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44

可不是好大的本事!

这近一年的时间, 纂风镇可谓是大变样。

而其名声也在两浙一带大为流传,当然流传只限于在商人之间,却像沾了蜜的饼一样, 引得无数大商小商蜂拥而至。

不管你是手握商行其下无数货源的大商也好,还是只能贩的几十匹布的行脚商也罢, 纂风镇来者不拒。

而且其收货价极高,远超市面上的价格, 竟可高出三成不止。

须知这世上最多的不是商行商铺, 而是行脚商,他们把各地的特产货物, 带到其他相对来说稀缺这些物品的地方卖出去,以此来获得利益, 而很多商行商铺的的前身其实都是行脚商慢慢做大而成。

他们是这世上最会趋利的那群人, 所以高出市价三成的利益, 足够驱动他们从各地蜂拥而至来到纂风镇了。

而纂风镇的名声也正是这些行脚商打出去的,以至于广为流传。

其实一开始荣祥号根本没注意到纂风镇, 荣祥号是出了大晋边界以外才会用的名号, 在大晋境内并不叫这个名字, 而这个名号也少有人知晓。实际上组成荣祥号的势力极为复杂, 既有海商, 也有巨贾, 更有官宦世家, 他们统合了起来,组成了荣祥号。

在海上那种地方,龙蛇混杂,各国的势力都有,只有抱团才能生存, 才能让人忌惮,很显然统合荣祥号的那个人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会有如今的荣祥号。

像他们这样屹立在一众商贾顶层的人,自然不会注意那些小小的、不起眼的行脚商,可恰恰是这样一群人,给他们带来了极为大的冲击。

说简单点,荣祥号其实也相当于二道商贩,他们通过各个渠道从大晋境内收购各类货物,然后通过手段,运送到六横岛去贩卖。这里面有负责收购货物的,有负责运送的,有负责贩卖的,有组织武装力量保护的,各司其职,是股极其庞大的势力。

可以说因为荣祥号的力量庞大,他们一直做的是独一份的垄断生意,这独一份的生意利益很大,大到可以吸引来无数力量,因此荣祥号的势力更庞大。

可撇除这一切,他们其实就是二道商贩,一切的前提是他们需要收购到货物,才能运出去贩卖。

那如果让他们没货可收呢?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巨商有巨商收货的路子,小商人也有小商人的路子,而由于荣祥号早已将两浙海上贸易垄断多时,太多人闻其名却不得其利。

当初纂风镇找商行合作,如此苛刻的条件和要求,那些商行依旧愿意与其合作,不外乎利益够大,同样的若是利益够大,也不怕撬不动这座庞然大物的基石。

说到底巨商巨贾又能有几个,这世上更多的却是那些不大不小的商人和底层的行脚商。

纂风镇就是通过这个办法,杀出了一条血路,不光闯下了偌大的名声,还让许多之前受到荣祥号肆意压价的商人们,嗅到利益的味道。

之前也说过是垄断生意,既然能垄断,自然能肆意压价涨价,而很多商人鉴于对方要货量巨大,哪怕面对被压价,也会捏着鼻子薄利多销。

可现在有一处地方,他们非但不压价,反而在市价上面上浮了三成利润,有钱不赚是傻子,能当商人的有傻子吗?

所以一开始,只是荣祥号的人收货时,总会碰见货不够的情况,可对方都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遮掩过去。

再后来,能收购到的货越来越少。一开始他们还以为内部有自己人互相打压,谁知道互相猜疑,稀里糊涂打了一通,才发现不是一家如此,而是家家如此,那么很显然是外因了。

而这中间的时间差,给了纂风镇的发展机会,它迅速发展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当然,此时的荣祥号还没有意识到纂风镇已经是个庞然大物,他们觉得这是有人在虎口夺食。

查了一下对方背景,似乎有点来历,但不足为惧,如今他们已经动用力量在多方面下手施压,想来对方不日就会崩塌。

所以才会有眼前这位‘六爷’的到来,他来只是好奇这个纂风镇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竟会让‘家里’如此焦头烂额,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

老者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并未说什么话。

他知道这位大少爷的性格,说得越多越不服气,左不过他就是好奇走一趟,说是请了差事为家里办事,实际上许家那边根本没指望他,老者也清楚他的性格,要顺着毛撸,倒不会惹得他不满。

“走吧,我们去见识见识大名鼎鼎的纂风镇。”六爷一阵冷笑道。

很快,以老者为首,随后跟上十多名身强体壮的做随从打扮模样的大汉,一行人护着六爷往镇上去了。

入了镇,更是让六爷一行人侧目。

无他,这镇上的路实在太宽了,人也太多了,几乎不亚于某个府城。镇上商铺鳞次栉比,来往行人大多也衣着鲜亮,不过俱是行事匆匆,倒少有人在路边逗留耍乐。

沿着这条大路一直往里走,就见到一座很大的建筑体。

这座建筑跟寻常的建筑不一样,线条简单,只有飞檐翘角证明这是南晋的建筑,其他的地方却是不像。

它有一扇很大的门,门里就是一个偌大的厅,这厅宽深约有十几米,整体约有两层楼高。而进去了里面,里面的人流更是络绎不绝,却是少有人喧哗,即使彼此交谈,也会尽量压低声音。

厅的正面,是一个占据了大半个墙壁的黑漆板,其上用红色的字迹写着各类货物的名称,以及今日的价格。

很多人来到这里,都会先去这黑板前看上一会儿,看完了便去大厅的右侧。那里摆放了许多桌椅和茶几,供人歇脚,而就在这些桌椅茶几后面,一排数十间的屋子,大部分小屋的门都是关着的,即使偶尔开启有人出来,也会很快被下一个进去的人关闭。

六爷看着眼前这一切,那位老者则在他耳旁解释。

说那块黑板便是今日交易所收货的价格,价格公开明确,所有人都是统一价格。而那些小屋子,则都是为来卖货商人办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