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完颜伤的房间,自然也要去找燕儿。

他本来今晚就是要来找燕儿,好给她解释清楚他和金雯雯的事情的。尸丹只是一个意外,所以来看完颜伤,当然也是因意外而所以的顺便。

而站在燕儿的房间外,张残也忍不住望着夜空上的繁星,不知为何,他坦然一笑。

曾几何时,他也和完颜伤一样,因为思念,而过度倍受着长夜的折磨。

但是,长夜赋予了人的孤独,其实,也正是在磨炼着人对孤独的抵抗力。正如思念摧残着人,相对来说,人们也会因为这种摧残,久而久之就变得淡然。

应该没有人喜欢孤独,但是,应该也没有人能逃开孤独。所以,学会这些能力,总是好的。

收拾好了心情,张残也轻手轻脚的钻进了燕儿的房间里。

房间里的碳火很盛,看在眼里,就让人感到融融的暖意。

床上,瀑布般的秀发,将燕儿的玉容几乎彻底掩盖,只留下一小片光洁的额头显露在张残的眼前。自然而然的,是一个普通人都难免生出将这秀发揽开,一堵玉人芳颜的冲动。

燕儿的睡眠很浅,张残刚刚撩起她柔软又香喷喷的头发,她便已经睁开了如水般的一双美目。

大半夜的,一个陌生人站在自己的床前,任是谁都要颤抖一下。

不过下一刻,燕儿便喜上眉梢,低声道:“你是哪个冤家?外面冷,快来被窝里暖和!“

张残一愣,一颗心就跌进了谷底:这是肿么一个情况!他易了容,结果燕儿连人都不认识,就往被窝里拉?自己的头上是不是绿油油的?

一见燕儿的坏笑,张残才忍不住气道:“故意的啊你!吓死我了!“

燕儿咯咯娇笑,坐了起来,两只温暖又滑腻的小手抓住了张残的两只手:“放心吧!哪怕你被剜了双眼,撕裂了嘴巴,割掉了鼻子,揪掉了耳朵,脸上也被剁得伤痕累累凹凸不平,变成了人彘被丢在厕所里,我还是一眼能认出你的。“

张残憋了许久,也憋不出一个字,请恕他词穷和反应迟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又憋了良久,燕儿终于先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啦好啦,逗你玩的!谁让你先吓了人家一跳嘛!”

张残才无奈地按着她的香肩:“先躺下吧,挺冷的。“

随后张残也三下五除二的褪下了外衣,钻进了这香喷喷暖烘烘的被窝里,当然也把这玉人给搂在了怀里:“唔,刚好鬼婴不在,也不用担心她偷听咱俩的悄悄话。“

“真的不在?“

“当然!“

张残话音刚落,燕儿已经奉上了香唇,郎情妾意与宽衣解带的声音,让整个房间里,春色满园。

“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很想我?“张残从燕儿的背后抱着她,在她的脖子后面吹着气。

“嗯,小善和鬼婴都一直来陪我说话,倒是让我没有那么的想你。“

燕儿的话,只让张残觉得柔情绵绵,更是忍不住在她优美的脖颈上好一阵的轻吻。

“鬼婴你倒是要提防一下,有什么秘密千万别轻易告诉她,她那人,啧啧,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张残提醒着燕儿。

燕儿嗯了一声:“我知道呢!其实我都不敢相信,她那么乖巧那么可爱的女娃娃模样,怎么可能那样的心狠手辣。“

张残皱了皱眉,不悦地说:“怎么?她让你见到什么血腥的事情了?“

燕儿先是咯咯一笑,随后转过身来,与张残四目相对,又变得惋惜地说:“没有啦!我只是前两天碰巧见了她的一个下人,那人被鬼婴鞭笞得浑身是血。我本来以为他犯了什么大错,一问才知道,原来只是鬼婴闲得无聊,以施加给他痛苦来取乐罢了。“

“他说,这种刑罚,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一样。以前被鬼婴打死的人都不在少数,他只是被鞭笞罢了,已经是万幸了。唉,真可怜。“

张残朝着燕儿的鼻尖舔了好几口,然后才笑着说:“又有什么可怜的?是他们自己没勇气逃跑,贪图在鬼婴这里讨一口饱饭罢了。真要有出息,跑到天涯海角,脱离这里的苦海不得了!难不成为了区区一个下人,鬼婴还发动全军,天南地北的去找他的下落?“

“其实我也暗示他了,哎呀,好痒呢!“

燕儿向后避了避,然后伸出小手,干脆捏住了张残的嘴唇,感觉颇为好玩的捏了两下,才又笑着说:“他说,要是他一个人的话,早就跑了!但是无奈妻儿都在这里,他要是跑了,鬼婴肯定杀了他的妻儿出气。“

张残把嘴唇抽了出来,摇头道:“这不是借口!真的是这种情况的话,还不如抛妻弃子,然后才能重获新生嘛!你想想,不放下这些牵挂,这人只能是一辈子被奴役的命。但是放下了这些负担,才能困龙升天,从此自由。甚至,说不定将来有什么奇遇,能让他再把杀妻杀子的仇给报回来也说不定。“

燕儿气得拧了张残的脸一下:“换做你,就会这么做,对吧?“

“那怎么会?我可做不到!以家室换来个人的幸福,那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燕儿哼了一声:“你做不到,就让别人去做?“

张残打了个哈哈:“正因为我做不到,所以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嘛!就像,就像,对了!就像很多父母并非人中龙凤,但是他们却把成为人中龙凤的希望去寄托到自己的子女身上一样!“

“这怎么能混为一谈!“燕儿失声道。

“事情的影响和结果自然截然相反,但是事情的性质,其实完全没什么不同嘛!“张残笑嘻嘻地说。

燕儿撇了撇嘴,被窝里的玉足轻轻地踢了张残两下,才继续说道:“我见他可怜,昨天见了鬼婴的时候,就由此事和鬼婴提了两句,唉,希望她能变得更好一点吧。“

“别人的生活方式,你我都是外人,其实没有资格指手画脚的。所以今后这种明知不可能有任何意义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好,不但于事无补,还会惹来人家的厌烦。“张残抚着燕儿的秀发,轻声说道,“对了,你提这件事的时候,有没有说那被鞭笞的哥们很可怜?“

“嗯,说了,确实很可怜嘛。“

张残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你真是好心办错事了!我猜那家伙,包括那家伙的妻小,恐怕已经糟了鬼婴暗地里的毒手了。“

“为什么?“燕儿睁大了双眼,不解地问。

“自己的下人,找外人来求情的这件事,鬼婴是如何看待的我并不清楚,因为我并不了解她的思维方式。我只能肯定,鬼婴绝不能以常理度之,越是求情,她越要置人于死地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见燕儿一副愧疚自责的样子,张残微笑道:“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世上有很多很多不公和残忍的事情,我们就算再怎么看不惯,也不要轻易插手其中,不然的话,不但可能害人,也很容易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别不信,如果不是鬼婴畏惧我张残,很有可能因为你的擅自干涉,鬼婴已经也把你给暗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