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63

薄家人在定波城留了三天。

这三天不光薄春山见了很多以前的熟人, 顾玉汝也是如此。

玉春行之所以叫玉春行,不光因为名字是两人名字的结合,也是因为合并了当年顾玉汝所开的玉春坊。

如今的玉春坊可不得了, 几乎占据了生丝市场的近六成,不光定波当地设了工坊, 苏州、松江等地都设有大型工坊。现在玉春行是顾晨管着的,不过顾晨并不在定波, 而是在苏州, 定波这个工坊现在是玉娘管。

多年不见,玉娘也老了, 不过她即使老了,还是那么美, 性格还是那么爽朗, 却依旧还是没有再嫁, 而是收养了两个孩子,如今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

除了这些熟人熟事, 一些已经遗忘的人的消息也传入她的耳中。

譬如董春娥, 譬如宋淑月。

也许很久以前宋淑月的打算是等过几年, 风头过了, 就找个机会把女儿从家庙里放出来。可时间过得久了, 她似乎也忘了, 也是这些年宋淑月过得并不好。

每当她好不容易扳回些劣势, 能让自己处境变得好一些,那个一直压在她头上的顾家和薄家都会更进一步。

尤其是顾家的女婿薄春山,官是一级级的升,一直升到了巡海道副使后,董家彻底打消了让宋淑月这个正牌大太太再出山露面的想法, 这些年宋淑月虽还挂着大太太的名儿,却早已名存实亡,如今董家中馈内务都是二房在打理,大太太已经很久很久没在人前露面了。

据说董家当初是打算休掉宋淑月的,要不是有董睿这个正房嫡子拦着。而董春娥,据说几年前在家庙里病死了。

听说董春娥病死了,顾玉汝也愣了一下,不过事情过去的太久,此人对她而言几乎已成了陌生人,倒是惊不起她情绪的任何波澜。

只是略微有些感叹,但也仅仅只是感叹而已。

三日后,薄家一家人在亲友的送别下,离开了定波,再度踏上前往应天之路。

第一次来应天住的是会同馆,这次依旧如此。

不过跟第一次相比,这一次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并不在会同馆里,而是直接住进了乌蛮驿。

据说按规矩,三品以上封疆大吏入京办事,可入住乌蛮驿,薄春山如今是从一品的品级,足够了。

不过他们并未在乌蛮驿住太久,显然康平帝对薄春山这个功臣并不吝啬,薄春山进宫面圣的当天,康平帝就给他赐了宅子,宅子就在西安门大街外,珍珠桥附近,离皇城很近,也就隔了两条街。

据说这宅子以前是个王府,后来被收归了朝廷,在薄家人进京之前,上面就吩咐把宅子里逾制的东西拆了,里面一应用物和下人都齐备,早就提前准备好的,也就是说薄家人可以直接搬进去。

也因此薄家人在乌蛮驿只住了三天不到,就换地方了,会同馆的馆使在知道这件事,对薄春山更是逢迎巴结,那些平时趾高气昂的办事小吏们只差亲手帮薄家人搬运行李。

刚入京就赐宅子了,还是以前是王府的宅子,能做王府的地方都不会太小,在这应天什么都容易买到,就是宅子不好买。

价昂且不说,关键挑不到好地处,尤其是那些官员们,当今是个十分勤勉的皇帝,几乎是一日一朝,也就是说每天各高官们都必须在天不亮时奔赴皇宫上朝,自然希望住的离皇城越近越好。

只可惜皇城根下的宅子,那都是有数的,有钱也买不到的,拢共也就西皇城根大街这一片,能住在这里,无一不是高官勋贵以及皇亲国戚们。

也就是说,薄春山这刚入京就一跃成了最顶端的那一阶层。

真是宠眷优渥!

自打薄春山进京后,康平帝一言一行无不是这么表示,这也让薄春山一时之间更是身处风头浪尖之上。

……

顾玉汝这边也没闲着。

宅子既然是自家的,自然不可能甩手不管,熟悉环境,熟悉各处。唯一让顾玉汝较为庆幸的是,这府里的下人并不是前个主人遗留下来的,而是从皇庄里派来的。

也就是说让薄家先用着,等薄家这边安置好了,自己的人手足够了,就可以把这些人遣走了。

这让顾玉汝松了口气,不然供一批皇帝的奴婢,还真不知谁是主人了。

这件事是当下最紧要的,幸亏顾玉汝这趟来有准备,提督府那里只留了一小部分人留守,其他人都带过来了,他们人虽少了点,但也能先把各处接下来,剩下的就是买奴婢了。

顾玉汝看了看这座宅子,心知这次要买的人恐怕不会少。

这座宅子很大,里面的装潢布置也极为奢华,毕竟以前是王府。整体是为五进院的大宅子,并配有东西路的跨院,也就是说是三个五进院构成。最后在西侧还有个不小的园子,园中有山有水,一片江南园林的风貌,由于宅子靠近九曲青溪,所以园子里还引水汇集了个小湖,可谓是风景极为优美。

顾玉汝不是不知时务的内宅妇人,自然知道打理这座宅子要花费的人力物力,而且她心想估计以后的各家应酬不会太少。

时间就在忙碌中过去,等顾玉汝这边总算觉得一切都趁手时,宫里也来信了,僖皇贵妃招她入宫叙旧。

于外命妇来说,皇贵妃招自己入宫,自然是无限荣幸。尤其又加了叙旧两个字,似乎格外显得荣宠在身。

而于规矩来说,就极为繁琐了,先要跟内官确定时间,到了时间再按品大妆入宫。这趟八斤和水生也要去,既然是叙旧,自然是说家常话,家常话哪有不带孩子的?

而且有着那一次的前例在,顾玉汝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把两个孩子都带上。

这还是顾玉汝第一次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