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58

说是这么说, 顾玉汝却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之后几天里,她特意把时间空出来,留在家里教女儿一些关于女工女德方面的事情。这些她并没有什么经验, 她只能像当年她娘教她那样,用自己来言传身教。

所以她又把旷了多年的厨艺和女工捡了起来。

这一切都让八斤花容失色, 开始两天她还有兴致,毕竟是以前没玩过的, 等兴头过了, 她开始意识到其中的厉害。

厨房的事也就罢了,现在她娘还没让她上手, 只是让她在边上看着,帮着打下手, 可那个女工——至今她学了几天, 还是只能缝一个小布头, 缝得歪歪扭扭不说,手指头也没少受罪。

“铁娃哥, 你看我的手。”

八斤伸出十根纤纤玉指。总体来说, 八斤的手很好看, 却并不如其他官宦人家的姑娘那样白皙细嫩。她喜欢往外跑, 喜欢舞刀弄枪, 自然白不了, 但也不黑, 而是那种十分健康的肤色,手掌和手指上有许多薄茧。

而今天这一切,都不如她手指上那些针眼触目惊心。

薄镇微蹙着眉,先去外面找来一小盆温水,替她擦洗干净手, 又从屉子里找来药膏,替她细细的涂上。

这药膏是他常备的,八斤从小到大总是容易把自己弄出点小伤口来,她又不敢让她娘知道,就跟铁娃哥偷偷私下处理,于是薄镇备这种药膏也备成了习惯。

“还疼不疼?”

“可疼可疼了,我以前学鞭子时,也没这么疼过。”她可怜道。

“十指连心,当然疼。”

涂上最后一根指头,他放下药膏,看她可怜的样子,又一个劲儿把手往他手里塞,他叹了口气,将小手捧了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

小时候八斤每次哪弄伤了,铁娃哥都是这么做的,他越是这么做,八斤越是委屈,可怜巴巴的。

“铁娃哥,你说我娘最近跟魔怔了一样,让我学这些做什么,家里也用不着让我去做衣裳啊,咱家的衣裳什么时候用自己做了,都是外面做好了送家里来。”

薄镇轻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大东家在想什么,八斤现在也不小了吧?

这么想着,他将目光放在八斤的小脸上,眉心不禁又紧蹙了几分,却还是笑着安抚道:“你如今也不小了,大东家估计是想让你先学着,也免得以后你成亲嫁人什么都不会做,惹来夫家嫌弃。”

“成亲?嫁人?”八斤一脸震惊,“我才多大,我成亲嫁人干什么?难道我娘想把我嫁出去?我才多大我娘想让我嫁人?”

显然她自己也有点慌了,不然也不会语无伦次。

“大东家怎么会现在就让你出嫁,只是为了以后做准备,你也是个大姑娘了,有些事情虽不用你做,但不能不懂。”

“我既然不做,我为何要懂?”八斤说得理直气壮,又目含疑惑。

薄镇看着这样一双眼睛,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时,门突然响了,有人走了进来。

是薄镇的随从,一个叫豆子的伙计。

“铁爷,广利行的梁东家……”

“出去!”

这声厉喝不光吓了八斤一跳,也吓了豆子一跳,下意识道:“铁爷……”

“以后进来记得先敲门。”薄镇放缓了神色,顿了下,他又道:“你去与梁东家说,我现在有些事,过后我会上门找他。”

豆子连忙应是出去了。

等门再度阖上,薄镇转头来看有点发愣的八斤。

她发愣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薄镇竟将她从膝盖上扔了下来,本来她是坐在他膝头的。

薄镇有点头疼道:“八斤,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你要和男子保持距离,人前人后都要如此,你说你方才坐在我腿上,若是被人看见了,你……”

“可是……”

八斤被这一连串变故弄得一头雾水,她本来就觉得委屈,最近她娘管她训她,现在铁娃哥又这么对她,她顿时受不了了。

“我以前坐你腿上,小时候你抱着背着我的时候,也没见你说什么,方才你也没说,现在突然来训我,你不讲理!”

说完她就哭着跑了,薄镇愣了一下,连忙追了出去。

是的,八斤没有说错,明明是他的疏忽,也是以前这样习惯了,一直到豆子进来他才反应过,又因为担忧过渡不免反应过激。

八斤算是他从小带大的,从她牙牙学语蹒跚学走路时,他就跟在她后面,怕她摔了怕她哭了,有几年他就像八斤的影子。

连薄叔当初都说他太紧张八斤了,只是偶尔让他领她出去玩,看着她,没有让他这么紧张。可他却是习惯了,那几年在薄家,走到哪儿都要看看身边有没有那个小胖丫头的影子。

后来她越长越大,他操得心越来越多。

已经成了习惯,现在才发现那丫头不知不觉中竟长大了,其实不光是她不习惯,他何尝不也是。

……

八斤很懂事,每次闹脾气,都不会跑太远,怕家里人找她不到担心,所以薄镇很轻易的就在楼下的园子里找到了她。

小小的一个人,缩坐在那里,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哪有平日的鲜活。

“八斤……”

她哼了一声,别开了脸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