阴不阳的开口。

“呵呵!”

见赵秉青和诸多大臣,说的果然和之前猜测的差不多,沈哲冷笑。

一开口,就否认萧雨柔在他们手里,然后再找各种借口拒绝,理由找的真不错,脸皮也够厚。

“原来她不在,看来是我的消息错了,实在抱歉……回头我就将误传消息的人杀了!”

从王座上站起身来,沈哲看向一侧的赵秉青,目光如电:“本座,素问太子殿下乃理宗第一天才,自从修炼,就无人能敌……在下的天赋,在文宗,虽然算不上什么,但听到这个消息,依旧觉得心向往之,想与殿下,比试一场,不知可否?”

“比试?”

赵秉青一愣,面皮不由一抽。

他是天才不假,但眼前这位七日前的战果,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哪怕七天内,突破了九品,成为九品强者,可在对方面前,依旧什么都算不上!

比试……肯定会被轻易斩杀!

“不错!”沈哲轻轻一笑,眼中露出鄙夷之色:“怎么,该不会,理宗所谓的第一天才怕了吧?我文宗男儿,个个骁勇,最讨厌的就是懦夫,如有挑战,即便明知不敌,也会欣然赴约……这是一方势力的精神,风气,该不会……作为理宗皇室子弟,堂堂太子,如此怯懦吧?真要如此,我文宗,大好男儿,如何能屈服于这种人之下?臣服之事,不提也罢!”

“……”拳头捏紧赵秉青,面皮不停抖动。

他怎么都没想到,对方一句话就将军了。

答应,肯定不是对手,不答应,就变成了怯懦之人,文宗之所以没臣服,正是因为自己的胆小……

这件事一旦传出去,所谓的第一天才,所谓的太子,统统变成笑话。

甚至,理宗皇室,也会遭受污名,一蹶不振!

“沈哲陛下说的是哪里话,在下只是觉得,陛下乃千金之躯,与人约斗,有失身份!”

面容铁青,赵秉青一脸尴尬,笑了笑:“如果陛下执意要考教我的实力,尽管出手,我奉陪就是……只不过,陛下天纵奇才,我肯定不如!”

听他说完,沈哲面无表情,心中却忍不住赞叹。

这位太子殿下,果然没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招以退为进,玩的真好。

先以身份说事,承认自己不如,这样以来,再出手伤人,就是以大欺小,反而被人落了口实。

能从皇室争斗中,脱颖而出,成为太子,果然不好对付。

“也是,我十八岁,太子二十岁,尽管年龄相差不大,但……我已是一方地域的雄主,你不过是个小小太子,说起来很好听,但上头那人,一日不死,就无法继位!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换掉……不敢与我比试,也很正常,我不怪你!”

沈哲道。

说话,谁不会……你认怂,那好,图穷匕见,看看你怎么接!

“你……”

赵秉青气的脸色发青,就连赵禹仙也眼皮乱跳。

太子对付的话,已经很得体了,但对方应对出来的,锋利如刀,让他们根本没办法接下来。

上头那人不死……你的意思,太子巴望着老爹死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