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五十六章 殓妆师(2/2)

萧晋陛下应了一声。

王国的渠道,会有敌对的国家,进行拦截,但真言殿的渠道,没人敢阻拦。

而且消息传递的速度极快,此刻传讯,下一刻就能接到、更高级别的真言殿。

“先回皇宫……”

先不说不知道沈哲被抓到了哪里,就算知道也救不出来,与其漫无目的的乱跑,还不如等更高术法师莅临。

别人可能无法要求这种强者做什么,但……她太阴玄体,只要展露出来,必能吸引无数人的重视,只是救人这种小小的要求,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

“好!”

知道她已经想明白,萧晋陛下松了口气,二人快速向真言殿狂奔而去。

路上遇到了萧霖,让他派人搜索荆棘山,搜索一切沈哲可能出现的地方,安排好这些,这才松了口气。

这位沈哲,对皇室有恩,又是女儿的心上人,无论从哪一点,都不能让其出事。

来到真言殿,进入房间,萧晋陛下,双手按在水晶球上,精神一动,将发生的事,详细描述了一遍。

包括死人化妆之后,可以复活。

嗡!

一阵激荡,水晶球白色光芒闪烁,消息传递到万里之外。

传讯水晶!

这是每一个真言殿都有的特殊传讯工具,可以将消息短时间内传递到遥远的所在。

当然,必须遇到极大事情,牵扯真言、术法师以及其他职业的命运,才可以使用,否则,属于违规,将要受到极大的惩罚。

……

万里之外。

中央王国的真言殿。

一位老者,看完水晶球上出现的内容,脸色一变,急匆匆走出房间,片刻功夫,就来到一个宽阔的房间。

“殿主!”

老者躬身抱拳。

眼前这位,正是中央王国真言殿殿主,袁守清!

七品初期术法师!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袁守清眉毛一皱。

“碧渊王国,出现了殓妆师的踪迹……”老者忙道。

“殓妆师?”

瞳孔一缩,袁守清站起身来。

“是!”老者将水晶球上出现的讯息,详细说了一遍。

“这个职业,一万年前,被消灭道统,赶出大陆,没想到竟然还能死灰复燃……”

眼睛眯起,袁守清目光如电,四周的空气因为激荡的魂力压迫,显得有些扭曲:“根据他们传来的消息,能够施展出类似七品术法穹罗手印的攻击,此人的实力,比起我都只强不弱!”

“殓妆师……也能施展术法?”老者疑惑的看过来。

殓妆师和真武师、练体师一样,属于一种特殊职业,和术法师完全不同,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施展术法的。

他们最强的攻击,就是让死人发挥出生前的战斗力。

“不是术法,猜的不错,应该是对方实力强劲,灵魂强大,用灵魂强行汇聚元素粒子形成的手印罢了!真是穹罗手印的话,那几位进攻的三品、二品术法师,肯定早就反噬而死了!”

袁守清摆了摆手。

“这倒是……”老者点头。

七品术法,哪一个灭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穹罗手印,更是其中最强的绝招之一,一旦施展,天空都能抓掉一块,几位三品、二品的修士就敢进攻,反震都能当场毙命。

“殓妆师,并不是所有尸体都能复活,只有生前带有强烈的怨气,再加上尸体不腐不朽,才能形成尸气,为其所用!”

袁守清眼睛眯起。

“那位叫陆晴的女子,生前被抛弃,郁郁而终,体内积怨已久,被殓妆后,寻找生前的仇人汝南王……这才露出了马脚。”

想起上报来的消息,老者点头。

“不管如何,这个职业,都太过诡异,并非正统!文宗诸多职业,一万年前被驱赶出大陆,关于他们的书籍,全部销毁,不是故老相传,很少听到踪迹了,只有十八年前……”

袁守清目光一闪。

“十八年前怎么了?”老者疑惑的看过来。

“没什么!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摇了摇头,袁守清眉毛一扬,道:“将雁迟带过来,我要亲自去一趟渊海王国!”

“殿主亲自过去?”老者一呆,片刻后,点了点头:“是!”

“这件事,一定要压住消息,谁都不能泄露!”

大手一摆,袁守清急匆匆向外走去。

知道牵扯这种被禁止的职业,泄露消息灾祸极大,老者不敢多说,点了点头,紧跟出去。

时间不长,一头巨大的鸿雁蛮兽来到跟前,翅膀张开,足有十多米长,宛如垂天之云。

中央王国真言殿六品飞行蛮兽,雁迟!

袁守清跳上兽背,鸿雁一声长鸣,快速向渊海王国的方向急速飞去。

上万里的距离,正常修炼者步行,没有数年功夫,很难完成,但乘坐这种高品阶的飞行蛮兽,一天就可以到达,丝毫都不耽误功夫。

渊海王国。

“袁殿主亲自来了……”

放开手中的水晶球,萧晋陛下松了口气,道。

那边的决定,已经编辑成消息,传送过来。

“袁殿主,掌控中央王国真言殿,修为应该达到了七品术法师境界!”

萧雨柔这才松了口气,走出房间,看向远处高耸入云的荆棘山,一双秀目,满是担心:“沈哲……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