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40

“裴东家, 你这是?”一旁宋老东家诧异道。

裴永胜忙地将茶盏放下,又狼狈地用袖子擦了擦身上的茶水。

“无事,就是手滑……”

他手下动作不停, 心里也是惊涛骇浪。

这些年对于薄春山的发展,他其实是知道一点的。

当了民兵团长, 又坐上了典史的位置。

当时他儿子裴豹把这些事告诉他,口气很是不忿, 因为薄春山组建民兵, 从龙虎帮很是拉走了一批人。

可一来人家不是来龙虎帮招民兵,是那些人自己要离开龙虎帮去当民兵的, 按理说进了龙虎帮,想出去可不容易, 可明摆着人家去投靠官府, 他们自然也不宜得罪, 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当时裴豹还很是抱怨了他一通,说他袒护薄春山, 那阵子他忙着牙行的事, 也懒得跟这蠢儿子打嘴官司, 只让他不准惹对方。

后来薄春山坐上了县典史的位置, 这更让他觉得当初决定是对的。

到此时, 龙虎帮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 他心思不在这上头, 裴豹觉得薄春山克他,更不愿意待在这里,便带着人去了府城帮他做事。再加上他的生意重心也越来越倾向府城,定波这边就交给了下人打理,关于薄春山的消息, 自然越来越少传入他的耳中。

不过后来他倒也听说,薄春山现在升了官,当了巡检使,深受府台大人的信赖和看重。

至此,两人已是完全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即使偶尔有些唏嘘感叹,也是一闪即逝。

万万没想到竟在这里看见他,而且貌似在这里的身份不低,那个什么苗家主还要等着他来见各大行商?

裴永胜心里是巨浪滔天。

他身为市井出身的老油条,自然不傻,能做牙行还能做大的,除了老奸巨猾八面玲珑人缘广这些特质外,还得消息灵通。

裴永胜早就听说过海商。在各大行商里,除了盐商外,最为高深莫测的就属海商。盐商是富甲天下,但他看得见摸得着,可海商就是属于看不见摸不着只闻其名的那种了。

且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久而久之海商在其他商人心里就留下了‘富过盐商,高深莫测’几个字。

既然说到海,那就不得不提到朝廷禁令,这个之前说过,这里略下不提。能出海做生意的,那能是小人物?海上有倭寇有海盗,还有朝廷禁令,没点真把式可做不了,但不管如何,这其中少不了背后有‘大人们’的支持。

裴永胜就想得很多,他想到了薄春山深受府台大人的器重,想到他所掌握的巡检司,别处的巡检司裴永胜不知道,但他知道在明州府下,巡检司的权利可是极大,小到盘查过路商人百姓的路引,大到打倭寇。

且明州府下巡检司的名声极好,可以说深受百姓爱戴,因为百姓们也不傻,外面乱成一锅粥,也就明州府下算是一片净土,这是卫所将士的功劳?当然不是,这是巡检司是薄大人是府台大人的功劳。

甚至这几年明州府下的商业有蓬勃之势,这俱是因为这里比别处平静,有很多附近州府的商人都跑到这里来安家,自然也带动了当地的一些发展。

再由此来推断,薄春山能成为这纂风镇的主事者,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别说整个明州府现在都是他的地盘,这定波也被他经营得宛如铁桶一片,估计现在县太爷说话都没他好使。

……

就在裴永胜心里各种翻滚的同时,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男子。

正是苗双城和薄春山。

有长兴商行这些和纂风镇合作已久的人介绍,大家自然也就知道了这正是此次见商会的主事者,也是这纂风镇的主事者。

不过从头到尾,薄春山就坐在一旁当摆设,和各大商行交流主要还是苗双城,不过众人也看得出这黑衣男子的地位不低,因为别人都在一本正经‘谈正事’,也就他坐在一旁姿态随意像个没事人。

关键是这位苗家主时不时还会看他的眼色,这就让人有点琢磨了。

不过从始至终,苗双城也没介绍这位是谁,对方也没说一句话。

简略地交谈了一会儿,两人便离去了。显然有些事是不能当着人面谈的,现在只是跟大家见个面,让大家知道主事人是谁。

至于再具体的,那肯定是要私下再谈,毕竟牵扯到朝廷禁令。

各大行商这里暂不提。从这里离开后,苗双城开始抱怨了。

“我本打算近日就走,偏偏你要我留下来主持什么见商会,如今都把事情扔给我,你倒是出面了,却是一句话都懒得说,等过阵子我走了,你打算怎么办?”

“这不是能者多劳?”薄春山笑着道,“再说,这事我露面可以,我表态却不行。”他到底是个朝廷命官,表面上的把柄是不能被人抓住的。

苗双城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免显得有几分忧心忡忡。

“那等我走了,你打算怎么办?若是以前交给姚清也不是不行,可如今这阵势,别说姚清,就是我,你若是不在的话,恐怕也镇不住。”

为何以前纂风镇行事那么谨慎隐秘,俱是因为实力不够,怕招惹上大势力。如今倒是不怕,但你既然想扩大和商行的合作,自然要有能证明给对方的东西,人家也不可能你说什么信什么,拿了大把货一分银子不要交给你。

这就需要一个能镇得住,能让人相信的人。

例如薄春山,他所代表的能力和势力足够证明很多了。

可他又不能出面去谈这个生意,也没时间一直待在纂风镇,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一提这个,薄春山就眉心紧蹙。

“还有六横岛那,你不能离开太久,刀六一个人罩不住。那地方才是主要,你可别本末倒置了。”苗双城想了想,道,“要不倭国那里先放下不去?”

薄春山摇头道:“倭国那也重要,说是商道,其实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还是要去看看。”

这时,急匆匆走过来个人,一见到薄春山眼睛就一亮。

“老大,家里有消息传来,大嫂要生了。”

薄春山错愕,怎么这时候要生?他也就出来了一天,昨天才到的,而且按照日子,顾玉汝的产期还没到。

不过这不是主要,而是他要赶紧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