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79

灯火通明的谨身殿中, 奏乐早已停止,轻歌曼舞的舞伶也不见了。

殿中桌几散乱,佳肴美酒洒了一地, 本来冷静体面的王公大臣们俱都失去了往日了从容,拥簇在一起。

“安国公, 你可真是胆大妄为啊!竟然敢谋反!”一位老臣,明明已是身形佝偻, 依旧大声喝道。

“安国公你要迷途知返。”

“你可知你这行径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会受世人唾弃的?”

与这些聚在一起,神色难掩恐慌的王公大臣们相比, 立在殿门前被一众甲胄铮亮的兵士们拥簇着的安国公,就显得气定神闲许多。

他穿一身金色盔甲, 肩披猩红色披风, 红翎金色兜鍪将他的头全都包裹在内, 只露出一张霸气横生的老脸。

“什么叫做谋反?老臣这可不是谋反,不过是拨乱反正, 您说是不是, 陛下?”

此言直对殿中首位龙椅上的康平帝而去。

与安国公相比, 康平帝这明显气势弱了许多, 方才殿中发生突变, 除了康平帝身边的宫人们护着他外, 就只有以户部尚书蒋有先为首的几个大臣护持到康平帝的身前。

其他人虽表现得惊惶未定, 可俱都是下意识地聚在殿的两侧,未尝没有不想在局势还不分明的情况下站队的意思。

毕竟若是站到了康平帝面前,那就摆明了跟康平帝是一伙的,显然安国公今日这阵势是不会善罢甘休,这一不小心丢的可不止是官, 还是性命,不如先看看局势再说。

他们以为自己做得足够敷衍,足够隐蔽,毕竟事从紧急,却没想到康平帝早就将这些人的行举纳入眼底。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当他坐在金銮大殿之上,群臣拜服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总会让他以为自己纵横宇内,群臣拜服,万民敬仰。只有真正到了生死关头,才能看出这些貌似忠军忠国的股肱之臣们到底有多少小心思。

可悲!

怪不得他想打北晋,总是支持的人少,反对的人多。因为只有他这个皇帝想打而已,真正去打北晋却并不能给这些人带来多少利益。

可叹!

怪不得是否勾结北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以此为引,为自己谋求利益。

康平帝想起那日薄春山潜入皇宫,与他见面后,说的一番话。

“陛下不能破釜沉舟,又怎能让南晋置之死地而后生?叛王为何费尽心机也要在北方称帝,并不是他拿不下南晋,而是他不想。他知道这是一个烂摊子,从大晋建朝之始,太/祖在南方起事南方登基,所附庸所追随的人俱都是南方这些世家乡绅,隐患其实已经埋下了。

“疥藓之疾成了肘腋之患,跗骨痈疽,可先皇高祖俱狠不下心挖肉去疮,只能贻害越来越大,绵延至今,以至于陛下境况越来越难。陛下之前按照稳妥之法,徐徐图之十多年,依旧拿这些人没办法,依旧为人掣肘,难道陛下还想把这些遗留给下一任即位人?”

“薄春山,你大胆!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大胆!”

“说臣大胆的人多的去了,不过陛下要体谅,实在是臣被害得不轻,若再不大胆些,恐怕臣这条命没葬送在东南海,葬送在那群倭寇海商海盗手里,反倒要葬送在这群老匹夫手里。”

他嘴里自称着臣,让陛下体谅,眉眼间却全然不是如此,一边大逆不道,一边又提着自己的功绩,让他不能发怒。

“你好,你很好。”

“臣好不好不重要,陛下好不好才重要,毕竟陛下好,臣才能好,不是吗?”

……

“陛下任凭妖妃为祸后宫,以至于皇后和一众嫔妃多年来无法诞子,宫中若有女子有孕,不是饮憾小产就是一尸两命,陛下纵容妖妃,俱是当做看不见。可怜皇后作为一国之母,堂堂母仪天下的皇后,竟被一个妖妃欺压,困在坤宁宫里,终日不得出户……”

康平帝身边一个年长的宫女嬷嬷没忍住,道:“安国公你可真是巧言如簧,宫中有嫔妃小产那都是早年的事了,那时皇后娘娘还没避入坤宁宫,相反皇后娘娘很少出来后,宫里反倒没有这种事发生了,自己亲女儿做的事,现在竟推到别人身上,安国公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年屡次进宫替皇后娘娘求情的事了?”

“秦嬷嬷,你又何必与他争执,他这么说只是为了给自己行为找借口罢了。”康平帝淡淡道。

秦嬷嬷低头道:“老奴实在没忍住,还请陛下赎罪,只是老奴实在容不得安国公诋毁陛下。当年陛下迎娶安国公之女为太孙妃,与之一同入春和宫的还有数位嫔妾,可太孙妃善妒,且心性歹毒,残害了陛下多位嫔妃,陛下屡次规劝无果,却又因先皇龙体欠安,分/身不暇,后来即使陛下登基,依旧未曾忘记夫妻情分,封了她为皇后,可她为后到底贤不贤德,世人皆知。”

这可是真是大事情!

在场有不少人知道这些事,但都是管中窥豹,毕竟此乃皇宫内帷之事,没想到今天竟会被人如此细致地说出来。

再去看说话那人,那不是秦嬷嬷,早年服侍在先皇后身边,后来被先皇赐给了当年的皇太孙,也是现在的康平帝。

……

这边主奴之间在说话,那边安国公已经勃然大怒了。

“赵兖小儿,连你身边的奴才都敢如此放肆,足以见得你平时是如何纵容妖妃为祸后宫的!先皇,当年您龙御归天之前,说让老臣辅助陛下,老臣有负您的所托,老臣这就来拨乱反正,匡扶正统!”

安国公一番老泪长流,拔除佩剑高举着,却并未冲进来,而是往后退了几步,让身后的兵士往殿中涌入。

就在这紧要关头之际,身后却传来一阵喊杀声,顿时打乱了安国公的计划,他手下之人也开始与来袭的这些人打斗起来。

整个场面都乱了,安国公手下的人并不是统一着装,而是各个亲军卫的人都有。这些人所穿的甲衣武器俱是不同,偏偏打过来的这些人也是如此。

就在安国公转身观察局势之际,谨身殿的殿门在他身后轰地一声关闭。

这谨身殿乃三大殿之一,殿门绝不是后宫那些殿门所能媲美的,既高又大又宽,还很厚重。

一旦被从里面关上,轻易打不开,安国公心知中计,但也知道以康平帝在宫里的兵力是绝比不过自己的,不如剿灭这些试图救主的兵士们再说,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