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83

顾玉汝不用去看, 就知晓是他来了。

果然他很快又把自己松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经过薄春山叙述, 顾玉汝才知道大致上是怎么回事。

原来她昨天不见后,过了一个多时辰, 府里人才发现她不见了。也是她平时不喜欢让丫鬟跟着,尤其又在自己家里, 等后来丫鬟找她, 到处找都没找到,这时候才意识到可能是出了事。

何总管很快就把这事禀报给了薄春山, 可这件事实在不对,夫人出门不可能下人不知道, 问过所有守门的, 得出的结果都是没见着夫人出门, 那人是怎么不见的?

找人总要有个源头,可这人不见的实在蹊跷。

这种事以前薄春山也不是没遇见过, 他下意识就想到了齐永宁。但并没有证据指向这事是齐永宁干的, 他只能一边让府里人再到府里找, 一边带着人出去找。

临近傍晚时, 一个乞丐给薄春山送了封信。

信里只说顾玉汝在他手里, 他没有恶意, 只想出城。这下傻子都知道对方是谁了, 就是齐永宁。

其实之前一行人刚出现在街面上,就已经有人报给了薄春山,实在是这一行人很扎眼,动用了两辆马车,车旁还护持了七八个大汉。

确定顾玉汝在马车里后, 薄春山就一直带着人远远缀在后面,一直到出城后,另一辆马车先离开,又走了这么久,车停下来后,他才带着人赶上来。

“幸亏你没事,不然我追到北晋去,也要把他抓出来剥皮抽筋!”薄春山拳头捏得咔咔直响,显然是怒极。

“他以后大概也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顾玉汝略有些感叹道。

“那可说不定,你以为南晋真会这么容易就放他跑回北晋?”

见她露出疑惑之色,薄春山才说怕她出事,也是怕把齐永宁逼急了,所以他一直压着没让人轻举妄动,如今顾玉汝既已完好无事,康平帝派来的人已经追去了,齐永宁就算多番手段拖延,也不可能走太远,说不定等他们回去后就能收到齐永宁被抓的消息。

顾玉汝却不以为然,齐永宁的手段她是清楚的,他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逃出去,不会这么设计。还有南晋这可有不少北晋的暗桩和探子,帮他逃离应该不难,只是南晋这若是追得紧的话,他逃回北晋这一路上大概要受不少罪。

当然,这一切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她现在要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顾玉汝才说她是怎么在自己家里失踪的。

听说是通过密道,薄春山倒也不诧异,因为他和顾玉汝一样,也想到十多年前肃王谋反那次,明明人已被围困在肃王府,却离奇逃出应天出现在颍州那件事。

当时所有人都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但若是王府里有密道通往外面,就能解释得通了。

顾玉汝说了那个小院的大概位置,薄春山说这事不用她管了,他来处置。

一直到快下午,薄春山的人才找到那个小院,并通过顾玉汝所给的大致方位,也就是聚星阁下面那座假山,以及通过小院那条密道的尽头确定方位,找到了密道的入口。

这入口设计得极为巧妙,是一处人会经常经过那里,但很容易被忽略的地方。说白了,就是利用人心理上的盲点,有点类似当年在定波县,有老百姓挖地窖,把地窖的入口设计在大门处那样。

入口位置是大致确定了,但他们根本打不开。最后还是薄春山从工部找了个老工匠来,才找到开启的机关。

密道确实如顾玉汝所想,是建在那座假山之下,这地方还兼具藏人藏物之用,辟有几间密室,之前齐永宁见顾玉汝,就是在其中一间密室里。期间想通过密室通往密道,还要经过几层机关,总之等两边打通时,外面天已经黑了。

只能说人心里若是有鬼,又或是怕死,能想出的手段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琐事不提,康平帝也知晓薄家发生之事,不光他派人过来表示慰问了一番,僖皇贵妃也派人来了。

大致上,从宫变结束到目前为止,从表面上来看,康平帝对薄春山薄家的态度,一直没什么可指摘的。当然也可能是他一直忙着清算安国公那些人,暂时顾不上这些。

……

因为宫变,今年的上元节自然是无人问津,甚至连民间都没有大肆庆贺,只是草草了事。

一直到正月底,关于各家的处置才出来。

安国公府自是不必说,从安国公到他那几个儿子,俱是斩首示众,其他家眷以及未成年男丁则是流放。武安侯等一众从谋者,性命虽保住了,但一律是抄家流放的下场。

这一次康平帝展现了铁血手段,很是杀了一批人,尤其是跟着安国公他们逼宫的那些将领,康平帝杀的最多的就是这些人,相反武安侯这些人没被杀,反而只是被抄家全家流放。

也许康平帝知道与死相比,这样的惩罚对他们才是最严重,也许康平帝是在警告那些中高层的军官将领,跟着逼宫,也许别人不会死,但你们一定会死?

谁也不知道。

但因为康平帝这一番手段,应天着实风声鹤唳了一阵子,几乎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有人被处置,自然也有人被封赏,在这次宫变之中,站在康平帝这边并效忠于他的,几乎都得到了封赏。

廖闻和左青都升官了,一个晋了指挥使,一个晋了指挥同知。他们这次可不光是关键时候未背叛康平帝,之后还两人联手制住了常建德和冯简,在最关键的时候拿下了玄武门,所以升官是必然。

而有一个人,所得到的封赏是史无前例的,那就是薄春山。

他被封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