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72

乍一看去, 齐永宁似乎并不是故意拦着他们的去路。

只是因为赶得巧,他们往前走,而他骑着马从侧面过来, 也是往前走,正好挡住了。可接下来他停下调转马头, 朝这里看来,显然是有意的。

“这么巧啊, 薄大人。”

薄春山微微地眯了眯眼, 皮笑肉不笑:“是挺巧的。”

就在薄春山和车里的顾玉汝都以为齐永宁还有下文时,他偏偏什么也没说, 而是将马驱到一旁,让开了路。。

这种情况下, 薄春山只得继续走。

车轮声辚辚, 一马一车很快就行了过去。

马车经过齐永宁时, 明明顾玉汝已经将车帘放回原位,依旧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似乎透过车帘注视到车里来。

……

今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 先是皇后和皇贵妃之争, 又有昌国公主的出现, 还有齐永宁现在也来添乱, 顾玉汝显得有几分忧心忡忡。

不过这种情绪肯定不能在两个小的面前表现, 问过八斤水生二人今日在宫里的遭遇, 确定没碰到任何异常后, 顾玉汝就让二人回房歇息去了。

她和薄春山也回了卧房。

“他怎么今天也进宫了?”

“今天冬至,宫里摆宴,这种情形下是会邀请使节的。”薄春山道。

此时二人倒一改平时态度,没拿情敌不情敌的此类话玩笑,因为都意识到齐永宁此举恐怕没表面上这么简单。

顾玉汝又把今天在宫里碰到的事说了说, 又说到自己的猜想和想法。

薄春山道:“今天你在宫里做的没错,陛下明摆着偏向皇贵妃和太子,打压皇后一脉。其实不光是打压皇后,是包括以皇后背后的安国公府为首的一干勋贵大臣们,陛下厌恶这些人至深,所以跟着陛下走是没错的。”

“被打压的人肯定不会甘心。”

所以皇后出来了,昌国公主也出来了。

“总之宫里这些事与我们关系不大,你也不要太忧心,你要是怕惹是非,最近少进宫就是了。”薄春山想了想道。

可她就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别人对付不了在宫里的皇贵妃和康平帝,转头来对付薄春山或者她。

“行了,不要多想,你男人也不是吃素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些人正面拿你没办法,就怕背后使阴招,你在外面也要当心些。”

顾玉汝的话很快就应验了。

一开始只是私下有个小流言,说是东南洋水师提督薄春山和北晋使节团那位副使齐大人是同乡。

当时顾玉汝没放在心上,以为是上次李雅清闹出的那个笑话的后续,可紧接着她跟李雅清的事也被扯出来了。说是那位齐夫人看似温和大度,实则是个妒妇,都十几年的事,竟还惦记着想找丈夫的前未婚妻的岔。

流言越传越难听,越传越匪夷所思。

有说当年的礼部侍郎现北晋李阁老家的孙女横刀夺爱的,有说齐永宁攀龙附凤抛弃糟糠未婚妻的,有说是薄春山横刀夺爱,当年为了求娶顾玉汝如何如何,也有说是顾玉汝先和薄春山勾搭上,才会有之后齐永宁黯然去了北晋……因为之前顾玉汝和李雅清闹过龃龉,自然也少不了两个男人的恩怨纠葛。

因为前一个流言和后面的流言是前后脚出来的,一开始顾玉汝是真没放在心上,只当是那件事的后续。可越传越邪乎,越传越狗血,颇有点疯魔的架势,此时她已经意识到背后可能有人推波助澜。

她命人去查,可薄家在应天的根基有限,根本查不出来什么,只知道私下里那些高门大户都在传,根本找不到源头。

后来这事被薄春山知道了,他让她别管,他来查,也不知他托了谁,总之是有结果了,可这结果却有点耐人寻味。

无他,因为从这结果上看起来很正常。

就是有个五品官家的太太,身边有个仆人祖籍正好是明州定波的,当年在定波城,不光齐家很有名,顾家也挺有名的,更不用说半路起家却声名鹊起的薄春山。再加上齐顾两家退亲,薄顾两家结亲,以及齐家迁家离开定波,这仆人很是知道些这几家的事,就告诉了自家太太。

这个官太太知道后,就拿到与之相熟同样是官太太的圈子里,当茶余饭后的谈资说。

须知,官太太官夫人们的圈子也是不一样的,分好几个层次,最上层的自然是那些各家的夫人,家里动辄就是三品往上,或者有爵位的,能跟宫里打得上交道的。还有中层的和底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