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31

会被薄春山用这种法子阴的, 自然不是什么大海盗。

弱是有道理的,哪像前方那三艘海盗船,一直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缀在纂风镇船的后面, 乍一看去,竟形成了一种犄角之势。

谁也不会比谁快, 但谁也不比谁慢,跟着前方的同时, 也在提防其他人。

至于薄春山所坐的那艘船, 由于他之前一直在后面缀着,远到用千里镜看去也只是个小黑点, 早已让人抛在脑后。

在海盗们看来,这种人就是那种既没实力胆子又小, 偏偏又贪心舍不得放弃的无能之辈, 这样的人没什么出息, 哪怕是当海盗也是被人吞的下场。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就算他们打起来, 那艘船想追上来捡便宜, 等他追上来时, 说不定这边已经收场了, 自然不放在心上。

尾随是有距离时效的, 超出一定的距离, 就失去了尾随的意义, 海上航行不同陆地上行走,受风向洋流影响太大,离得太远调动机率不够,是时就算想追也需要花费时间,显然这艘船上的海盗是嫩头青, 根本不明白这个道理。

此时薄春山,就坐在被他拿下的两艘海盗船的其中一艘上,他的前方就是那三艘海盗船。

让他来看,这三艘船并不好对付,偷袭的手法可能并不适用,只能再找机会。

而就在黑虎号上,黑虎双目充血,显然是一夜没睡。

“狼牙和西格已经联手,再拖下去,说不定他们会联合后面那两艘船,先来干掉我们。”

其实当时他们发现两艘海盗船互相勾搭,就该及时制止,可当时是夜里,实在不方便行事,等天亮以后,局势俨然发生转变,狼牙和西格两帮人竟隐有威胁之态。

黑虎能理解他们的做法,毕竟他们也怕黑虎号对付他们,单一方实力不足,不如双方联手形成威慑,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种做法同时也给了黑虎号一种危险感,双方联手黑虎号不怕,可若是四方联手呢?

落在后面的那两艘海盗船,随便单拎一个出来,黑虎号都能灭掉对方不再话下,显然对方也清楚实力不足,一直落在后面。

可若是他们也和狼牙西格他们联手?这四股力量拧起来,足够黑虎号吃一壶了。

黑虎显然如今陷入两难境地。

“飞鸟那狗娘养的,是不是早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踢掉不合格的,剩下势力谁实力最强,谁会最先被针对?”

对了,暗中还有个飞鸟。

虽然此时已经看不到飞鸟的船,但以黑虎对飞鸟的了解,这个阴人肯定藏身在暗处等着捡漏。

“不能再等了,先把狼牙和西格打了,只有打个出其不意,趁着他们还没联手,后面那两艘船即使看见我们打狼牙西格,也会忌惮不敢出手。错过这个时机,就是别人来打我们了。”

黑虎站了起来,正打算去召集人来说这事,谁曾想却被军师一句话阻了。

“我们打狼牙和西格,虽不至于两败俱伤,但肯定伤亡很大,到时候飞鸟出来,不光能捡漏,还能顺便除掉我们。”

“那你说怎么办?”黑虎现在都快疯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军师看了他一眼,道:“不如找飞鸟合作。”

……

所以说不是什么事都适合蛮干的,得用脑子。

昨天黑虎还在做梦自己以实力威慑住其他海盗,劫了前方那艘船,如果能拿到上面的货和银子,他黑虎的名声不光会响彻这片海域,其所得也能让他和他的手下休养生息一年,正好借着扩充一下势力。

而就在这个时候,黑虎口中的倭人飞鸟已经洞悉事情即将发生的演变,示敌以弱离开了这片战场,让自己藏在暗处,化被动为主动,留下黑虎号独自承担针对。

黑虎和飞鸟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单一个对上其他人,都有点够呛,但两个联手就足够高枕无忧了。

而飞鸟果然还在这片海域并未远离,黑虎让人吹响了海螺号角,那艘船便以极快的速度靠近了。

两条船隔着大约一丈多的距离,黑虎阴着一张脸,相反飞鸟惯是阴沉的脸竟有一丝笑。

“你能在这时想到关键处,还算你不蠢。”

听到这话,黑虎脸色更黑了,根本不是他想到的,而是军师。

军师在提出这个建议后,可是差点没被他一巴掌拍死,若不是军师各种晓以利弊,黑虎怎么可能吞不下这口气。明白的同时,他也懂了,飞鸟之前的退出可不光是为了藏在暗处,也是知道他最后会主动求上门合作。

虽然黑虎没有做出任何‘求’的举动,但主动用海螺号角,吹出以前他们所在的那艘海盗船上用来联络的号角声,就等于是在求了。

“少废话,老规矩五五。”

……

这边的演变显然超出海盗狼牙和西格的预料,就在飞鸟海盗船出现的那一刻,他们已经意识到不对,竟开始联络后方的两艘海盗船。

在海上航行,因多有不便,有一套通用的旗语,用来做以船跟船之间远距离交流和对话。

薄春山正在看前面到底搞什么鬼,就有手下来报,前方有两艘船竟打出合作的旗语,不然大家都得死。

旗语简陋,交流只能理解大概的意思,但薄春山会看啊,他虽不认识什么飞鸟黑虎,但他知道这是海盗自己内讧了。

昨晚他夜袭抢船,也不是把海盗都杀了,还留了一部分活口此时被关在最下层的船舱里,他让手下带来这艘海盗船因贪生怕死留存下来的二头目,让他来解读下怎么回事。

既然贪生怕死,自然知无不言,二头目不愧是二头目,很快就做出正确的解读。

黑虎和飞鸟要联手了,所以另外两艘海盗船害怕了,想联合薄春山所在的两艘海盗船一起对敌。

这就好玩了。

薄春山让人把二头目再度关回去,表面上做出一番犹豫之态,但最后还是答应了联手的请求。

四对二,赢得可能性并不大,但只要摆出死也要咬你一口的架势,就不信这么关键的时候,飞鸟和黑虎真会吃掉他们,再去劫那艘货船。