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55

五年后, 广州城。

玉春行坐落于广州城正南门的一处商市,由于此地临近珠江,有百货之肆汇集, 又有天下商贾云集,是为整个广州城最为繁华地带。

一般能在这里的正脸大街上开铺设行的, 无不是广州城内首屈一指的大商行,而玉春行虽建行年代不长, 也就近几年方崭露头角, 却是比起广州城内许多老字号的商行也不差。

无他,皆因这玉春行是为广州三十六行之一, 又在其中坐头一把交椅。

提起这三十六行,就要说说当年朝廷在广州开市, 准许与夷商通商。

彼时广州虽有市舶司, 却只管朝贡堪合事宜, 又因与夷商交易利润极高,广州及其周边州县几乎人人皆商, 走私风极为猖獗。

鉴于此, 东南巡海道副使兼东南洋水师提督薄春山奏请朝廷, 准许广州开市。

本来按照薄春山的想法, 开市大体就照搬纂风镇及六横岛的模式即可, 可他俨然忽略了纂风镇和六横岛对南晋沿海一带海商的冲击。

由于东南洋水师把控着近海海域, 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路子还能像以往那样进行走私, 只能走明路经由纂风镇或者六横岛交易所,朝廷每年收入一年比一年高,其中这两地占了六成以上,足以见其暴利。

所以朝中早就有人提议,在其他处也开市, 或设立市舶司,或重开先皇那时被罢掉的几处的市舶司,美曰其名为了广纳天下之商,所求不外乎为了利益。

当时纂风镇和六横岛的两处交易所,几乎全掌握在薄春山手上,因为此事朝堂上那两年可没少打仗。一众大臣又是说没有旧例,又是提不利于朝廷管控,反正就是想派官去分管分权。

由于那两年正是平浙江福建海域倭寇紧要之际,康平帝怕搅了局,硬是压着没让,只派了户部的人前往监管。就这么压了两年,实在压不住了,也是当时薄春山打算前往广东,就把两处交易所移交给了朝廷。

这一下开了口,可更不得了了,用一句话形容,那些朝臣们差点没打出人脑子。

眼见广州地势比六横岛更好,这个往日在一众高官大臣们眼里只是个蛮夷之地的地方,顿时进入所有人的眼中,这次又打算开市,谁还能放过?

总之,各种原因的促使下,广州的开市比任何地方都复杂,足足花了近半年的时间,朝廷才拿出各种章程。

朝廷取缔了六横岛交易所一口税的税法,而是采用了更为繁琐复杂的征税法,不光设有引税,还有陆饷和水饷。

引税,顾名思义,有点像朝廷分发给盐商的盐引,外商前来交易必须在官府手中获取商引,每引征税若干。至于陆饷和水饷,则是按照货船船体的大小,以及货物本身多少进行征税。

总体来说,所征税额与一口税的税法征的收数额是差不多的。

至于朝廷为何要采用如此复杂的收税的方式?

可能对于那些夷商来说,反正就是一头雾水,可若是懂点盐商行情的,就知道是为何了,不外乎各层官员为了巧立名目中饱私囊。

经过的关卡越多,就越好巧立名目卡拿要。

不过这一切都和薄春山没什么关系,打从把那两处交易所移交出的那一刻,他就决定不管这些事了。

当然也不可能不管,他作为东南巡海副使,毕竟还管着对夷通商之事。可他顶多也就是朝廷拿出章程,他觉得过格的或者不合适的反驳,至于下面上头如何商议,反正他是不耐烦管这个。

用他的话说,管闲事好处没有,管得一身腥。

此时,为官多载的他,随着官越升越高越升越大,已经开始见识到官场上各种复杂,也开始尝试到身不由己,无法像以往那样随心所欲的滋味。

话回到之前,三十六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滋生的。

这其中既有世家大行商联通朝中高官的背后操作,也有朝廷觉得私商太多,不容易把控对夷交易的物品的担忧。朝廷有很多明令禁止互市交易的物品,诸如铁器之类这些是明令禁止交易的物品,可私商哪管这么多,给银子就能给你找来。

所以朝廷把对夷贸易的权利分发给了三十六大行商,只有三十六行才可和夷人交易,有点类似当初纂风镇的通商官牌。

同样的,也只有三十六行才可出售舶来货物。

相对应的,三十六行在交易中,必须向官府缴纳一定的商税。

也就是说,其实税额还是增加了,一来一去买卖双方都需纳税,不过这点税银与其中利益相比又是九牛一毛,而三十六行也成了外商和晋商之间的桥梁,他们一边从夷商手里收货,一边将货卖给下面诸商,同时又从诸商手中收购夷商需要的货物,再出售给夷商。

可能是还记得当年纂风镇六横岛,顾玉汝在其中的劳苦功高,所以这许可对夷通商的牌子还没确定给谁时,第一块牌子就给了顾玉汝。

也没办法不给,顾玉汝手里还有那一纸当今御笔所书的‘奉旨对夷通商’的大字,当初把纂风镇交出去时,顾玉汝就把字给拿走了,至今还在手里。

也就是说给不给她牌子,她都能通商,除非康平帝把那副字收回来。

再加上背后还有一位巡海副使兼水师提督,玉春行稳坐三十六行第一把交椅,倒是名副其实的。

……

顾玉汝刚走出玉春行。就看见外面立一人,穿一身靛蓝色长袍,身材高大挺拔,气质沉稳从容,正是薄春山。

薄春山最近在留胡子。

大晋男子过了三十,少有不蓄须的,也可能是因为有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句话,所以他也开始留胡子了,却被他嫌弃十分麻烦,总是留了剃剃了留,最终只在下巴尖处留了一层不到半寸的短须。

不过别说,这点胡子确实给他增添了不少沉稳的气质,还越发显得英俊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