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64

说到这里时, 人已经进来了。

赵昦面露几分尴尬之色,但整体来说并未失仪,之后给僖皇贵妃行礼, 点头向顾玉汝示意,都显得十分从容。

他比八斤要大一岁, 如今也是十五岁的少年,生得面如冠玉, 斯文俊美, 因为个子高,再加上年纪还小, 整体偏瘦,但太子的气度在那儿, 倒不让人觉得瘦弱, 反而觉得不愧是太子。

“昦儿, 你小时候不是一直念着八斤妹妹,这不就是你八斤妹妹了, 不过你们现在都长大了。”

看着两个玉般的人儿站在自己面前, 僖皇贵妃又是高兴, 又是感叹。

赵昦有点窘, 但竭力还想让自己不要失仪, 相反八斤有点忍不住了, 小声道:“娘娘, 其实臣女有名字,臣女的名字叫灵犀。”

僖皇贵妃显然有些错愕,错愕后又是笑,和顾玉汝对视着笑。

“看来八斤是长大了,知道乳名不好听, 让人叫自己大名。”

顾玉汝道:“她刚懂事时,那会儿胖乎乎的,最是不乐意别人叫她八斤,因为八斤会让人知道原来她生下来时,就是个小胖团子。后来再长大些,倒还好,也没那么计较了,她的脾气就是一阵阵的,觉得窘了,就不想让人叫她八斤。”

这是两人的底儿都被当娘的给漏了,一个被人知道幼时念叨过一个叫八斤的小妹妹,一个明明是个貌美少女了,偏偏又提八斤。

都怨她爹,给她取了这么个乳名。小时候八斤可是打听过,她这乳名就是她爹取的,说她生下来有八斤重就叫八斤吧,她娘说要改都没让改。

那边赵昦看着八斤窘红的小脸,忍不住在脑海里想着幼时情形,她那会儿确实像个小胖团子。

‘好了好了,你们孩子跟我们大人也说不到一处去,免得留你们在这里局促。昦儿你领着灵犀和水生四处玩去,或是去找旭儿和宜宁他们,我之前命人去叫宜宁他们了,怎么人没有过来?’

熟悉弟妹性情的赵昦道:“可能是被什么事绊住了。”

事实上确实是被绊住了,还是在公主所里被绊住了。

赵旭和宜宁是双生子,两人是康平三年生,今年十一岁。

因着两人是双生关系,比一般的兄妹的关系要更好一些,以前赵旭还小的时候,两人做什么都是一起,这个习惯一直到赵旭挪去了皇子所,才有所改变。

也因此赵旭打算去春禧宫时,自然要绕道来找宜宁,宜宁又要等宜珍。宜珍是两人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今年才六岁,是僖皇贵妃所出的三子两女中最小的一个,也是今年刚搬进公主所来。

皇子公主过了六岁,就要离开母妃,搬去皇子所和公主所,这是宫里的老规矩,谁也不能违抗。

可公主所里可不光住着宜宁宜珍两姐妹,还另有几位公主,平日里眼睁睁看着僖皇贵妃宠冠六宫,自己的母妃却独守空房,做孩儿的怎可能心中无感。尤其随着年龄的渐渐增长,也都知道争夺父皇宠爱了,可不管你怎么争,总有那么几个人是你争不过的,自然就成了眼中钉肉中刺,闹得不是矛盾。

今天就是这样,宜珍从小的就有点肉肉的,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说,宜宁就相反了,她刚出生时,僖皇贵妃还没当上皇贵妃,处境也没有现在好,还有早年她刚搬到公主所时,没少吃几个姐姐的亏,性格就稍显泼辣点。

可到底是小姑娘,妹妹被欺负,自己又被挤兑,就跟二公主宜康她们吵起来了。

赵旭是皇子,也不好插这种小姑娘吵嘴的事,这不就被绊住了。等赵昦带着八斤和水生找过去时,大公主宜柔刚把几个人劝住。

“瞧瞧你们,为了几朵头花都能吵这样,这要传出去——”宜柔满脸无奈道,见赵昦来了,她笑着道:“大皇弟,我把宜康宜春宜安领走,宜宁就交给你了。”

赵昦点头:“让皇姐费心了,宜宁这儿我会教训她的。”

宜柔欲言又止:“其实这事错也不在宜宁,你也不要太责怪她。”

一直到宜柔领着人都走了,宜宁才爆发:“这事错本来就不再我,宜安非说宜珍的头花是她的,明明头花是娘给宜珍的,可宜珍不敢说,宜春就开始阴阳怪气让查送来的份例明细,宜康出来拉偏架,大皇姐也来了。

“大哥你是知道她的手段的,看似面上谁都不得罪,是个宽容大度的好皇姐,实则话里都在挑唆,挑唆得宜春和宜安越发恨我跟宜珍,她倒好,从中间做好人,还让你不要训我训太狠!”

赵昦紧皱着眉,轻喝道:“宜宁!”

他估计是想提醒有外人在,偏偏宜宁火气正旺。

宜安最小,也怕大哥训大姐,便出来可怜兮兮道:“大哥,都是珍儿的错,你别训大姐。”

赵昦被气笑了。

牵着三皇子赵启的赵旭忙出来道:“行了行了,你们不要说这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没看见大哥带的有客人?”

这时,八斤和水生才显露在几人面前。

“这是薄提督薄大人的长子和长女,他是水生,她是……灵犀。”

几个小的各自见礼,宜宁到底是公主,也不是不懂事,之前那事自然被略过不提了。

赵昦受命领几人出去玩,可他还没当过孩子王,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去御花园最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