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32

正所谓计划不如变化快, 讲的就是如此。

薄春山原本打算以纂风镇的船和货为饵,钓几条小鱼佐酒,没想到计划进行得比他想象中更顺利。

他因此又灵机一动产生了别的想法, 用他的说法有机会不用王八蛋,过期作废, 所以他又让苗双城坐着纂风镇的船调头回六横岛了。

他则和刀六兵分两路,刀六继续潜藏, 他则带着自己的战利品随后也回了六横岛。

……

六横岛上, 等着消息的又何止一两个人。

其实就在几艘海盗船发生大战之时,远处就有船只窥探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由于距离离得太远,也看不分明, 只知道是海盗们起了内讧。

远处窥探的又何止一艘船, 而是好几艘船。

有的船很小, 摆明了自己只看戏不参与,有的船坚炮利, 虽摆出的架势只是好奇, 但未尝没有若有机会分一杯羹的打算。

只可惜这边战斗结束得极快, 很快几艘海盗船上都换了统一的旗帜, 虽都是黑旗, 其上并无任何标识, 但已经说明了对方已经拿下所有海盗船, 同时也是在警告远处窥探的船只——若是再不离开,就是敌人了。

远处窥探的人俱是脸色一变,纷纷驶离这里,回六横岛报信去了。想分一杯羹的人也只能佯装就是看戏,败兴而归。

所以等苗双城带着船调头回到六横岛时, 关于此次的消息已经传得满天飞——黑虎、飞鸟、狼牙、西格都栽了,栽到一伙不知名的海盗手里。

至于肥羊?

可能也落到那伙不知名的海盗手里了?

可纂风镇的船调头回了六横岛,又给出了别的答案。

原来这艘货船被这么多海盗尾随,早已是吓破了胆子,但由于船上货物太多,跑又跑不快,只能听天由命。万万没想到海盗们竟起了内讧,这算是给了对方机会,他们趁机就跑了,没敢继续往前跑,而是调头跑回了六横岛。

至于那伙不知名的海盗为何没劫下这艘船?可能是分/身不暇?毕竟他们刚打下五艘海盗船?

以上,仅只是岛上众人的猜测。

他们能得出这些猜测,也是那位公子哥下了船后,表现得极为反常——他一改平时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做派,有些歇斯底里,一再叫嚣要给海盗们好看,竟敢劫他的船。可同时又难掩恐慌之态,有点色厉内荏的味道。

为了取信众人,苗双城专门回到岛中央的那片建筑群中,还寻了一家旅店暂住。让外人看去,却是心有余悸需要压惊。

进旅店之时,也不知他的随从说了句什么话,又将他激怒了。

他紧握着折扇,又说了几句定要让他们好看之类的话,才步入旅店中。

……

旅店的斜对面,是一家茶楼。

这处茶楼在一片各式各样的建筑体中,其实并不起眼,却俨然是大晋的建筑风格,一派古香古色,低调雅致。

此时位于茶楼二楼的雅间里,有两个人正在说话。

其中一位是一名身材消瘦的老者,他身穿宝蓝色的直裰,从外表看去,像一个饱读诗书的文士。而就在他对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此人方面短须,面露威严之态。

见老者看向窗外,中年人也顺着看过去,自然听到那位做公子哥打扮的人所说的话。

老者笑了笑解释道:“此人出没六横岛数年,众多势力忌惮俱不敢下手,我估摸着是听说过小六当年闹出那事的哪路宵小,故意驴蒙虎皮,倚以为势。之前有人打听到我这里来,我并未帮其遮掩,只道家中没有年轻子弟来此地,想来此人也是蒙不下去了,这次有数股海盗尾随其而去,没想到途中竟然起了内讧,让此人逃过一劫。”

中年人何等人也,虽老者言语简练,但他很快就提取出有用信息,大致拼凑出了轮廓。

不过他对此事并不感兴趣,除了‘小六’让他动了动眉眼,对下方之人不过一扫而过。

“小六最近可还好?可还像以前那样任性顽皮?”显然老者对这个‘小六’颇有亲近之意,提起此人眼中俱是带笑。

中年男人本是面容严肃,提起‘小六’,也不禁和缓了颜色,眉宇间露出几分又是感叹又是无奈的神色。

“他这几年倒是少闹腾,那次事后,老爷子觉得平时太惯着他了,便压着他读书,拘了几年,倒比以前稳重了不少。”

两人就着‘小六’又聊了几句,之后便说起正事来。

“圣上新封的东南剿倭总兵官倒是个难缠的角色,此人一到宁州,便巡检了各路水寨,俨然有重建水寨的架势,给各家颇是找了些麻烦。不过水寨废弛非一朝一夕之事,朝廷屡次内迁也是主因,又有各家从中作梗,想必一时半会他也做不出什么。

“可到底新官上任,此人也非之前那些平庸之辈,早年也曾做出一些改革卫所之举,却遭人排挤打压,以至于销声匿迹数多年,如今卷土重来,又有圣上在其背后支持,总会做出些事情,所以还请龙老最近多约束下面人,行事再谨慎些,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听了中年人的话,龙老也摆出严肃郑重的颜色。

“你放心,我会让他们收敛的,定不会给家主惹事。”

“那就有劳龙老多费费心,老爷子最近身体不济,家里最近也乱得很,外面的事也只能依仗龙老。”

“溗大爷又何必如此说,我能有今时今日,全凭家主栽培,帮我跟家主问个好,就说许龙不能陪侍在老爷身边,其实心里一直记挂着老爷。”龙老说得十分感叹,显然又忆起当年主仆之情。

许溗十分满意龙老的态度。

龙老原是许家的家仆,由于精明能干当年被许家老太爷视为左右手,这么多年来许家在海上的事宜,都是龙老帮着打理的,可以说许家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基业,龙老的功劳占了一半。

因此他虽是仆,但许家子弟都视其为叔伯,方才二人一番对话,许溗提起‘老爷子的身体’,明显有提示旧情之意,想试探龙老是否有二心。而龙老一句‘溗大爷’也表明其态度。

许溗是许家长子,许家早年的一些老仆都是称之为溗大爷,显然龙老通过这句话表明还是自认为许家仆,且有支持许溗的意思。

毕竟许家子弟众多,老太爷年纪已大,近些年身体时好时坏,指不定哪天就去了,若哪天老太爷故去,定然要产生新的家主。许溗这种身份此次能出海远赴六横岛,除了有提醒龙老最近做事谨慎之意,更多的却是来寻求龙老的支持,显然一番交谈后,双方都是满意的。

许溗又对龙老说了些笼络示好的话,就匆匆离去了。如今家里正乱,他也不宜在外面多留。

而龙老独坐片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一声感叹,他站了起来,也离开了这处雅间。

苗双城的归来和表现,让岛上各方势力心思各异。

可还没等众人做出打算,又一件事吸引了岛上所有人的瞩目。

黑虎、飞鸟、龙牙他们的船竟然回来了。

其实是应该回来的,海盗们常年在海上谋生,对于船的重视超出常人想象,他们即使劫船,也会尽量不损坏船只,这几股势力被同一伙海盗给灭了,对方将他们的船收做战利品,似乎也不是什么让人惊疑的事。

让人们真正诧异的是,大家都在好奇这伙人的来历,他们竟就真就带着战利品大摇大摆出现在众人面前。

难道不该是找个没人的岛,先销声匿迹些日子,免得扎了别人的眼?

如此嚣张,如此张扬,是这伙人实力惊人,还是狂妄自大的之辈?尤其那头肥羊调头回来没多久,这伙人就跟过来了,难道是对肥羊跑了还不死心?

不管是怎样,六横岛作为这片海域最龙蛇混杂之地,多方势力在岛上都有人,突然冒出来一股新的势力,底细和深浅都不为外人知,对方张扬些反倒是好事,有利他们打听这伙人的具体情况。

而这一次薄春山俨然把张扬做到了极致,将船泊了以后,他就带着人下了船,杀进了岛中央这片建筑群。

……

经过多年的繁衍,其实六横岛早已脱离只是一处供以交易的岛屿,而是成了一个各国人的杂居地。这里盘踞着各国的商人、海盗,甚至还有各国的流民贫民,机缘巧合下来到这里讨生活。

以主岛为中心,附近围绕的数个小岛都属六横岛范围内,这些小岛虽不如主岛繁华,但经过多年繁衍也是不差,岛上不光有民居、酒馆、妓院等,还有赌场、修船厂,可谓应有尽有。

由于岛上是被红毛夷人把持,他们虽在岛上设了税所收税,但同时也保证岛上的人安全。他们设有巡查官和巡查所,若发现有人打架斗殴或是杀人越货,会被立即逮捕,下次再来会被拒绝让其进入六横岛。

当然他们的巡查所也不能覆盖所有岛屿,但至少让那些穷凶极恶的海盗们有了顾忌。

所以对大多数人来说,六横岛是安全的,每次海盗们干完一票后,最是喜欢来这里喝酒赌钱作乐,这也是他们难得的放松。

在这里,他们很少会碰到伤及他们生命的危险,除了不能杀人,他们可以用银子买到任何想要买到的东西。哪怕是在海上极为稀缺的女人,在这里都能花钱买到。这也是海盗们为何喜欢盘踞在六横岛的原因,可不光是因为这里的肥羊多。

薄春山面覆一张黑色的皮质面具,只露出线条刚毅的下颚。

他和他的手下包下了整个酒馆,在这里喝酒。

这还只是部分人,还有一部分人则怪笑着各自活动去了。

为了掩饰身份和来历,他手下之人穿着各异,这是早就准备好的,都是按照海盗们一贯的穿着打扮。

而这次被他俘虏留下的海盗,竟也被他放走了一大半。

这些都是底层的海盗,很多都是雇佣来的,对任何海盗船都没有归属感,不过是卖命挣钱供自己花销罢了。

此时那些被放走的海盗们,在终于获得自由后,终于松了口气。

他们大多数在岛上都有认识的人,或者有自己的住处,好不容易逃出生天,自然要赶紧找个地方压惊。他们多数都会去酒馆里喝些酒来压惊,知道他们这趟出去干活却遭遇危险的朋友,会一边感叹他们运气好,一边又询问起他们的经历。

既然能被薄春山放出来,多数都是底层听人指挥的海盗,他们哪里知道什么具体详细,只知道莫名其妙就被人俘虏了,还有的是打着打着就被‘自己人’打了,这才知道自己人里混了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