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尸体复活【二合一】(1/2)

众人急忙看去。

尸体的后背,果然有一处伤口,葬服裂开一条缝,像是被火焰灼烧过,一片焦黑,伤口处漆黑如墨,肌肉已然腐烂。

陆家主急忙跳下坑洞,来到跟前,从怀中取出匕首,轻轻剜掉一小块碎肉,盯着半天,拳头不由捏紧。

“怎么样?”萧晋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我妹妹的尸体,的确死了三十年了,没有半分生机,而且已经腐烂,可……这个,确系新伤口,不超过一天!”

陆家主道。

身为一家之主,还不屑说谎,更何况,皇室高明的人很多,只要检查,就能看出来,没必要说假话。

“三十年前的尸体,如果一直在地下的话,不可能平白增添出伤口,恐怕汝南王说的是真的……”萧晋陛下道。

陆家主应了一声。

尽管觉得对方说的有些离奇,但亲眼所见,再加上帝师陈老的话,不得不怀疑。

只是……

死了三十年的人,跑到汝南王府杀人……

怎么都觉得匪夷所思,难以接受。

“看她身上有没有画笔……”萧霖开口道。

陆家主点头,再次将妹妹的尸体翻过来,寻找一番,果然拿出一根画笔,笔杆青翠欲滴,乃翠玉雕刻而成,笔锋不知用了什么蛮兽的毛发,柔软中带着韧性,似有光芒流转。

“这是件……灵器?”

萧晋陛下眉毛皱起。

“是!”陆家主点头。

灵器,是真武师、术法师才能使用的兵器,分为下、中、上、绝品四个级别,具备灵性,威力无穷。

很难炼制,数量稀少,每一件,都是修炼者可遇不可求的。

即便是皇室,都拿不出多少。

沈家,这种大家族,数百年历史,绝不会超过三件。

没想到,坟墓中,居然挖出一个。

不用想,已经确定,萧霖说的是真的。

握紧画笔,陆家主仔细向妹妹的脸上看去,果然有化过妆的痕迹,虽不知妆后的效果如何,依照轮廓却依稀可以看出,和生前,有些相似。

“基本确认,她有可能活过来,怎么办?”

跳出坑洞,陆家主转头看向一侧的陈老。

众人都齐刷刷看过来。

殓妆师这种职业,所有人都没听过,只有这位帝师,知道一二,也只有他,才能解决眼前的局面。

“这……”陈老沉思了片刻:“将尸体烧掉吧!”

谁都不敢保证,这尸体会不会再次跳起来杀人,安全起见,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烧成灰烬。

没迟疑多久,陆家主点了点头。

因为在山林里面,枯枝、干草之类十分好找,时间不长,就弄了一大堆,将尸体放入其中,用火折子点燃。

熊熊火焰燃烧起来,烤的四周,热浪滚滚,里面的尸体安静的一动不动,好像没有任何生命,昨天晚上出现汝南王府的,根本不是她一样。

“因为害怕,烧一个尸体……理宗的人,越来越没出息了……”

就在尸体马上燃烧之际,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四周响起。

“什么人?”

头皮炸开,众人齐刷刷看去,只见山林,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何方鼠辈,何不出来一见!”

冷哼一声,萧晋陛下脑域中法力凝聚,一股强大的气息,漩涡一样的在空中盘旋,空气发出猎猎的声音。

众人也全都力量涌动,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沈哲眼睛眯起,想要寻找声音的来源,却发现,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根本找到确切的位置。

“三品术法师而已,还不值得我出手……”

冷哼声中,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力量,自天而降,萧晋上方凝聚的法力,像是鸡蛋碰到了石头,一溃而散。

噔噔噔噔!

连续后退了七、八步,萧晋陛下嘴角溢出鲜血,满脸骇然。

他的实力,号称渊海王国第一,是整个王国唯一的一位三品术法师,正常战斗无人能敌,这位声音的主人,连人影都没看到,甚至连招数都么施展,单凭一道意念就将其凝聚好的术法击溃……

这该是什么实力?

啾!

就在这时,空中一声鸟雀的嘶吼,一头巨大的苍鹰,自天而降,落在火堆上,宽阔的翅膀闪动了两下,狂风卷起,火焰立刻扑灭。

呼!

凌空一抓,苍鹰对陆家主扑了过来。

不敢硬挡,陆家主急忙后退,苍鹰蹄爪轻轻一握,将他手中的画笔抓了过去。

自始至终,对方的目的就是这个,而不是想要将他杀死。

拿到画笔,再次落在草堆上,苍鹰蹄爪中的画笔,在一股特殊的力量驱动下,悬浮起来,在陆晴尸体上乱画。

“这个鹰……也是尸体!”

萧雨柔的声音响起。

众人一凛。

沈哲仔细看去,果然发现这头苍鹰的的肉身早已干枯,很明显不知死了多久,全身的羽毛都已经变了颜色,只有双眼,炯炯有神,宛如活物。

一个死了不知多久的老鹰,用翅膀扑灭火焰,飞过来将画笔抢走……

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众人的震惊还没结束,草堆中,舞动的画笔停了下来,之前躺在上方一动不动的陆晴缓缓坐了起来。

脸上栩栩如生,和三十年前,一般无二,之前干瘪的肌肉,也得到恢复,像是重新获得了生命。

“萧霖,我当初与你有婚约,你违背誓言在先,害得我郁郁而终,现在竟然还带人来挖我坟墓,欲将我烧成灰烬……天下男人,果然都是负心,不杀你,我做鬼都不安心……”

哗啦!

站起身来,陆晴身上的葬服,在风中猎猎作响。

四周的护卫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得瘫倒在地,面容发白,说不出话来。

墓地挖出来三十年的尸体,站起来,还会说话,换做谁,都难以接受。

就算陆家主,也忍不住一呆,满是不敢相信:“小晴……你没死?”

“哥哥,当初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陆家真心实意与皇室结亲,他做了什么?我一点怨念,维系到今,你不替我做主,怎么反而和他一起,要把我烧了?”

陆晴目光中带着怨恨。

“我……”陆家主脸色一白。

“妖妖惑众,我现在就烧了你!”

汝南王一声冷喝,术法已然在空中形成,一团炙热的火焰,自空落下,笔直向陆晴蔓延而去。

二品术法,离离之火!

刚才一直没说话,显然将这道术法汇聚半天了,一举施展出来。

“住手!”

见火焰向妹妹灼烧而来,陆家主脸色一变,手掌猛地一划,强大的精神力,形成屏障,将火焰挡在外面。

因为事出突然,没有准备,灵魂也被灼伤,脸色一白,连续后退了两步,一口鲜血喷出。

“三十年前,你害死我妹妹,难道,今天还想再杀她一次?”陆家主大喝。

精神集中,法力汇聚,似乎萧霖只要动手,眼前这位,就会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陆家主,她已经死了,只是被人控制的傀儡……”

没想到对方会阻拦,萧霖一脸着急。

“是不是傀儡,还由不得你去说……”

陆家主咬牙。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位,都是他的妹妹,哪怕明明知道,已经死了,依旧不忍心让人对其出手。

这是亲情。

也是心中的一份寄托和渴望。

“陆家主,冷静!陆晴三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这是别人借用她的尸体,一旦做出什么事情,对陆家的名誉,也有很大损伤!”

萧晋陛下开口道:“人死不能复生,死了就是死了,一旦混乱阴阳,必然引来更大灾祸!”

陆家主沉默。

“沈哲,想办法化解她体内的尸气,只要成功,应该会和那个护卫一样……”知道陆家主将其盯死,自己不可能对付这个陆晴,萧霖急忙喊道。

身为镇守一方的大将军,虽然对殓妆师知道的不多,但经过昨夜的战斗,已经确定了对方的缺陷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