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56

“也不一定现在就要去, 我再拖一拖就是。”薄春山道。

其实别说顾玉汝,他也不愿意回应天。

一来是第一次去应天,虽然得到的好处不少, 但也让他见识到不少朝廷和官场上的龃龉,以及这些所附加的各种规矩和条条框框, 他最是不耐烦这个,也最讨厌被人管束约束。

再来, 他心知肚明自己在风口浪尖上, 一个康平帝的心腹,一品的封疆大吏, 之前是他一直躲着广东,若是回了应天, 他几乎不用想就知道那些老东西会怎么把他生吞活剥。

当然, 肯定也没这么夸张, 以薄春山今时今日地位,还不至于只挨打不还手, 他就是不耐烦这些, 不想去搀和那些事。

说白了, 顾玉汝想要自由, 他何尝不也是。

也许, 他本身就不适合当什么官。

……

夫妻二人一时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 而家门俨然就在眼前。

顾玉汝把买回来的果子递给丫鬟, 自然问起怎么没看见八斤。

一提起姑娘,丫鬟就开始支支吾吾说不好话了。

八斤如今也十二岁了,换做别的人家,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也该说亲了,先说好亲事定下, 这期间就要花费不少时间,待到及笄后,就可以安排出嫁的事。

可很显然八斤跟寻常姑娘不一样,她还有个不寻常的爹。

以前在纂风镇时也就罢,那时候还小,她再祸害也只能在纂风镇里祸害,后来六横岛建市开交易所,顾玉汝不得不迁去六横岛,两个孩子自然要带上,自此就开启了八斤一发不可收拾之路。

反正就在顾玉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八斤已经开始出海玩海盗船了,她怀疑是薄春山没当成回事把女儿带出去开了眼界,不过薄春山并不承认。

总之自那以后八斤是打开了新世界,反正有一众人宠着护着,当时溟帮是刀六管着的,她亲爹是那片海域最大的那个,真是可着劲儿撒欢。

于是等顾玉汝终于忙闲下来,突然发现女儿成了个野丫头。

八斤也一直是个野丫头,让她读书不爱,反而喜欢舞刀弄剑,薄春山也就惯着她,还专门给她从军中找了个师傅教她这些。别看八斤现在还小,但两三个大汉还真不是她对手。

总之,八斤就在大家闺秀的反路上越跑越远,顾玉汝每次都头疼不已,可你说要她动真格去管束八斤,她也舍不得。

“姑娘是不是不在家?”

“姑娘去找铁爷了。”丫鬟支支吾吾道。

“去玉春行了?我怎么没看见人,”顾玉汝皱起眉,“那少爷呢?”

一提起少爷,丫鬟就没那么紧张了,明显松了口气。

“少爷在呢,少爷在屋里读书。”

少爷就是水生了,也是让薄家上上下下最安心放心的孩子,他从小就性格慢,用顾玉汝的说法,这是孩子沉稳。反正就是沉稳得不像话,八斤的跳脱更加衬托弟弟的静。

水生从小就喜欢与静有关的事物,例如读书下棋画画之类,而且他从小就展露出极为聪慧的天资,请来先生教他,就没有一个对他是不夸赞的,反正真是让顾玉汝一点心都不用操。

当然也不是不操心,有时候她也担心孩子静过头了会不会不好,总之天下父母心,哪有父母是不操心的呢?

……

顾玉汝让丫鬟去把水生叫来。

她那儿子今年也不过才八岁,如果没人叫他,他能在房里读一天书,她就想叫他出来散一散。

借口自然是她刚买了新鲜果子叫他来吃。

趁着丫鬟去请人的空档,她让下人把她买的那个大凤梨给削皮切块,拿盐水浸泡上,只等着人来了就能吃。

“你说八斤去找薄镇做什么?”

这时,丫鬟刚把泡了水的凤梨端上来,黄嫩可口的凤梨肉被镇在冰凉的井水里,散发出淡淡甜香,这味道很诱人,但又不显得甜腻过头。

薄春山招手让丫鬟过去,用叉子从里面挑起一块,一边道:“能做什么,估计想让薄镇带她去哪儿玩?”

“她该不会是还打着想让薄镇带她去文莱的主意?”

……

玉春行与其说是个商行,其实更像是一个交易所。

建筑外表还是大晋的样式,但内里却截然不同,有些像那些夷人的建筑,但又不全然是,算是两种风格混杂而来。

整个建筑像一个回字形,由四栋两层楼组成,看似楼有只有两层,但这两层却建得比普通的二层楼要高大宽阔许多,因此从外表看去格外气势磅礴。

此时位于这座建筑的东南角,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这间房极为宽敞开阔,所有家具摆设甚至地板都是清一水的红木,只红木颜色明暗有些许不同,给人感觉十分庄重雅致。

屋子的左侧摆了几张桌椅和配套的花几,似乎是用来待客的,而右侧临墙则摆了许多书橱,书橱前是一张偌大的黑色的书案。

屋里的摆设极为简单,不过一角的西洋大座钟和书案上一个木制帆船的模型,倒是给整个屋子增添了几分属于异域的色彩。

“铁娃哥,你到底答不答应?”

书案后,坐着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年轻男子,他生得面容清隽,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而他的身侧站着个穿着紫色衫子的少女,少女约有十二三岁,杏目翘鼻,十分古灵精怪的模样。不过与她古灵精怪的气质相比,这少女倒是生得一副花容月貌,可以想象若是再过几年,怕是不得了。

此时她正拉着年轻男子的袖子撒娇……呃,其实不应该说是撒娇,更像是耍无赖,因为她已经缠着男子半个时辰了,若不是男子三申五令,她这会儿应该是整个人挂在男子身上,而不是像眼前这样。

年轻男子正是薄镇,也就是铁娃。

他一直跟在顾玉汝和薄春山身边,等后来再大点,总是铁娃的叫也不太好听,就由顾玉汝做主跟了薄春山姓,还为他取名叫薄镇。

少女自然就是八斤了,她算是薄镇一手带大的,虽然后来随着年纪慢慢长大,薄镇也能独当一面了,就跟在成子手下做事,从六横岛一直到广州的玉春行,如今在玉春行里也是说话能算数的管事之一。

不过两人关系在这儿,八斤也从来没把薄镇当成过外人。

“八斤,你也是个大姑娘了,以后要注意和男子的距离,不管是我也好,还是别人也好,都要注意。”薄镇叹着气道。

“这话你都说了好几遍了,我小时候都是你抱着我的,怎么成大姑娘就不行了?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大姑娘。好啦好啦,你说的我都记住了,那你到底带不带我去文莱?”

一看八斤表情,薄镇就知道她没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