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当头棒喝【二合一】(1/2)

看到对方的眼神,哪里不懂他内心的独白,沈哲一头黑线。

“想要为学院做贡献,就别废话!”

说完,拿起擀面杖,对着对方的脑袋狠狠抽了过去。

“……”陆子涵想哭。

人家还是个伤员……

说得这么大义,又没办法躲闪,只好顶着脑袋硬抗。

越抽越快,渐渐陆子涵脑海中一阵清明,之前一点都理解不了的【岩石飞溅】,宛如许多年前就修炼过一样,扎根在记忆深处,伴随敲打,不断发酵。

“轰!”的一声,宛如爆炸,看不懂,计算不出,甚至无法理解的术法,一瞬间,融会贯通,达到了千锤百炼的地步。

“真的是……顿悟?”

眼睛瞪圆,陆子涵懵了。

之前,对方说,有秘法能让他顿悟,还觉得不敢相信,认为这种几率太小,怎么都没想到,真的彻底领悟了【岩石飞溅】的真谛。

“不是顿悟,是当头棒喝!”一个词语冒出脑海。

大陆上著名的术法师付江,据说年轻时,学习并不好,经常逃课出去玩。一次外出的时候,遇到一位老人,正在河边磨铁杵,付江问何故,对方说想要磨成绣花针。付江嘲笑,为啥不弄个钉子磨,省不少麻烦,对方大怒,拿起铁棒,对着他脑袋抽了过去。

被抽之后,他恍然大悟,从此学习一帆风水,最终成为一代圣师。

正因这个传说,无数年轻人,经常拿棍子抽头,结果……没人成功,反倒抽晕了好多个,风气才衰退下来。

本以为是假的,谁知在自己身上,成功了!

“我的伤……”

不仅如此,胸口的伤似乎也不疼了,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肋骨断裂处,已然完美的接在一起,完好无损。

“你的天赋果然万中无一,不让学院输掉比赛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装出脸色蜡白的样子,沈哲摆了摆手道。

故意说,顿悟,天赋绝佳之类,就是为了掩饰“PS”和“千锤百炼”,以后万一消息传出去,大不了同样狠抽一顿,最后说一句,你天赋不合适……

完美解决隐患。

天赋嘛……

总有强有弱,最强的术法师,都说不通,更何况其他人。

“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陆子涵眼神凝重。

沈哲这才松了口气,从锅中跳出来,用真气烘干衣服。

“你的伤……”

守在外面的辛奇老师和凌雪茹见短短半个小时不到,重伤走路都难的陆子涵生龙活虎,全都傻了。

“比赛不知进行到哪里了,快点过去吧!”知道来不解释,沈哲急匆匆向擂台的方向走去。

从开始拿锅,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半小时,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啊!

……

沈哲这边用擀面杖狂抽陆子涵,操场中的武试,正式开始。

“碧渊学院,达到一品真武师、术法师的,全被我打伤,只要那位沈哲不出手,你放心战斗就是,最好是将他们全都打成重伤……不要留情!”

穆恒目光一闪,眼中带着恨意。

经过一夜的休整,他的伤尽管无法出手,正常行走说话,已然无碍了。

“放心!昨天那家伙堵门,让我们惊鸿学院丢尽颜面,我早就想报复了……”一位紫袍少年目光一寒。

昨天沈哲单枪匹马,一人独战群雄,将他们最强者郑宇都打的现在走不动路,惊鸿学院的人,早就憋了一口气,快要炸了。

有机会报仇,哪能手下留情。

“去吧!”

见这位怒火已经彻底燃烧,郑宇满意的点点头。

紫袍少年大步来到擂台,等了一会,就见赵辰一脸虚弱的走了过来。

“是你?”紫袍少年冷哼。

看来碧渊学院真的没人了,竟然将伤员都派上来……

“小心,这位是驯兽师!”台下郑宇的声音响起。

上次大比,学渣队闹得动静很大,想要问出这些消息,并不难。

“驯兽师又如何?他的蛮兽,连一品真武级别,都没达到,就算过来,也是送死……”紫袍少年不以为意。

驯兽师,是很让人忌惮,但前提是……驯服的蛮兽强大!

根据他知道的消息,眼前这位驯服的是一头毛驴,耕耕田,拉拉车还行,与他这样一位学霸战斗……免了吧!

“碧渊学院,赵辰……”一脸惊恐,赵辰有气无力的抱拳。

“惊鸿学院,陈铭!”

紫袍少年低喝,体内力量激射而出,宛如龙吟,直冲云霄。

一品真武师中期!

“裁判,可以使用兽宠吧!”赵辰问道。

文试吃了亏,这次一定要问清楚才行。

“可以!”裁判点头。

松了口气,赵辰也和对方一样,一声大喝,带着王者之气:“驴来!”

咯哒咯哒!

漆黑的毛驴,跑着来到擂台。

扑哧!

陈铭笑出声来。

别人战斗,都是各种酷炫,剑来、刀来……这家伙直接“驴来”……你咋不“猪来”呢?

“结束了……”

摇摇头,身体一晃,向眼前的赵辰冲了过去。

一出手就施展出武技,打算将这位,打的再也起不来,才来到跟前,就感到进攻过来的手臂陡然一滑,下一刻,双手双脚,被对方从后面锁住。

“武技?你……你没受伤?”

陈铭脑中“轰!”的一下炸开。

不是胸骨断裂,动不了吗?怎么比猴子还要灵敏?

“没有……”嘿嘿一笑,赵辰再不伪装,全身力量爆炸开来,将对方的四肢和经脉全部锁死。

“放开……”

牙齿咬紧,体内真气疯狂冲撞,就在陈铭觉得,很快就能挣脱之际,不远处的毛驴,屁股对着自己转了过来。

“不要……”

想起什么,瞳孔收缩,话音未落,两个蹄子,已经来到面前。

嘭!嘭!

一下击中下巴,一下击中裤裆。

鲜血狂喷而出,陈铭头上冷汗直冒,体内的真气,立刻溃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觉得裤裆一凉,脊背冒汗。

嘭嘭嘭嘭!

赵辰紧紧锁死,毛驴狠命乱踢。

“这头毛驴,是一品蛮兽?赵辰也并未受伤……”

郑宇等人懵了。

根据他们知道的消息,赵辰的蛮兽毛驴,只是比普通野兽强大一点而已,最多和七星境修炼者相仿,距离真武师,不知有多远的距离……

啥时候变成一品蛮兽了?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不是肋骨断了吗?啥时候变得这么生龙活虎,而且还会厉害的武技?

一瞬间,鸦雀无声,就连张丰元,也瞪大眼睛,难以相信。

“这就是……沈哲自信的原因?”过了老半天,何院长才苦笑着摇头。

难怪之前赵辰说,有九成把握,闹了半天,有这样的底牌。

“裁判,这场比试,我们认输……”

见被毛驴连续踢了十几下,陈铭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已经说不出话来,郑宇急忙开口。

一翻折腾,陈铭这才被拖下去,看伤势,没有三、五个月,别想恢复了。

“这群家伙,居然耍诈……”

穆恒气得哆嗦。

“武封,你小心些……”

脸色凝重,再没了之前的轻视,郑宇仔细交代。

“放心,我会先观察他们的情况,再寻找机会,一举出手,让他们明白惊鸿学院,不可辱……”

武封大步走上高台。

他的对手,是刘鹏越。

战斗还没开始,野猪就登上比试台,伺机寻找机会。

“看我的云霄寸拳!”

一声大喝,刘鹏越当先冲了过来,掌风呼啸,带着浓烈的威压。

“果然也是装受伤……”

见对方生龙活虎,没有之前病恹恹的模样,心中冷哼,武封身影一闪,向后退去。

上一场的战斗,他看的清清楚楚,陈铭就是靠的太近,被对方锁住,才被毛驴硬生生踢废。

所以,一切小心,一定要慎重。

啵!

对方的拳头擦着衣服飞过,武封一愣。

虽然没接触到拳头,但可以清晰感受到,对方的拳头,没有一点力量。

也就是说……对方空有招数,武技,根本就没施展出来。

“这不可能吧……”

满是疑惑,这次没怎么躲避,而是双手试探性的迎了过去。

拳掌对碰,武封面皮一抖。

对方所谓的云霄寸拳,一点拳力都没有,就是个空架子。

“我就说,不可能短短一天时间,学会武技,原来是假的……”想起自己连续后退,武封满脸透红。

太丢人了……

昨天这家伙和穆恒战斗的时候被打的那么凄惨,都没施展武技,说明根本不会,短短一夜之间,那位赵辰学会,可以说天赋异禀……

总不能人人都天赋强大吧!

武技要是这么容易就成功,也不至于难倒这么多真武师了。

“再尝尝我的云霄寸拳!”

就在这时,刘鹏越再次大吼着冲了过来。

“少在这里装模作样,这套武技,你压根就不会……”

心中冷笑连连,武封不再慎重,身体轻轻一晃,迎了上来。

咚咚咚!

就在此刻,野猪冲到身后,趁机攻击他的屁股。

知道野猪的实力强大,无法抵挡,将全身力量集中在背后,前方只留下不足两成的力量。

反正对方的武技就是个幌子,两成的力,也足以让其抱头鼠窜了。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